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三十三)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三十三。


师青玄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浑身酸软无力,睁眼一看便对上了贺玄正看着自己的看起来波澜不惊的眸子。师青玄此刻低头一看便能看见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红印子,他又想起昨日与贺玄做的一系列的胡闹事。他有些气愤地翻了个身不再去看向贺玄,心底里开始打算等到谢怜回复之前他应该做什么。


说起来很简单,找到那蛇妖报仇,边怀揣着份希望找师无渡,边好好地跟贺玄生活下去。


师青玄赌气不看向贺玄的反应让贺玄一时有些啼笑皆非,他柔着声音有些无奈地问道:“怎么了?”


“没怎么。”师青玄刚刚说了这三个字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极了,喉头还有些干涩。他一下子便反应过来了其中缘由,只得更加没好气地答道:“以前不是还冷冰冰的,每次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喊我滚么?现在我不让你干什么了,你怎么不滚啊?”


“……”贺玄犹豫了会,想了想怎么样说自己身旁那个人不会生气,半晌,开口答道:“我以后会注意的……”


师青玄眉头一皱,显然是不乐意了。他突然直起身来,穿好了上衣,刚刚走了两步脚便止不住的颤抖,要跌倒在地上。他一咬牙,站稳了身子,声音也拔高了些:“你居然还想有下一次??我跟你讲,不可能!”


贺玄显然是见着师青玄打着颤的腿,他一挑眉,也站起身来,想要将师青玄抱起来放在床上,谁知师青玄却突然转了个身躲开了贺玄伸过去的手,只不过他脚底一个踉跄,所幸急忙用手撑住了桌子,否则也只会落得一个不光彩的摔倒结局。他甚至顺手朝着贺玄丢过去一个法诀,并没有用上几分法力,贺玄自然也是轻松地侧身躲过。


“师青玄……”贺玄无奈。


“干嘛?”师青玄坐在了椅子上,所幸先放下了自己心中那些深沉心思,成心想要先解决一下自己眼前这人的问题。他佯装生气地坐着,随手用法力暖了暖放在桌上的茶,再斟茶,手中把玩着那白玉酒杯等待着贺玄的下文。


贺玄原本在嘴边的“下次不会了。”突然在师青玄说完话后变成了“多做几次就会习惯了。”


“……哈哈哈。”他突然笑了两声,只不过贺玄并没有从中听出多少愉悦感,随即便听见那人沉着声音以不容置疑的语气答道:“不可能。”


只不过这种事情向来不是师青玄说了算的。


师青玄收起了那副赌气的模样,面色也逐渐地凝重起来,显然也是要去谈论重要的事情,喝了口茶水的师青玄只觉得整个人都滋润了些许。他示意着贺玄坐在他身旁,等着贺玄二话不说坐过来之后,他又故意坐在那人腿上,用手勾着那人的脖子,还理直气壮地说道:“我累。”


“……”


只不过实际上师青玄的确蛮累的,浑身上下也使不了什么力气。还能跟贺玄打闹,也是因为往年他受折磨时也碰到了几番类似的疼痛,久而久之便也习惯了。


师青玄收起别的心思,沉着声音继续说道:“我们来理一理思路。主要是关于南柯和那蛇妖的关系……”


“你是不是……”贺玄想到了什么,刚想说什么便被师青玄打断了,“没错。”


他顿了顿,靠在贺玄肩头,继续说道:“我突然想到了几个疑心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虑了。你说……现在看来怎么样那蛇妖都是强弩之末,若是真的有什么办法能对付我们,又何必等到现在,甚至都没有在我们眼前现身过一次……”


贺玄沉思了会,接着师青玄的话继续说下去,“你说得不错。那蛇妖再怎么样也只能算是个近绝,若真的想要杀了我们,除了用那种稀世珍宝,也只能动我们的骨灰……而我们杀他,只需要找到他、困住他,再随手用个法诀,那蛇妖就死了——在这种情况下……”


贺玄没了声音,剩下的话也正是师青玄想要说的。师青玄继续说道:“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帮着那蛇妖的……会是什么人?若是普通的朋友,盟友,还是被强迫下来帮助他的,应该都会来帮助我们才是。无疑,选择我们才是个明智的选择罢……?只不过人心难测,也不能随意下定论……”


贺玄突然没了声音,他能够感觉到师青玄的变化,以往的师青玄的确深谙世事,只不过他会以笑、以一个轻松的模样处理人情世故,又懂得巧妙地避开别人的禁忌,至少看起来——他的人缘极好。然而现在的师青玄,比以往更熟悉世事,也比以往少了太多轻松、也少了太多人情味。但好在,他在熟悉的人面前还是往日里最好的模样——


贺玄突然便没了声音,致使师青玄格外疑惑的看过去两眼,而这时便听见贺玄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你说得在理。只不过不管如何,他们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只等我们找到他们……你听说过,寻踪么?”


师青玄以往当神官时虽说看起来一副游手好闲的模样,实际上他看过的古籍极多,对于世上的事物多多少少都有了个了解,包括原本他便喜欢四处游玩,也的确是见多识广——


若是没记错,寻踪是一件法器,是上天庭造来专门搜寻妖邪的一种法器,只要在想着那人时注入法力,那寻踪便会指引他寻到那人。刚刚出世那段时间便帮助上天庭歼灭了太多妖族,也引得其他妖邪惶恐,便想法设法的要将这寻踪毁了。奋战了许久,那寻踪也终究被破坏了。因为制作那寻踪需要另一件独一无二的材料,因此被破坏后也再没有办法再使用了——


“不是坏了么……?”师青玄疑惑的问道。


贺玄心中踯躅了会,说道:“对。但是我有一个……方法。能寻到人,连魂魄都可以。”


师青玄一怔,猛地抬起头来看着贺玄,惊喜的说道:“真的么??!”眼神中带着的渴望让贺玄一时有些心乱,师青玄也显然是因为师无渡才会有这般失控的行为。贺玄以往为了寻到师青玄的魂魄在何处,想方设法地再做了一件类似的物件,从而得知师青玄的确化作了鬼在这世界上。


“是。只不过需要带着你要寻的那人气息的东西才行……他,太久了,没有办法……”只要是提到师无渡这人,贺玄的声音中便会带着些许疏离,毕竟师无渡这人也的确是他们两个人之间无法言说的痛苦。不能提,不敢提,只要一提,他们两人之间原本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又会变得无限大。


师青玄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失落起来,他也早已习惯了这种满心期待落空的感觉,他也只是不以为意地笑笑,再告诉自己总有一天能够找到他的兄长。


只不过,这四方天地,无边无际的,该怎么样去寻找一个可能已经死去多时,无处安放的魂魄呢?


“可似乎我们也没有什么带着那蛇妖或者南柯气息的物品吧……?何况那蛇妖警惕,脑子里见不得光的东西太多……能留下痕迹的地方,他们怕是已经清理得干干净净甚至直接摧毁吧……?只不过也不可能将所有的痕迹全部销毁……你是想说,让我们去他们曾经出现的所有地方找找看……?”


果不其然,贺玄点了点头。师青玄也没有询问贺玄究竟有什么方法能寻到那蛇妖,就好比几百年前,他从未怀疑过明仪有什么问题——也只是因为他是明仪。现在仍旧是这样,他不会怀疑贺玄做的任何事情——原因只有一个,却也是其余所有理由合起来都比不上的一条——因为他是贺玄。


“关于南柯的目的我可能想的通透了些……”师青玄犹豫了会这些话是否应该跟贺玄说,因为接下来要触及到的东西应该是作为鬼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他感觉到贺玄望着他有些疑惑的目光,他继续开口说道:“我想了想,他们之中必然有一个能对记忆造成修改,但是修改的前提应该就是看过我们的记忆……”


“如果要杀了我们,就需要我们的骨灰。”


“你是觉得是南柯拥有这能力,靠近你,偷窥你的记忆,想要知道我们两个人的骨灰在哪?”贺玄沉思了会,说道。


而师青玄点了点头,面色凝重的继续答道:“我的骨灰交给你了,我放心得很。那你呢?我没别的什么意思,就是不放心,想让你放在一个不会出问题的地方...”


师青玄说这话时,脸上的笑意也褪得干净。明明知道贺玄心思缜密,再怎么样都不会被那蛇妖找到,但是他仍旧有些不放心,毕竟贺玄如果再离开他,他便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师青玄的骨灰已经交给了贺玄,而贺玄已经施了法术放在自己身上随手携带,不会被任何人发现。至于,贺玄的骨灰。师青玄自然不会去要求贺玄将他的骨灰交给自己,他几乎没办法要求贺玄做任何事情。


而这时贺玄却突然沉着声答道:“我的骨灰,早就给你了...”


那时师青玄的表情近乎是在一瞬间沉了下来,贺玄将他的骨灰交给他,他却不自知。万一有一天出了什么意外,那他就再也寻不到理由再存活于世——贺玄已经因为他丢了太多东西,也不能够让他丢失更多了。


他面色凝重眉头紧锁,沉声问道:“是……风师扇?”


他并不希望是这个答案,不料贺玄却当着他的面点了点头。他近乎是一下子呆愣在了原处,他不解也气愤地盯着贺玄看,想要一个解释。


“你这般喜欢珍视风师扇……定然是不可能将风师扇损伤,况且我施了法术,骨灰定然不会出事……”贺玄显然是感觉到师青玄的情绪变化,便急忙解释道。谁知便被师青玄突如其来的一个吻给打断了。


师青玄凑在他唇边,额头抵着他的额头,嘴里呢喃着:“下次...不要这样子做有危险的事情了......”


房间中的暖黄的烛火光打在他们两人身上,给两个人身上都添了几分暖意,也在他们两人心间都蹿出了几点火光,那炙热的火光在两个人心房中肆意走动着,暖得两人之间又多了些牵绊。


师青玄此刻心里又想清楚了些别的东西。


在这种情况下那蛇妖想要杀了他们怕是完全没有可能,除非挑拨离间,将他们两个的感情一把捅得支离破碎。或许这就是一开始那蛇妖一开始让师青玄以为是贺玄杀了他的原因。


只不过那蛇妖似乎是误会了什么,算错了什么,不太懂得他们两人之间的恩怨情仇——就算贺玄杀了师青玄,师青玄都不会有一句怨言。喜欢他到了骨子里,愧疚都来不及,又哪来的什么地方给他恨贺玄呢?


  

这蛇妖有这么样的打算,也着实在一开始让师青玄怀疑了会贺玄,只不过也仅仅有这么一层感情罢了——这蛇妖对他们做的事到了现在,甚至没对他们造成什么损伤,倒是促使他们互通心意,这倒也着实讽刺至极。


只不过若是那蛇妖以师无渡作为重点再起了一个幻境...他们两个人的决定还会和现在一样么?师青玄的心底升起了些惶恐、不安,他不再想下去,只是紧紧地搂着自己身前这人。


——————————————————

明天就发完!早上醒过来34出门后晚上回来发35!!

关于结局!你们!绝对想不到!

后天发个合集整理_(:з」∠)_再传个百度云_(:з」∠)_


评论 ( 7 )
热度 ( 132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