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二十八)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二十八。

 

师青玄呆愣愣地看着身后拿着剑刺向他的贺玄,意识竟然渐渐地变得模糊起来,他忍着痛颤着声音问道:“为什么……?”

 

不知为何,在师青玄越发越迷糊的脑海之中竟然突然响起了熟悉的叫唤声,声音中透露的关切熟悉令师青玄近乎一瞬间清醒了过来——这声音好似暖风般吹去埋在他心中的阴霾,给他带来了无法替代的安心感。

 

师青玄猛然睁开眼睛,冷笑一声盯着眼前的“贺玄”说道:“你这幻境编得倒挺真实!”

 

或许是因为听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声音,师青玄心里急切,也完全不顾及自己身上的伤口,他并没有控制法力,便随手掐了个法诀往前面扔过去,原本便是想要将自己眼前的一切乃至整个幻境全部摧毁也没有注意力道——

 

也就在他扔出那法诀的一瞬间,那所有的不真切感居然消失了,他睁开眼睛却看到自己已经回到了北海郊外,他身前站着贺玄,而他靠坐在树边休息着。那股从腹部传来的疼痛让师青玄微微皱了皱眉头,只不过他来不及关心这些事情,便猛然站起身来往四周喊了一声,“哥!!!你在哪???刚刚是你吗??!!”

   

贺玄察觉到身后那人醒了便回头望去,还没说什么便听见了师青玄这一阵呼喊声,他一愣,心中只想着大抵是因为那幻境,也没有放在心上。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或许让师青玄多一分留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师无渡也确实是他们两个人之间无法消去的隔阂。

 

师青玄却完全没有在意贺玄究竟是怎么看着他,他满心都是刚才快要昏迷之际听到的熟悉的呼唤声,那声音太过真切,甚至或许是因为他朝思暮想的缘故甚至穿入了他的心底最深处,他心底里只想着师无渡可能真的还在这世上——

 

但是或许是因为自己心中的期待太多,并没有办法令其成真,他呼唤了片刻,回答他的却也只有阵阵拂面的凉风。

 

 

心底的急切期待在刹那间转成了满腔的失望落寞,这种感受师青玄在那十五年体会了太多,尽管仍旧会感到苦涩,也不会像刚刚品尝这种滋味时,会压抑不住自己内心深处的感情——

 

师青玄扯出一抹笑,回头望着贺玄,往日里的一切都在他脑海中浮现,他一愣,突然道了句:“……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贺玄一怔,也听懂了师青玄话里的含义。显然,师青玄心底里自然无时无刻会想着师无渡,可是他却当着师青玄的面亲手杀死了师无渡——又喜欢他,又恨他,又亏欠他。

 

往日里师青玄对着他定然也是这般无奈,拿不定主意,先前的师青玄最终在心里找了条出路,决定好好活下去压下心底那么多纠纠缠缠的一切走向他——这同样也是他唯一的选择。可现在他只是听到了属于师无渡那么几句话,也压不了心中的感情,便又回心转意转向纠结。

 

“……刚才突然起了雾,我正想提醒你什么的时候你就晕倒了,应该也是陷入幻境了?你看到什么了……?”贺玄准备不去提及师无渡。

 

“我看到,你拿流光刺了我一剑——我本来…因为你那神情实在太熟悉,我太害怕见到你这么对我……所以我就慌了手脚,要陷入这幻境中……可是我听见我哥喊我了!然后我就一下子清醒很多……”师青玄此刻显然满心都是师无渡,再装不下什么别的事,贺玄说什么大抵他都不会放在心上。

 

贺玄微低着头看向师青玄的眸子,脑海中又浮现起了刚才他所见到的幻境的模样,他望着那双仍旧清澈着的明眸,心底里涌起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他不去回应师青玄,只是走上前去将那人紧紧搂在自己怀里,声音中透着些许不忍,“……我刚刚在那幻境中见到你怎么死的了——”

 

师青玄被贺玄的这个举动唤回了思绪,他也只不过是多增添些留恋,告诉自己师无渡大抵还在这世上罢了,他将那失落藏于心底,扯出一个笑,道:“怎么了?”

 

“……疼吗?”

 

师青玄一愣,又想起自己那暗无天日的十五年,他又笑了笑,毫不在意地说道:“习惯了……也就感觉不到了。”

 

“……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更不会放开你了。”

 

师青玄有些不好意思的将头靠在那人肩头,道:“你再搂着我……我怎么去找那设立幻境的人?”

 

“是南柯,刚才我破那幻境的时候察觉到了……但是身形并不是她,况且她身上没有法力,又是怎么起的幻境?但她若是没有法力,却又真真切切地从我手上逃走了。”贺玄并没有松开他,相反却搂的更紧了些。

 

“……她身上疑点太多。一时半会大抵也不会有什么头绪……但至少她绝非善类,甚至还是帮着那蛇妖的。还有她的名字……南柯一梦……”师青玄沉着声音思考了会,却发现自己因为刚才那熟悉的呼唤声引得根本冷静不下来,也没有办法去细细思考。他皱了皱眉头,便没了声音。

 

“嗯。你接下来要去哪?”见师青玄不回答他那话,贺玄倒也不着急,声音也恢复了往日里的淡漠。

 

师青玄被贺玄那话拉回了思绪,笑道:“继续搜寻那蛇妖的踪迹……复仇,接下来——不会寻死便是了。”

 

贺玄轻轻“嗯”了一声也不再说话,师青玄突然伸出手来同样紧紧搂着贺玄,他仍旧将头抵在那人肩头,脸上笑意渐渐消失,他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

 

“我那十五年过得太痛苦,我那些年碰到的事、遇见的人都是出于利益才会有所交集,甚至在那交集之间充满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在达到目的之后便可以毫不犹豫地把你所谓的朋友杀死……我一开始没有什么法力,只能跟着别人一同行走,因为太弱了,所有人都不把我放在心上,我便这样见证了许多背叛——达到目的后杀死原本与自己同行之人;因为实力不足与敌人传统杀死了另外一人,再与那些敌人同行,当然最后也是被同样的手段杀死。我厌恶这种生活,但是又不得不接受它——这是我唯一的出路了。”

 

师青玄说这话时手不由自主地攥紧了贺玄的衣袖,想找个依靠似的将那人抓的更紧了些,而贺玄也只是静静地听着师青玄那么久都不愿告诉他的话。

 

“再后来我便看透了一切,跟着那些人得到了足够的法力,便再也不与人同行,选择相信自己——但是同样也遭到了太多人仇视,身上不会有一刻停歇的疼痛、内心的惊恐、天气的恶劣、身周魔兽对你血肉的虎视眈眈以及同行之人随时随地的背叛,让人无法安心睡觉,我便只能闭上眼睛休息一会。但是休息的时候我会想起来很多事情,很多绝望无助的事情,那些事情日复一日在我眼前重复,也只能让我越发越痛恨起自己的弱小无力——但是痛苦之余我会想起你……”

 

“和以前的你在一起的日子太耀眼太美好也太遥远,这是除却我哥以外第二个在我心中美好的回忆——兴许是因为在那的日子太痛苦,所以才会引得我的这些心思无法掩藏。因为我生活中的苦头太多,再尝到些甜头恐怕再也不想松开了——”

  

师青玄的声音刻意放得和缓,好似不以为意,可他自己心里却清楚说出这些话时,他内心中渗出的苦涩——

 

“后来,我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大抵有个十一、二年吧……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原想解脱了,谁知,这只是噩梦的开始,从绝域中出来,不仅仅需要从万人之中厮杀出来,还需要通过绝域的考验……先前就有太多人在这里丧命——那感觉就像是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暗无天日,同样也只有我一个人,每日每夜把我心中最痛苦不想面对的事情在我眼前再重演一遍,在幻境中用许多我都不知名的法器慢慢地折磨我,法力耗尽都是常有的事情……”

 

师青玄顿了顿,说到这却是放松了许多,甚至松开了贺玄轻笑了一声:“在这种事情不想些执念,我又怎么能活下去?复仇、我哥……还有被我埋在心底最深处的你,都是我在承受那痛苦之余出现在我脑海中支撑着我的……”

 

“现在,我也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选择,我忘不了我哥,可是我同样也忘不了你……以前我变相选择了我哥,何况我现在对这世上唯一的留恋就是你了,你也想要让我待在你身边——好像很多东西都告诉我选择你就是最好的,可是我就是觉得……感情这种东西也不是这样就能选择出来的。”

 

师青玄顿了顿,压了压涌上心头的冲动,对上贺玄的眼眸,继续说道:“我真的很欢喜你,特别特别欢喜你。欢喜到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告诉你,好像每一种方法都不能准确表达出我对你的欢喜,所以思前想后——对于这般绝世无双的你,那么多的欢喜到了最后就变成了那么几个字。我这些龌龊心思藏了太久,一直不敢告诉你,但是现在我确实再也抑制不住了。”

 

“但是有些东西真真切切隔在我们之间……所以这份欢喜会变味,会夹杂恨,恨你欺骗我那么久,恨你杀了我哥,恨你不管不顾我那么多年,可是我又转念一想,你这么对我简直是天经地义,再自然不过了……我能奢求你什么呢?是我亏欠了你,亏欠的东西,哪怕是我死了都还不清……”

 

“所以你想让我做什么,我便会做什么。你想要什么,我也都会给你。你想要我死,我可以毫不犹豫为你死——只不过这是在复仇之后。你想要我,自然也可以。只要你要,我便会答应——但我是否愿意当然得另当别论。但是你知道么,我刚才真的听见我哥的声音了,如日出之光般,也只是那么一句话,都能让我觉得,我除了你,还有别的活下去的理由了——所以关于我哥的事情,你姑且当这是我的南柯梦,不存在好么?”

 

贺玄望着那人平静得毫无一丝波澜的眼眸,沉默不语,师青玄已经将他该说的话全都说尽了——

 

蓦地他开口说道:“……你累了吗?”

 

师青玄愣在原地,神情复杂地看着那人,贺玄那眼神直勾勾看进了他心里,将他心里所有打算的事情看得通透,半晌他叹了口气,道:“贺兄着实懂我……我的确……累得很。”

 

“累了便先回去吧——累的太久了,在我面前便不必做出一副全然不在意的模样,我都……清楚。”

 

贺玄顿了顿,看了眼那人消瘦的身影,道:“……有些事不必为我做,既然累了……也不必再烦心我们的之间的牵绊。那也的确不是三言两语便能说尽读透的——”



——————————————

关于青玄在绝域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其实他还没有说全_(:з」∠)_

也是不想让贺玄担心,也是不想要去多说了_(:з」∠)_

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后完结了可能我会写bu

好了我每次这么说都没有写过蛤蛤蛤蛤蛤!!bushi

师无渡你们可以猜猜_(:з」∠)_

南柯反正不是什么好人_(:з」∠)_

剧情还是很简单的!

我要剧透一发!!对!!我!开车!32章!6k_(:з」∠)_

车技烂得一笔不用期待,我自己看的都尴尬死_(:з」∠)_

其实那个地方开不开车都可以_(:з」∠)_也算是我加上去的x

但是我觉得都这样子了 !贺玄还能控制住就不是男人bushi

但是关于两个人的关系以及选择,纠结,我认为该有的感情,我都写上去了

原本原文里面两个人的关系就很复杂

然后在我的风师扇里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羁绊就更加复杂了,复杂了不知道几倍了bu

我也只是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可以he罢了。

如果有人接受不了我也很抱歉啦_(:з」∠)_

我只是先提前一说,有人接受不了的话可以不用期待我的结局_(:з」∠)_

评论 ( 18 )
热度 ( 147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