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三十一)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三十一。

 

师青玄这时突然想起贺玄之前说过如果他出事,他是不可能不知道的。他心底里生出些疑惑来,一时心底里冒出来了个猜想,他一怔,先开口问道:“贺兄……你把我扔在皇城之后的几年,是不是……会来看我?”

 

贺玄答的毫不犹豫,“是。”

 

师青玄心中的那个猜想也越发肯定,他问道:“不会是你把欺负我的打了一顿吧……?”

 

贺玄避开师青玄紧盯着他的目光,心里踌躇了会,最终还是坦然道:“……是我。”

 

师青玄便又愣在原地,一时还觉得有些好笑,又是装作不闻不问将他扔在皇城,又是放心不下喊人来看他,最后演变成亲自来看看他……贺玄其人,也当真是陷在师青玄这人之中,再也出不来了。

 

他心头突然涌现了股难以抑制的冲动,一种莫名的情绪在自己的心中叫嚣着,他将别的念头全部摒弃,或许也是因为冲动——

 

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准备着什么,随后他挑了挑眉,轻笑道:“你欢喜我多久了?”

 

“数不清了……兴许比你还久些吧。”贺玄对上身旁那人的目光,答道。

 

师青玄有些好奇,“你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欢喜上你的?”

 

“……我不知道。但是我欢喜你的日子太多,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那么长……”

 

师青玄有些不好意思又无奈地摇了摇头,笑了笑,仔细思索了会,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那人的。时间太久了,这种感觉就像刻在骨子里似的,喜欢他,已经快成为他的一种本能了。

 

来到皇城,他们自然得按照往日的习惯去那片桃林赏花饮酒,尽管五月下旬时,桃花都因为过了花期而凋零——只不过无妨,他们两人之间,也不会再凋零了。

 

“我们喝酒去!我很久没有喝过桃花酿了……”

 

贺玄自然还是无奈地一声不吭地跟在师青玄身后,陪他做着他想要做的事情,心底里甚至没有一丝不情愿。

 

 

成绝回来后的师青玄与以往不同,多多少少总比往日里沉默寡言了许多,就像他现在喝酒时的话也少了许多,没有以往的絮絮叨叨。

 

他后来又陪着师青玄在皇城之中走了一遭,最终买了酒便径直来到了这片承载了他们太多回忆的桃林。

 

这时已是近黄昏,晚霞烧红了一边天,这片桃林也在夕阳的照射下,染上了几丝薄薄的红晕。

 

师青玄放下酒坛,念念不忘地问了先前他疑心的问题,“你那个流苏!到底什么意思?”喝了些酒的缘故,师青玄的脸颊变得微红,在夕阳的照射下便又更甚几分。

 

贺玄有些无奈,看了看他好奇的目光,也觉得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便缓缓地开口答道:“……黑白渐变。当年我只是见了一眼,觉得和我们两个有些相似,便买下了。我像是黑,你又像是白,却又不得不绑在一起。后来渐渐地我便有些控制不住的向你靠拢……这恰巧也像现在的你……在有些事情上,你终究还是变了——只不过怎么样的你,我心里都欢喜得紧。”

 

师青玄闻言一怔,喝酒的动作一顿,心想只想着“他可真在我身上花工夫……”他目光有些复杂地看着贺玄,或许是因为喝了些酒,也再也抑制不住刚才他冲动的心思。

 

“就让我放纵一会罢。”他想道,随即他拉着那人的手,说道:“你……跟我去个地方。”

 

贺玄自然没有拒绝,跟着师青玄向前走去,谁知师青玄走了两步,又停下开始画起了个缩地千里阵。贺玄压着自己心中的疑惑,并没有问出口来。毕竟不管带他去哪里,他都不会害他。

 

 

师青玄带他去的地方四周有些荒芜,也没有什么生气,甚至还被他设了个极为强劲的结界,显然是不想让人知晓、发现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在他们面前的却是一间崭新的、与这四周的氛围格格不入的小木屋,一眼顺着窗户望进去也能看见其中被摆放得整齐的家具,以及放在桌子上的一个小木匣。

 

贺玄见状一愣,显然是不知道师青玄带他来这做什么。师青玄感受到了贺玄有些疑惑的目光,他也不含糊,望着那已经被他修复得极好的小木屋,神情也有些向往,埋在他心底最深处的记忆又在那么一瞬间在他眼前上演了一遍。

 

良久,他开口说道:“这是我哥和我当年一同修道时所住的房子。承载了我太多的记忆,带你来这里,也是想要给你一件东西——很重要的东西。”

 

师青玄牵着有些疑惑的贺玄慢步走进了那小木屋,房屋中的摆设格外的简单,仅仅能供着两个人生活罢了,也不能做什么别的事情。而往日的师青玄便是在这片几百年前生机勃勃的“世外桃源”与师无渡一同修道。

 

直到后来师无渡飞升,他被点将,便也离开了这里。只不过这地方陪他度过了太多年,承载了他与师无渡的太多感情以及记忆,等他后来成为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风师之时,也一直会来到这里。

 

后来失去法力的那二十年,也因为路途遥远,也因为想要逃避,都再没回来过。等再次回来,这里的一切自然是变得格外的破旧不堪,他自然是赶忙将其中事物都打理好,时不时来这里一趟。

 

师青玄拿起有些随意地摆放在桌上的小木匣,压抑着心中的一切情绪,尽量将自己的声音、神情放得自然一些。

 

他转身将那个小木匣塞到贺玄手上,贺玄先是问了句“这是什么?”最终也是接下了。贺玄将那小木匣拿在手中,有些想不透师青玄的这一番作为。

 

贺玄并没有想过拿到师青玄什么宝贵的东西,兴许那人愿意留在他身边,都已经足够让他去珍视了。

 

师青玄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导致他看不清师青玄的神情,随后他便听见那人刻意压的平静的声音,“我把我的骨灰交给你。”

 

贺玄闻言几乎是愣在了原地,有些呆愣的看着那人的背影,那句话如惊雷般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又这样萦绕在他心头徘徊不去。他拿着那个小木匣的手一顿,一时只感觉那个木匣子有千斤重般要将他整个情绪压下去。

 

他一时又只觉得呼吸不过来,内心中有什么情感在喷薄而出,这一刻他甚至只想要做一件事情——

 

师青玄背对着贺玄,自然感受不到贺玄格外炙热的目光,便又接着说下去,“我的命、我的一切都是你给我的。所以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贺玄听着那些话,自己掩藏了几百年的情感也在这一刻全部喷薄而出,他紧紧抓着师青玄给他的小木匣,他懂得师青玄将骨灰交给他究竟是什么含义——

 

“我想不通我哥和你之间,究竟该怎么抉择。就算将骨灰给你,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样选择……或许你用这骨灰直接让我魂飞魄散还能让一切简单些……”

 

话音刚落,师青玄便感觉自己从背后被身后那人紧紧地搂在怀里,小木匣又被放在了桌上,而贺玄的两只手同时紧紧地抓着他的手不松开,良久,只听见贺玄压着声音,有些急切地答道:“我不允许。”

 

顿时,暧昧的气氛在两个人之间疯狂滋长。师青玄一时只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瞥开脸,想要先挣脱开贺玄,谁知却发现自己完完全全挣脱不开那人,他一时有些无奈,轻声道:“你先放开我……”

 

贺玄犹豫了会,最终还是有些不情愿地松开他。谁知,他一松开师青玄,那人便退开一步,转过身来,视线不自觉的向旁看去,脸颊微红的小声道:“你闭上眼睛,凑过来点……”

 

贺玄有些疑惑,却还是顺着师青玄的话语照做了。贺玄闭上眼睛,略微弯了弯腰凑在师青玄脸旁,谁知下一秒,他便感觉到自己的唇被什么东西如蜻蜓点水般轻轻地碰了一下。

 

贺玄猝然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师青玄此刻有些微红的脸颊以及格外不自然的眼神。师青玄此时只觉得若是自己的心又重新跳动起来,就只会跳出胸膛去。他心中忐忑,看着这周围的一切又想起了关于师无渡的回忆。一时之间,他也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被浇了盆冷水似的冷静了许多。

 

他刚刚抬起头,想要说什么,便突然望见自己眼前突然放大数倍的熟悉的脸庞,自己嘴上那柔软的触感让他一时惊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闭上眼睛,脑海中的思绪万千,一方面又想要推开他,一方面却又想要任其发展,一时只觉得有些进退两难。

 

唇齿之间带着的熟悉的桃花酿的气息使得这个吻格外的香甜,而那人却似乎一点都不满足,他轻轻地扣开他的牙关,肆意地索取着他的气息。师青玄一时被那人吻得有些头昏脑涨的,身子似乎也跟着略微地软了软。

 

眼前人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变化,便将自己搂在怀里,又凑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师青玄……我真的……很想要你。”

 

师青玄的意识一下子被这一句话引得清晰了许多,他下意识地往旁边看去,看到了这屋中的格外熟悉的摆设,那些糟糕的回忆涌上心头。

 

而此时他被那人搂在怀里,心中却格外纠结,一边是自己欢喜的人,一边却又是自己格外重要的兄长。

 

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样回应贺玄,也只能主动亲吻着那人。同时他的脑中的思绪转的飞快,他此刻推开贺玄,拒绝贺玄又能怎么样?

 

他现在活在这世上除却报仇的全部意义就是贺玄,若是往后不愿意死,想要跟在那人身边却又不得不控制住自己对那人的情感——这还不够煎熬么?

 

爱不得,却又恨不得。

 

想要死,却也不想死。

 

可如果他还愿意留在这世上,似乎不论如何,那个选择都会偏向与自己两情相悦却又有个近乎无法跨越的鸿沟的贺玄……

 

他欠着贺玄的太多,他需要偿还的也太多。他也曾经说过,只要是那人想要的,他都会给他。

 

他痛苦了太多年,也渴望着甘甜。

 

一条路走向无止尽的痛苦。

 

一条路走向他渴望的美好。

 

该选择什么似乎已经明了许多——

 

“你……你都这么说了,还让我怎么拒绝……?”良久,他说道。

 

“只不过你得换个地方。”

 

“好。”

————————————————

存稿已经写完了_(:з」∠)_

全文111k字_(:з」∠)_

he_(:з」∠)_放心啦

总共35章_(:з」∠)_

接下来一天一发了_(:з」∠)_

才不是我懒得发呢_(:з」∠)_
最近比较忙啊……
特别忙  作业写不完了还要去排一个上海话小品……
窒息啊……
要求是上海话肯定就要有上海的味道_(:з)∠)_
嗷 真困难_(:з)∠)_

评论 ( 14 )
热度 ( 130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