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三十四)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三十四。

  

由于需要寻找到有个南柯或者那蛇妖气息的物件的缘故,在谢怜联系师青玄之前,师青玄便天天拉着贺玄去到往日里南柯曾经待过的地方。但只要是她曾经在过的地方都像人间蒸发似的,去询问了曾经见过南柯的所有人,包括他当日将南柯送去的人家,竟然也都没有了关于南柯的一切记忆。


那看来南柯,亦或者是蛇妖,的确有改变记忆的能力或者法器。


只不过有一件事情让师青玄觉得格外诧异,原本青州那将他们困住的那一片小村落竟然也已经全部消失,不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他们觉得诧异便又去询问了青州人关于这片村落的事情,谁知所有都只是以一种诧异的目光看着他们,回答道:“没有这个村落。”


所有与他们相关的物件竟然跟人间蒸发似的全部消失了,贺玄也让府中的小鬼以及骨龙跑到外界去搜寻那蛇族的踪迹,也全都无功而返。这几个人,便像人间蒸发似的再也没有出现在他们两个人的眼前。


只不过短短几天时间,竟然便让所有人将这里的事情遗忘,那蛇妖的能力可见一斑。


可是并没有什么术法能完完整整地将一条河流、一片村落从这个世界上不着痕迹地全然毁去,也因此贺玄怀疑——这个地方实际上根本不存在。


若是那蛇妖为他们修改记忆,让他们以为有这样的一个村落,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幻境罢了——专门为他们准备好的幻境。


可那束灵困住他们,压榨着他们法力的感觉实在太过于逼真,全然不像一个幻境。这时师青玄便又想起只要是被那束灵经过的地方全部都会被摧毁,兴许那蛇妖只是为他们制造了一个幻境,又在那幻境上加了一个束灵。


这个念头着实让两人有些吃惊,因为那片村落给他们的感觉实在太过真实,是他们都察觉不到的一个幻境——可这样似乎也有许多思路顺畅了许多。这一时也让师青玄有些心慌,那蛇妖如此精通幻境、修改记忆,若是他们两个其中一个不经意间着了他们的道该怎么办?


师青玄摇了摇头,收起了心中千头万绪,无奈地想着:我相信他,也相信这份感情,这就够了……


他只需要相信真正的贺玄不会伤害他,那么那蛇妖再怎么样给他们设下陷阱,也是无济于事。

  

实际上,自从他从北海回来后,都会有一种微妙的被人看着的感觉,若是有人跟着他,他不会不知道,也很容易借着术法就能顺着寻过去。可令他诧异的是,这一个跟着他的人,像是融入了世界,无处不在,无时不在,让师青玄完全感应不到那人究竟在哪。


师青玄曾经怀疑过这个人究竟是谁,可似乎除了那蛇妖也没有了什么别的答案,但他更希望是别的什么人,一个他放心不下,也放心不下他的人——而近日来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就这样无缘无故地突然消失了,师青玄自然又更加肯定了自己心里的那个答案。只不过他更加希望是另外一个答案,另外一个看似不可能的答案……



等到谢怜再联系师青玄之时,已经过了六月中旬,步入初夏,天气也变得愈加闷热起来。连师青玄这般原本体温极低的绝境鬼王也觉得热得心头都有了些略微的有些烦躁感。或许也是因为对于蛇妖的搜寻毫无进展,甚至也没有什么头绪。


但是谢怜给他带来的答复无疑给他带来了些许的希望,那时他正和贺玄完成一天的搜寻,随意找了个湖边的闲亭坐下休息片刻。傍晚的晚风丝毫没有带来些许初夏时的闷热之感,甚至将师青玄心底里的烦躁全部吹走,可那风却丝毫没有一刻停歇,似乎想将一切事物都吹到南方去。

  

那时谢怜的语气有些许的急促,也好比日出之光般穿过了层层迷雾,使整件事情变得明朗了许多:“青玄?我帮你翻阅了许多古籍,的确没见到什么没有法力却能起幻境的邪祟……但是却的确有能够隐藏法力、气息的法器……只不过有几个疑点……”


师青玄微皱了眉头,问道:“什么?”

   

“我思索了片刻,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就例如,那蛇妖似乎从未与南柯同时出现过!你曾经说你曾经在昏迷过程中似乎看到了一个属于你的真正记忆?那里面不也是没有南柯只有蛇妖么……?那南柯又是如何知晓你是如何死去的?为什么那蛇妖明明也是要找你们复仇,可却从未在你们眼前出现过?”


师青玄一愣,一下子便觉得自己的思路顺畅了许多,便有些急切地道出:“你是说——那蛇妖与南柯其实是同一个人???!!”


师青玄惊呼出声,一下子似乎所有事情都能接上了——原本南柯是帮着那蛇妖,可在那蛇妖妄想对付绝境鬼王,且他们“两人”的处境不容乐观的情况下仍旧帮着他,也着实令人起疑。可若是同一个人,似乎都合理了许多。


且那蛇妖不可能不知道他复活的事情,既然想要知道他们的骨灰放在哪,又怎么可能不想方设法的接近他们?又是塑造了一个南柯的形象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不得不留心这么一个充满了疑点的、却又是不存在的人物,又在暗地里做一些不可见人的事情。


师青玄又想起那蛇妖曾与他同住一个房间,那个晚上他破天荒地在一个外人面前陷入沉睡,而既然蛇妖和南柯是同一个人,那么他也定然会修改记忆了——


若是会修改记忆,便一定会窥探记忆。


南柯接近他的目的也一下子清晰了起来,显然,是想要知道他的骨灰放在哪——


那一晚上,他怕是已经知道了师青玄将自己的骨灰放去了哪,只不过可惜的便是师青玄早就设好了一个难以解开的结界了。


而曾经在北海之时,他察觉到的那股熟悉的法力转瞬而逝,只怕也是因为那蛇妖动用了法器掩藏了气息,最后又用南柯的模样出现在了他们两个人眼前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原本的寻觅两个人突然变成了寻觅一个人的感觉,让师青玄一时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之感。思路一下子顺畅了起来的感觉使得师青玄觉得整个人的烦躁劲都下去了许多,他笑了笑,答道:“多谢太子殿下解疑!日后定来上天庭当面致谢!”


谢怜有些无奈,近日来由于要寻找那蛇妖与南柯,不,现在应该说寻找那蛇妖的缘故,师青玄与贺玄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光明正大地闯入了仙京。这也引得一时间不知道多少名神官用质疑的目光看着他,旁敲侧击地询问他为什么与绝境鬼王的关系都如此好。这也引得谢怜成了整个上天庭再没几个人敢招惹的神官。


谢怜只得赶忙回绝:“不必了不必了。只不过至于找到那蛇妖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师青玄闻言一怔,随后便轻声了声,答道:“无妨!这些事情我会自己去完成——”


他再跟谢怜说了几句不相关的话后便掐灭了通灵阵,他拉了拉坐在自己身旁的贺玄的衣袖,再将谢怜刚才那些话对着贺玄复述了一遍。贺玄听完后便若有所思的陷入了沉思之中,师青玄也跟着没有了话,心底里也开始有了些许自己的打算。


而这时那阵向着南方晚风突然变得急猛许多,那望着师青玄瞥过头去望向闲亭外的湖光山色,望着被染红的一边天,心情五味杂陈。平静的湖面被夕阳染上了红色,湖面上笼罩着似轻纱般的雾气,也好比这一整件事情般,总是有着几分被迷雾笼罩着的扑朔迷离之感。他试图沉浸在这幅清丽如画的山水中,使自己的心情变得顺畅些,不再那么压抑。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那蛇妖可以完全隐匿踪迹,用寻常的法术完全寻不到?”贺玄突然说道。

  

“用了法器...?”师青玄回过头来对上贺玄的目光,沉着声音答道。略微有些急促的蔌蔌风声在他耳畔穿过,将他的思绪不由自主地引向南方,他心中郁闷得很,又反应过来似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因而他全然没有注意那阵南风。


原先他们认为那蛇妖用了隐迹符让他们没办法用法术搜寻到他的存在,却全然没有考虑过别的方向。


“我只是突然想起,我们初次见到那蛇族之时他们就待在水中,且在其中设好了结界...。那蛇妖似乎格外精通起幻境、结界之类的东西吧?我只是突发奇想,但是也不失为一种可能。若是在水中的东西,我怎么会丝毫察觉不到...?我们的法力想要穿透一个结界自然轻松,但是若是在原本便是虚无的幻境之中再加上一个结界呢...?”


师青玄猛地抬起头来看向贺玄,心中也觉得这个答案的确有可能,只不过也不能确定下来,毕竟那蛇妖使用了隐迹符的可能性也是极大的,贺玄的这一番话也仅仅是一个猜测。


“你说得有些道理,可若是这般才会更加不好寻找到他们的踪迹吧?”师青玄低着头,心中思索了片刻,又说道:“那蛇妖的目的显然是想要拿到我们的骨灰吧——你说,若是我们不去寻找?反而是,引蛇出洞呢……?那蛇妖清楚了我的骨灰放在了哪里,上一回我带你缩地千里,也是直接出现在了结界内。他们在结界外,必然也不知道里面的我们做了什么,甚至不清楚我们曾经来到这里过……”



贺玄也懂得了师青玄话中的含义,便点了点头,也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师青玄便笑了笑,拉起自己身旁那人的手,有些轻松的说道:“做戏也可得做的逼真些啊贺兄?我们先告诉全天下人我们之间的关系,再放出消息说,我要给你作为鬼最为宝贵的东西,如何?”


“……好。”


那闲亭中两个人的身影在夕阳的照射下被拖得极长,那原本望着身影都会觉得有种由衷的孤寂之感,也似乎因为身旁有了对方而减少了许多。


因为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似乎一切都显得轻松了许多,也再没有什么意义停留在这里,师青玄随手画了个缩地千里阵,忽略了那愈加急猛的南风,便拉着贺玄回到了幽冥水府。


那向着南方的急猛的风也在那两个人离去的瞬间停止了,而在那闲亭南方的一个显眼处,却突然出现了件被法力整整齐齐切断的红色衣角……






评论 ( 4 )
热度 ( 81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