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三十)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三十。

 

片刻之后,谢怜便轻车熟路地将身后那两位绝境鬼王带回了仙乐殿。谢怜跟成绝后归来的师青玄并没有见过多少面,他第一眼见到刚刚归来的师青玄便能感觉到从那人身上由内而外散发的孤寂之感。与以往师青玄私底下的活泼截然不同,归来后的师青玄尽管脸上总是挂着副浅笑,但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笑中带着的疏远以及危险。

 

但这时站在贺玄身旁的师青玄却减少了这些感觉,多了些往日的活泼。谢怜猜想着,兴许师青玄并没有改变多少,或者说,对着些特别的人,他根本没有改变——

 

谢怜自然是早已收拾好宫殿,他原本以为师青玄是想要继续来同他谈论关于贺玄的事情,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贺玄竟然跟着师青玄一同来了,想必要谈论的是件重要事。

 

意料之中,师青玄刚刚走进仙乐殿便害怕隔墙有耳地合上门起了个结界。随手便转过身来走向谢怜,拿出一个钱袋子放在桌上,对着他笑道:“太子殿下,钱我还给你了——”

 

谢怜望着拿钱袋一愣,又想起一个半月前师青玄曾经来找自己借些钱的事情,他原本并没有打算让师青玄还钱,结果师青玄却执着地要还钱,这时摆在他面前也没有不收的道理。

 

他点了点头,将那钱收好,面色凝重地问道:“青玄这趟过来,可是发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

 

师青玄笑了笑,不顾着谢怜略微有些惊奇的目光,拉着贺玄的手走近谢怜在桌旁坐下,道:“不错。的确有几件令人值得怀疑的事情。”

 

随后师青玄便将他们两个人的记忆可能被人改动过,以及关于南柯和那蛇妖的一系列稀奇古怪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谢怜——

 

谢怜听完了师青玄那话便陷入沉思,良久,他沉声答道:“既然你们两人的记忆都被修改了,这应该是同一种术法……以你们的法力,再怎么不济,也应该能察觉到这种术法……?可有什么相同的中这术法的症状?或者说有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时不时都会发生你们两人身上?”

 

师青玄沉思了会,看了眼身旁的贺玄,这才发现那人也同样的盯着自己,一时他嘴角略微地上扬了些,问道:“贺公子,你有什么奇怪的症状……?”

 

对于师青玄对他突如其来的称谓变化,他倒是毫不在意,他思索了片刻,也的确有件事令他有些疑心——

 

“我听闻你的死讯的时候正睡着……这也是我疑心的地方之一,我既不可能不知晓你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但是那几日我却好像陷入沉睡,等我醒来之时还在幽冥水府……但是,我自从那以后,头便会隐隐约约地作痛,尤其是想到你去世的时候。你似乎也会头疼?”

 

师青玄一愣,他着实从未见过贺玄表现出头疼的模样,他也同样。现在的他即使是满身伤口,疼痛得快要昏厥过去都可以极为轻松地跟着身周的人继续交谈。贺玄是怎么发现自己头疼的?

 

“……是。只不过不太凑巧,我也不知道是几年前我的头开始疼……但是大抵过了个八、九年?不过,以太子殿下的说法,可能是我刚开始时的法力不够强,因此完全察觉不到那法术?”

 

“这倒是有可能,“谢怜顿了顿,继续说道,“但黑水你那几日的行踪,你府中的小鬼可清楚?”

  

“我问过。他们不清楚,但是平日里我的行踪也不会告诉他们……倘若我真的出去想要救救师青玄,又是什么东西能够将我打晕再修改记忆……?”

 

师青玄接过话来,继续说道:“我寻思着可能是法器,这蛇妖甚至都有束灵……也有可能有其他的什么稀奇古怪的法器。所以想要让太子殿下帮忙寻找究竟有什么法器能够将我们打晕,或者能够修改记忆——”

 

师青玄顿了顿,像是说得口渴似的喝了些摆放在桌上的茶水,继续说道:“还有南柯。这人倒是极其玄妙。也想请太子殿下帮我们看看可有什么不用法力就能起幻境的妖,还有什么能够修改记忆的妖——以及关于那蛇妖的行踪,也请太子殿下帮忙啦?那蛇妖古怪的很,用法术完全寻不到他的气息...。兴许是用了隐迹符吧...?”

 

谢怜倒是答应的毫不犹豫,“好。我知道了。”他又看了眼坐在他面前的那一黑一白的两道身影,关切地通灵对师青玄说道:“你决定好怎么对他了?”

 

师青玄突然站起身来,朝着他有些无奈般的摇了摇头,说道:“谢谢太子殿下啦!我也没什么事情好回报你的,若是以后有什么事情大可来找我,我定不推脱。今日我还有些急事要去处理,想来太子殿下也是公务繁忙,便也不叨扰了?”

 

见着自己的目的达到,他似乎也没有什么理由继续在仙京中停留,在仙京中停留的确能让他想起一些美好的回忆,但是藏在美好背后的却是满目疮痍,到了最后也只能顺着这些美好,变成他不想回忆的事实。

 

 

贺玄便跟着师青玄离开了仙京,期间他一声不吭,也注意到了师青玄的情绪从一开始怀念变成了难以察觉的失落。他现在能做的,或许也仅仅是陪伴在那人身边给予他一些慰藉罢了。

 

师青玄此刻的兴致却没有消减,或许也是想要让自己放松一会,他望着身后那人挑了挑眉,道:“贺公子,赏个脸陪我去玩?”

 

贺玄有些无奈地答道:“这就是你的急事?”

 

他笑眼弯弯,眉目之中染了些笑意,答道:“是啊。怎么了?不肯吗?”

 

“……自然是愿意的,你要去哪?”

 

“去皇城看看?刚才去了趟仙京,便想要再去看看皇城中的故人。”

 

“好。”贺玄一口应下。

 

 

师青玄去皇城也只是心血来潮罢了,他已经快要二十年不同自己身旁那人一同出去游玩了。而他也的确想要去看看往日他的故人——不论是曾欺凌过他的,还是对他好的。

 

对他上心的他自然在刚刚从绝域回来之后便去看望过了,也看到了自己后来珍视的人又一次在他眼前死去,若是他那几年不去逃避、做乞丐,他们也不必落得这么一个结局。只不过现在再怎么后悔,也来不及了。

 

至于曾经欺凌过他的,他也只不过有些好奇,想去看看过了十五年,那些原本的纨绔子弟变成了副什么模样。说来奇怪,那些纨绔子弟在打伤他一次过后便没再出现过,自然,对于师青玄来说这也是好事情,他也只是听过关于这些人的传闻,只不过后来那十五年太过痛苦,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他也便忘记了。

 

 

师青玄自然还是和往日一般,变化成了女相和贺玄一同出去,只不过这一次他没再要求贺玄同他一起扮成女相。

 

贺玄早已习惯了那人跟他出游之时突然变化的女相,他也着实是许久未见那人的女相,至少在他回来之后,是第一次。

 

那人的女相和自己记忆中的相差并不大,只不过到了现在少了分往日的灵气,更多添了几分疏离。只不过那扮相一副眉清目秀的小家碧玉模样,这多了点的冷漠疏离也只会为他更添上几分清秀之感。

 

师青玄自然是格外习惯地勾过贺玄的手,化作女相的他比贺玄整整矮了一个头,这样头侧过去恰好能靠在贺玄肩上,自然是惬意极了。

 

此时正值午后,皇城五月中旬后已有了闷热些许闷热之感,只是他们两个身上都没什么温度,对这种闷热自然也不用放在心上。

 

今日的天气晴朗,也着实是个出游的好日子,皇城原本便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便更多了些出行的游人,一时耳畔传来的小贩的叫卖声,让师青玄微微有些出神。孩童结伴出游无忧无虑笑着的声音让师青玄有些怀念他曾经与师无渡一同修道的日子。

 

只不过那时也没有像这般无忧无虑,他们一同面对着“人间疾苦”,朝着目标一同奋进。

 

“姑娘!来看看我们的首饰罢,保证是物美价廉!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小贩的叫卖声拉回了师青玄的思绪,他顺着声源看去,也着实有几件小物件,他有些兴趣。

 

他拉了拉贺玄的手,贺玄便也会了他的意,答道:“走吧。”

 

师青玄笑了笑,朝着那小商铺走去,同时又答道:“以后一并还你啦。”

 

他此刻眼中熠熠生辉的光芒让贺玄恍惚了一阵,等回过神来便已经被师青玄拉了过去,师青玄当然是开始自己挑选起来自己中意的物件,时不时问问他的看法。

 

贺玄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师青玄,欣赏着师青玄自从归来后少有的似乎无忧无虑的笑,他此刻才发现师青玄化作女相时的手上并没有那常年用剑起的茧子,又像往日那般的修长,骨节分明,也再一次给了他那种十指剥春葱的惊艳之感。

 

似乎只要是师青玄,不管他如何,都是那般美好。

 

喜欢的那种感觉或许就是,与那人在一起,不论在什么事情都会觉得美好,看着他一眼便会觉得那些不快的情绪不翼而飞。

 

也就像他这时看着师青玄,却好像再也移不开眼了。

 

师青玄挑好了几个首饰,又看到这里挂着的几条流苏,又想起来贺玄为他重修风师扇时重新坠上的黑白渐变的流苏,他一愣,有些疑惑地开口问道:“你之前给我的那条黑白渐变的流苏……可有什么意思?”

 

有很多意思。多到他一时说不尽,说不清——

 

“当时走在街上,恰巧看见了,心中欢喜得紧便买下了。”贺玄平淡地回答道。

 

师青玄不信,“真的没别的意思了?”

 

“……”贺玄却不应,不过这也勾起了师青玄的好奇心,也更加肯定了这流苏必然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只不过现在他也不着急这件事,他挑了几件中意的小物,付了钱后便开始询问起他的目的:“店主可知道,往日里时常在这皇城中作恶的纨绔子弟们现在可怎么样了?”

 

那店主诧异的望了师青玄几眼,答道:“姑娘说的是哪几位?”

 

“……就城北那的那几位姓李的。”

 

闻言,站在师青玄身后的贺玄神色一变,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般,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拳头。然而师青玄却没有发现贺玄的这一番神色变化。

 

谁知那店主更加诧异的望了她几眼,心底踌躇了几番答道:“姑娘说的可是十六、七年前的那几位?”见师青玄只是愣了一下,也没什么别的反应,他便继续答道:“说来奇怪,那几位纨绔子弟突然有一日似乎触了霉头,究竟怎么样了我也不清楚,我那时还年少,也只是听闻了那么一些事情而已——据说是有一日那些人作恶后回家路上被什么东西惩戒了几番,自此以后腿脚都不利索了……这可不,安分了十几年呢?”

 

“后来皇城中的那些纨绔子弟因为忌惮这件事,现在都没什么人敢在皇城中造次了——毕竟谁都不想终生腿脚不利索吧……?”

 

而后那店主又疑惑的问道:“姑娘你看起来正是桃李年华,怎么会过问这些事情?”

 

师青玄听到了这些“故人”的现状正发愣着,他还正思索着究竟是谁做了这些事情,便被那店主的这一句喊回了思绪,他拉起了身旁贺玄的手准备离去,离去前便朝着那人笑了笑,答道:“只是有些好奇啦!多谢店主!”

 

__________________

作业要写不完了orz绝望!!我还要给班里编一个小品qaq

大概35/36就完结了_(:з」∠)_

评论 ( 15 )
热度 ( 125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