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二十九)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二十九。


等到他们二人再次回到幽冥水府之时,已经过了五月中旬,天气也渐渐地闷热起来,却也丝毫影响不了师青玄的兴致,他自然还是像往日一般跑出去,拿着风师扇为自己起凉风,丝毫不用担心天气闷热的问题。只不过与往常不同,往日的贺玄为了与师青玄保持些距离,师青玄出去做什么,他都不会过问。


但是自从他们从青州回来之后,师青玄出去做什么事情,贺玄便会跟着他一同出去。师青玄自然也不抗拒,既然两人都把该说的话说了,也再也不用刻意掩藏远离、装作一副对对方不上心的模样,带上一个人也是得不偿失。


师青玄这一趟回去幽冥水府之后并没有着急做什么别的事情,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他选择先冷静一下,整理一下思绪。


为什么南柯没有法力,身上也没什么妖气,却能撑起一个幻境?当时他察觉到那蛇妖的法力也仅仅在一瞬间,他便被引过去,从而跌入了一个个幻境之中,但再也没有察觉到那蛇妖的法力。而且南柯又是怎么知道他是如何死去的?贺玄看到的他,又是怎么死去的?


如果这幻境不是南柯编的......?这个念头如惊雷般出现在师青玄的脑海中,他眉头微皱,顺着这个思路继续想下去,那么南柯的出现又是为了什么?她能从贺玄手底下逃走,又何必待在现场让贺玄发现...?莫非是她的法力都高于他们二人,因此他们发现不了?


难道她只是那蛇妖拿来让他们转移注意力在她身上...?


这倒是有点可能,毕竟南柯这个人从出现开始,身上便像笼罩着层雾似的看不透,引人怀疑。


但是那蛇妖又为什么要让她来转移注意力,那些蛇族又准备做些什么事情?


师青玄皱了皱眉,脑子里的思绪乱成一团。他这时待在贺玄为他准备好的房间里,而贺玄便待在他的隔壁房间,房间的布置倒与他往日的房间别无二致,想必也是贺玄准备好的。这房间中的烛火也比其余房间亮了许多,甚至都没有什么湿冷的感觉。


贺玄跟着他出去了几日,便把自己店铺中的一切都交给府中的小鬼操办,这时他回来了,总归还是需要看看这几日的收益如何。师青玄为了不打扰他,便自觉地去了隔壁房间。此刻他们只有一墙之隔,应该没什么好值得忧心的事情,师青玄却又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要看看那人此刻在做些什么。


师青玄无奈地摇了摇头,便起身走到贺玄那房间。贺玄房门外时常有几个小鬼守着,此刻也都跑到了他的房门外。师青玄刚刚推开贺玄的房间门,便一眼望见在温暖的黄色的灯光下,翻阅着书的贺玄。师青玄见贺玄没说什么话,便当他默许了似的坐在了他身旁,手撑着脑袋颇有兴致地盯着贺玄看。


看了片刻便听见贺玄颇为无奈地声音传来:“怎么了?”


“有些想不通的事情......”师青玄的眸子仍旧紧盯着贺玄。


“那你看我做什么?”贺玄并没有看向师青玄,仍旧看着书,答道。


“想不通事情,心情便不好了。看着你,心情便好了。你说我为什么不看看你?还是你不喜欢我看着你了?嗯??”师青玄笑着答道。


贺玄一愣,放下书本看着眼前笑眼弯弯的那人,淡淡地答道:“不是还在纠结要不要远离我,就这么跟我说话了?你不怕这么说话,我对你做些什么?”


师青玄想都没想便继而笑着回答:“你能对我做什么事啊?好了好了,我说些正事,我明天得先去一趟仙京找太子殿下谈论一些事情,顺便再让他帮我一个忙。”


“嗯。”


“我还想问你件事——我当时也没有多想,但是现在想想似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看到我是怎么死去的?”


“......我只是看了几个画面,我看不下去,便出手将那个幻境毁了。”贺玄的手不由自主地攥紧了书页,似乎是在抑制着什么,“我看到你正在被那蛇妖折磨。”


“嗯。那倒是与我的记忆没有什么差别.....若真是南柯起的幻境,那么当年的事情想必她也是一清二楚。你之前说,你似乎遗忘了什么事情?”见贺玄点了点头,他便沉思了片刻,面色凝重地继续答道:“我被你敲晕之后,似乎陷入了另外一个幻境...但是那个幻境之中,并没有我原先记忆中的那蛇妖提到的...是你谋划了这一切...。而且那个幻境……似乎格外的真实?当时我就有种……像是被埋在心底深处终于被挖掘出来的感觉……”

  

“所以...可能是有人改变了我们两个人的记忆?”


师青玄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继而答道:“但是,有什么人或者又是什么法器能够改变我们的记忆?”


“...好像只听说过能吃记忆的妖怪?”


“不错,不过也不能排除未知的邪祟。所以我准备明天上仙京去问问太子殿下,顺便再让他帮我几个忙。你要和我一起去么?”师青玄垂下眼眸瞥向贺玄正看着的书上闷声问道。


“嗯,可以。”贺玄仍旧不冷不热地答道。


“....你怎么会欠血雨探花钱??”坐在贺玄旁边的师青玄突然想起来了这个困扰了他很久的问题。


“以前在仙京的分身太多,互相送礼需要钱...只不过现在快还清了,也不需要和上天庭再有什么关系了。”贺玄翻过一页纸,不去看向师青玄,似乎不以为意地答道。


“其实我之前去找太子殿下...还借了点钱。你能不能帮我先还了!至于钱,我以后再慢慢还给你...。”师青玄突然两只手抓着贺玄的手,引得贺玄不得不看向师青玄那双清澈如旧的眸子。


他以前可是随手发十万功德的人。


贺玄眸光一暗,答道:“可以。”他顿了顿,挑了挑眉瞥了眼师青玄,继续说道:“你可以不还钱,可以还一些别的东西。”


师青玄仍旧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好!到时候你想要什么跟我说便是!能给你的都会给你!”


说完这话,两个人又陷入了寂静之中。师青玄仍旧盯着眼前那人正专心致志翻看着书的贺玄,心中的烦躁难得的平静了会,一时他便安静下来不说话,只是看着眼前那人,心底里都会滋生些许满足之感。


师青玄嘴角一勾,一只手撑着头继而望着那人。自己的思绪也渐渐地飘往远方,他一下子想起了以往他便是这样跑到地师殿找到那人去玩,而那人也多半会看些什么书,自己便会待在一旁看着他。那时的他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渊源,看着他时便只有纯粹的笑意。到了现在,无论如何都会有种愧疚,以及从心底滋生的满足之感。


那目光复杂了许多,好比他们之间的渊源般一样复杂。


往日的他可以兴致盎然的对着贺玄说多看看他,诸如此类的话。但是到了现在,这些话却只能被他藏在心底,无论如何都不敢再去奢求什么了。


好在他现在仍旧在他身边——


师青玄的意识渐渐地模糊起来,也因为在那人旁边而格外安心的合上了眼眸,而不去想别的什么事情。



师青玄这一觉睡得安稳,早上醒来一睁开眼便看到了旁边躺着自己想要见到的人,而这也引得师青玄烦躁的心境平静了些许。


他先通灵问了谢怜是否得空,确认他正在仙京之后,他便赶忙起身洗漱,随便吃了点东西便赶忙前往仙京。



仙京这地方承载了师青玄的太多回忆,他已经是将近二十年没有回到这地方,想必也会出现许许多多生面孔来提醒他时间的流逝。他并不想要引起太大的骚动,但是也着实想要再一次回顾在他生活了几百年的地方,最终他沉思了片刻准备毫不避讳身份、大摇大摆地走进仙京。


对于贺玄和师青玄来说,那是他们初遇的地方,是两人隐瞒了对方几百年感情起步的地方。只不过现在时过境迁,这两位曾经是地师、风师的神官,现在都已经是绝境鬼王了。


对于绝境鬼王闯仙京这一事在血雨探花之后,上天庭的诸位神官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毕竟不能深究,也不敢深究。只要让那位鬼王带走谢怜,上天庭便不用再忧心什么事情。


那时在世的只剩下了两位绝境鬼王,血雨探花自然是经常来到仙京,久而久之大家便也习惯了。但是相反,黑水沉舟向来不管上天庭的什么事情,更不会来找谢怜,因此上天庭的大部分人压根没见过黑水沉舟。


而现在那位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黑水沉舟却和往日的风师大人正毫不避讳地走在仙京上,享受着周围所有人发现了他们的身份后投来的惊恐的眼神以及身周那些神官的闲言碎语,自然,他们身周也没什么神官敢挡路的——


二十年间的确有许多新的神官飞升到上天庭,那些新神官自然不认识以前的地水风三师,尽管那些事情都略有耳闻,却也没见过什么真人。只不过他们却早已听说新出世的绝境鬼王便是以前的风师大人,而这位被他们原本以为是极为低调的以为鬼王却又在出世的一个月后闹出了一个“临风觅酒”的名号,想必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而此刻师青玄和贺玄便站在他们这些人面前,甚至都直接省去了伪装,法力也丝毫不收敛,仿佛是要告诉全仙京的人两位绝境鬼王都来到了仙京。


那些人的话要么便是感叹他们的法力高深莫测要么便是在谈论着他们以往的事情,自然也有一些面生的神官好奇得凑过去听,以师青玄和贺玄的法力,这些人都在说什么他们两个皆了然于心。


突然师青玄便听见有个面生的神官来了句,“看来这两位绝境鬼王……关系不一般啊??”


师青玄一愣,有些好奇地瞥了那人一眼正等着他的下文。谁知那人看到师青玄这一眼,便浑身跟着一颤,赶紧将眸子移开,又接着放大了声音说了一句:“……那这两位绝境鬼王关系一定很不好了!!”


贺玄原本听着那人先前那话没什么反应,听着那人后来莫名其妙又冒出来的一句,令他有些不满的话便引得他朝着那个方向又看了一眼。


谁知那人大惊失色,嘴里也不知道嘟囔了几句“这让人怎么讲话!”便转身走了,而他们两个人便觉得有些好笑的望着那人,最终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时贺玄听见师青玄格外不解的对他通灵说了句:“我看起来很吓人么?”


“……自然不吓人。”贺玄沉声答道。


“你也是啊?为什么要怕我们……”师青玄有些疑惑的说道。


“……你以前做神官时不怕血雨探花么?”贺玄有些无奈。


师青玄把玩着手中的风师扇,似乎认真思索了片刻,随后有些惊喜地答道:“哇!好有道理……只不过当时还怕你…。”师青玄小声地补了句。

  

  

自然有人在他们一上来便去通报了谢怜,谢怜当时还一愣,心想着他们绝境鬼王都那么喜欢光明正大闯仙京?


无奈之际他便跟着那来通报的神官去往了师青玄正待着的地方。谁知一老远便看见周围一群神官站在两旁为那两位绝境鬼王让路,谢怜见了只觉得无奈,他笑了笑,走近了些便向前喊道:“青玄。”


谢怜这才发现师青玄正看着四周,似乎是在怀念着什么事情,那人在成绝归来后对他人常有的冷漠疏离也在此刻少了许多。谢怜忽然有种这是以往的师青玄在他眼前的错觉。


而师青玄听见那熟悉的声音,便回过头来望着不远的谢怜,好似他还是那个活泼的风师般,朝谢怜挥了挥手,笑着回应道:“太子殿下!我还在想你在哪!你就来找我了!”


原本仙京的人是盼着谢怜把两位绝境鬼王请走,毕竟谢怜身后好歹还有一个绝境鬼王……但是让他们实在想不到的是……这两位绝境鬼王居然也是来找谢怜的?!


一时间谢怜只觉得自己身上投来了数不胜数的诧异的目光,谢怜一时只觉得无奈,他盯着那么多人的目光继而开口答道:“走吧,我们去仙乐殿说……”


谢怜这才发现贺玄正沉默的站在师青玄身旁,顺着师青玄的目光也看着他,谢怜的眉头微乎其微的一皱,心里又想起来前几日师青玄深夜找他交谈的事情,便通灵对着师青玄问道:“……你和他的事情解决了?”


谢怜缓步走向师青玄,拉着师青玄带着他走向仙乐殿,而贺玄便一声不吭地紧跟其后,这时他才听见属于师青玄的却又包含无奈的声音传来:“没有。”



————————

啊  开始收尾_(:з)∠)_

现在有点卡结尾_(:з)∠)_因为剧情开始不满意了orz

然后如果接下来不卡结尾的话√

接下来就会开始一天一更√

要完结了√

可以留言想要看什么番外…

呜呜呜呜呜呜我还有千fo点梗……

其实我到现在还没有想好要写什么……

评论 ( 8 )
热度 ( 125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