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三十五) 完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三十五。

 

师青玄从未想过等尘埃落定下来之后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可能因为那之后的事情太过于美好。他不敢去想象这些东西,毕竟他觉得他现在得到的、拥有的一切,都是侥幸。他已经再也失去不了什么东西了,若是这般的再失去什么,他也是真的再没什么理由活下去了。

 

说来可笑,三界无人敢招惹的这两位绝境鬼王,竟也都是为了别人而活——

 

贺玄很快便放出了消息,并且也为之特意等待了三天。那三天关于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一时轰动三界,一时之间流言不断,对于他们两个人的故事也是有了不断的猜测,甚至有人在短短的三天时间编出了话本,他们也好奇去看过那话本。

 

那话本中的他们两个人的故事太过于美满,并没有现实中那般复杂的关系,也没有现实中那种爱恨交加的真实之感。只留下美好的一切,将其余的其他情绪从他们心中抽走,只留下了满心欢喜。可他们之间的感情又怎么会那么简单呢?

 

师青玄只是笑了笑,看完了话本之后便再没有提起过,也只是将那话本中两个人美满的结局放在心里。若是他们两个人之间在现实中没有这般的结局,能在话本中实现,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三日的时光一眨眼便过去了,在绝境鬼王漫长、乏味、痛苦的生活中也只不过是小小的一部分。师青玄自然是按着说好的时间来到了那放着他的“骨灰”的小山上,他那几日已经特地放了个一模一样的小木匣在原处,只等着那蛇妖上钩。

 

只不过这一次和上一次他真的要给贺玄骨灰不同,这一次的师青玄是刻意要做戏给他人看,因此将一切步骤都放得极其慢。他们两个人按着点来到了结界外,然而出乎意料,师青玄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身周有什么怪异的不真切之感,感受到的只是在他耳边呼啸而过的有些急促的风。

 

师青玄丝毫没有因此受到影响,他心中也肯定那蛇妖并不会放过这一个绝好的机会。他轻轻挽过贺玄的手,将自己的声音放得轻缓,眉目之间染上笑意,说道:“今天……我把骨灰给你。”

 

说到骨灰时,师青玄便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手中的风师扇。他在上面施加了几层法术,甚至连他都需要花点时间才能破开,更不用说别的什么人。但他仍旧有些不放心,原本打算将其放在谢怜那让他帮忙看管,毕竟谢怜是他可以信得过的人,可他总是有些不放心,最终还是打算拿在自己的手上。自然,贺玄也将师青玄的骨灰放在了身上。这件东西,交给谁他都不会放心。

 

贺玄望着师青玄那副模样,自然是好好地配合他,他同样也柔下声音,说道:“好。”

 

师青玄按着原计划慢慢地走过去,四周甚至没有一点风声,仿佛一切都停止了在那一刻。他心中没有一丝忐忑,所有事情已经在他心里计划的完整——既然将那蛇妖的招式、思维、能力、目的摸得清清楚楚,他现在自然也会有百分百的把握。

 

师青玄抬手用了些法力轻轻碰了碰那结界壁,顷刻之间那结界壁上便出现了一道道裂痕,说来可笑——那道蛇妖花了那么长时间都碰不开的结界,师青玄便如此轻易地破开了——

 

那蛇妖上钩的可能性极大,毕竟这一层结界,对于他们而言,全力都可能破不开,若是轻举妄动,反而会引起师青玄的注意力。若是他们这一个月都没有什么动静,必然到了这时都没有十足的把握。

 

若是此刻师青玄亲手将这结界毁了,只要他比师青玄快一步将那骨灰抢到手,将其毁去,师青玄必然魂飞魄散——

 

若是师青玄魂飞魄散,贺玄还会单独的留在这世上么?因而就算他没有贺玄的骨灰,他也能将两个人同时抹杀。

 

而不出师青玄所料,也仅仅是刹那之间,他们突然风声大作,眼前突然有了层层黑雾弥漫着,看不清眼前的去路。唯独能感觉到有几阵阴邪的风往前吹去,略过他们两人,直冲那承载着师青玄太多回忆的小屋。

 

师青玄嘴角上扬,眸光中的凌厉也丝毫不掩饰,他抽出自己放在背后的流光剑,他能感觉到那蛇妖正在为他们两个编造一个幻境。师青玄推开身旁的贺玄,冷笑一声,杀气如阵风般疯狂向着四周蔓延。

 

自己眼前的世界已经开始变化,原本真实的一切在顷刻间染上了些许不真实。但师青玄也更加清楚自己应该干些什么——那蛇妖算错了什么,那蛇妖全然不知师青玄在绝域中度过的日子,有五六年都是在幻境之中被折磨。对于幻境,师青玄自然心中通透得很——

 

那蛇妖速度极快,也料想着师青玄定然会在那幻境中被困着些许时辰,不管师青玄这一次是不是引蛇出洞,他也都得放手一搏。

 

他的确在师青玄破开那幻境之前拿到了个之前放着师青玄骨灰的小木匣,但是刚刚拿在手上,还未来得及做什么便被师青玄从远处劈过来的一道气势浑厚,气贯如虹的凌厉剑气打中——

 

贺玄从未料想过师青玄此刻的实力究竟强劲到了什么地步,却也没有想过师青玄将这法力使得这般炉火纯青。师青玄这一道剑气特意控制了力道,甚至将那人的方位算的清清楚楚,那一剑也正正好好地砍断了那蛇妖的一只手,且将那蛇妖整个人震在原地,不能动弹。

 

不过也着实正常——自己身旁那个人,也是被折磨了十五年才出世的绝境鬼王。

 

贺玄也从未见过这般的师青玄,师青玄冷笑着,身周肃杀的气场引得他人全然不敢靠近,他也只是一声不吭地跟着师青玄身后。师青玄等这一个画面等了十五年,归来之时放下了自己心中的欢喜,也仅仅只是为了复仇。

 

他原本清澈平静的眼眸中此刻却闪烁着无法平息的怒火。“你放心,你手中的自然是假的……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你知道……我有多么痛苦么?”师青玄的语气冰冷得让人如坠冰窟,他一步步提着流光剑缓步走近了倒在自己眼前的蛇妖,沉闷的脚步声在寂静的房间之中更显突兀。

 

那蛇妖的一只手已经被斩断,眼睛便这样死死地瞪着师青玄,他眼中同样有着熊熊燃烧地怒火:“你杀死了我弟弟!!难道你不可恨么?难道我不是看着自己心里最重要的人死在眼前么?”

  

师青玄却将这句话置若罔闻,他在流光剑上灌注了自己的法力,再向着自己眼前那人狠狠地挥出去一道剑气,师青玄拔高了声音,凶狠地盯着那蛇妖,满心的怒火以及仇恨就快要淹没了他,“你知道你所谓的弟弟杀死了多少人!!害得多少家人阴阳相隔??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就来指责我??难道不是你又残害了两个无辜的人?”

“你让他们!!我那时心底最珍视的两个人,死在我的眼前——他们干什么了?他们难道像你弟弟一样罪恶滔天?杀人偿命!敢作敢当!出了事只会怪罪于他人?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

师青玄的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决绝,或许是因为那哥哥弟弟的称呼让师青玄心中略微的松动了些,他也略微的恢复了些许的理智,他不再犹豫,最后一次往自己手中的流光剑中灌入了法力,再朝着那已经失败的妖毫不留情地砍去——

  

那蛇妖知道自己死期将至,甚至没有办法拿话反驳师青玄,却又不甘心,在死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句刻薄得能将两个人心中都留下伤痕的话:“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和你的仇人这样不清不白、纠缠不清?!”

流光剑的特殊功效会使那蛇妖在死之时化作了点点光晕,那充满着恨意的刻薄声音也在一瞬间消失了,刹那之间整个房间便陷入了寂静。师青玄望着那点点光晕愣了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他甚至有些不敢想象,自己执着了十五年的事情在这一朝便完成了……

师青玄的脚步一下子有些踉跄,他一时失神,手中的流光剑便滑落在地上,身周的凌厉之气一时尽散,在他心中燃烧着的复仇之火也突然在一瞬间被浇灭了。

他手撑着桌子,心中却全然没有了喜悦。复仇并不是一件快乐的事,也仅仅只是一个解脱。让你自己心中的执念少了些许,也少了一份在世界上活下去的理由。

自此以后,师青玄的世界里,是真的只剩下一个贺玄了——

贺玄看着失神落寞的师青玄也不再犹豫,脑海中丢失的记忆也因为那蛇妖的死去渐渐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浮现,他从背后搂着师青玄,想要给予他一些安慰,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他嘴里轻声呢喃着:“都结束了,都结束了——”

  

刚才蛇妖最后那话让师青玄不由得产生了些许抵触,他轻轻推开贺玄,双眸空洞地轻声说道:“是啊,我又是什么好东西……?”

“师青玄……”因为丢失的记忆这时全部回到自己的脑海之中,一时头疼得让贺玄微微皱了皱眉头。师青玄被这一声呼唤喊回了思绪,他回头看了眼贺玄,眼角微红,颤着声音道:“我的世界,只剩下你了……”

师青玄那些记忆也全然回到了自己的脑海之中,所有事情也一下子变得清晰明朗了起来——

“回去吧。我们……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

师青玄回过神,有些疲惫地靠在自己身后那人上,在心中将这四个字说了数次,最终轻声道:“我累了——特别累……回去吧……”

这一天的天气极好,因为步入初夏的缘故,天气已经极其闷热,将他们两个人心中的烦躁劲翻了个倍,却也将他们心中的一个执念全部烧成了云烟,消散于天际。

那日师青玄随着贺玄回到幽冥水府后便睡下了,或许是因为了却了心中的执念,他这一觉睡得极其安稳,甚至梦到了记忆中那对老夫妻望着他时慈祥的目光,以及岁月静好的一切,他同样也梦到了与自己兄长以往安稳的一切事情。

  

等师青玄醒来,却也是一天后了。那以后师青玄便对复仇的事情闭口不提,或许是因为这一件事的起因、经过还是结果都会触碰到师青玄心中的痛苦,不过好在,他现在的身边还有人陪着他——

他手中攥紧着对他而言意义非凡的风师扇,想道。

师青玄丢失的记忆很简单,也只不过是关于他如何死——那日他实际上并不是和老叶出去游玩,甚至是早已发现了自己被那蛇妖跟着,他没有办法只得一个人拿着流光剑,选择独自承担这一切。可老叶两人却不放心他,悄悄地跟着他,没有法力的师青玄自然察觉不到这一切,等到后来察觉到,一切便迟了,也有了那般悲剧的发生——只不过若是没有这一切的发生,又哪来后来成绝归来的师青玄呢?

而贺玄同样是发现了有人正要对师青玄做些什么事情,他也同样毫不犹豫地开始追杀起那蛇妖——等到好不容易顺着踪迹寻到那蛇妖,却被直接修改了记忆送回了幽冥水府之中,原本那蛇妖还打算着要寻着贺玄骨灰,后来却完全找不到半点骨灰的痕迹。等着贺玄醒来后,他又特意的嘲讽了一番贺玄,又大摇大摆地从贺玄眼前离开——

这两件事他们即使回想起来后也没有告诉对方,也只是因为对于现在敞开心扉、坦然相对的他们无足轻重。

也不知道又是多了多久,那时间的流逝在他们身上根本留不了什么痕迹,又出了件震惊三界的大事——

那位低调处事的黑水沉舟和那位新出世的临风觅酒,成亲了。

或许是因为绝境鬼王的生命太过漫长、乏味,导致师青玄已经不记得是在哪一天发生的事情,兴许是在他完成复仇后醒来的第一天,兴许是他答应与贺玄成亲的前一天。但也必然是他梦到师无渡的后一天——

那一日,他顺着心中所想,来到了师无渡的坟前,感受到了一阵阵吹走他心中烦躁的凉风。他仍旧记得那一日是一个晴天,在一个远离俗世的平淡无奇的小山上,他却发现了一个令他一辈子都难以忘却的物件,一个承载了太多他太多回忆的物件。

穿着一身白衣的师青玄——和往日里别无二致的师青玄——站在师无渡坟头,睁大了眼睛,呆愣愣地望着平白无故出现在师无渡坟头的一把,

完整的水师扇。

END.

————————————————————

风师扇是完结了。

想这个结局的时候我是很爽的!

也是打算比较开放的一个结局。但是我个人偏向……其实文里有暗示x

写完的时候无疑是开心的,压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也少了一件……写完的那几天事情真的很多……现在也很多_(:з)∠)_

写了四个月多几天吧……总算写完了  原本打算的风师扇只是一个小短篇而且还是be的那种……

然后后来我又想要把青玄的鬼王设定揉进去,就变成了这么一篇12w字的风师扇。

说实话我写的不满意,一直都想要改。但是我最近真的很忙,有一些事情也不顺心……开学后更加没空_(:з)∠)_所以如果得了空,就一定会改_(:з)∠)_

风师扇构思我花了几天吧,都是在上课想的。

然后大纲我在4.1号写完了4.2号就开始写风师扇了……

对于人物性格而言  我觉得我笔下的青玄很ok,只是他成了绝,心性难免的会有了改变。我也把我认为该有的他的所有变化,以及对于各种感情的变化写了出来。

对于贺玄的性格。说实话我原文里抓的也不是很准,因为既然他这么会演,谁又会知道他究竟哪个举动是发自真心的?

我已经将我认为的、该有的都写了

关于剧情也真的很抱歉  我一直说剧情其实很简单的……

总之,是一篇很抱歉的文_(:з)∠)_我也不是很满意_(:з)∠)_

写风师扇涨了1.1k的fo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谢谢大家看到现在啦!

也谢谢大家的欢喜!

明天整理一下放个合集_(:з)∠)_再传个未修txt

如果我!那个狗屁上海话小品写的顺利,我就去写番外!


评论 ( 14 )
热度 ( 218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