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二十七)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二十七。

 

说来奇怪,师青玄当年死的时候在这世上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事物,死去之后不化为鬼对于他来说更不失为一种解脱。而且以师青玄的性格,如果那蛇妖单单仅仅是将他折磨死,恐怕师青玄也不会因此化为鬼。可是师青玄却是满怀着怨恨痛苦不甘死去,那蛇妖究竟又做了什么事,或者说那蛇妖对老叶他们究竟做了什么,会引起师青玄这般的痛恨?

 

贺玄发现了师青玄此刻的怪异,尽管不想要伤害自己眼前那人,但是为了能让师青玄冷静一些,他还是不得不敲晕了他。

 

师青玄被贺玄敲晕的时候,脑子却像是突然清醒了些,像是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涌入他的心田,他的头疼竟然在那时略微的缓和了些。而等他在睁开眼却发现他已经坠入一个梦境之中——

 

或许,也不是梦境。

 

在这里他的头没有那么疼痛,甚至心里完全没有那种绝望无助之感。他陷入了一个黑漆漆的空间中,没有一点光亮,四周皆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兴许是因为在梦境之中,师青玄心中丝毫没有一点惊慌感,他与这种梦境也可以称得上是感情深厚,因为这一个个梦境曾经是他无法安心入睡的原因之一。

 

可突然,他眼前出现了点点光晕,那光晕带着些许温暖感、安心感,给了师青玄值得依赖的感觉——以及那股熟悉的兄长的感觉。

 

师青玄情不自禁缓缓地伸手触碰了那光晕,他眼神中带着些许笑意,原本孤寂的心境中却在刹那间被那属于兄长的温暖填满。

 

他的眼前浮现了师无渡曾经与他的一切,从师无渡背着他一个人,与他一同存活在这世间开始,从师无渡无微不至的关照他开始,从他与师无渡相依为命开始,直至师无渡却被自己同样埋在心底最深处的人杀死。

 

师青玄突然感觉到自己心底深处的那一点温暖在一点点流逝,他失神且无助地望着眼前的光晕消散,脑海中师无渡与他的一切在不断的重演着。

 

又在那么一瞬间,师青玄所处的空间又是一片漆黑,黑得无边无际,任由他再怎么叫喊,那点光晕却再也回不来了。

 

师青玄的脑海中又突然浮现了自己同样埋在心底最深处的那人的一切,过去的、包括现在的点点滴滴又逐渐地充盈了他的整个内心,又重新给他深不见底的痛苦世界添上了些许绚烂——

 

可有一段时间,那给他世界中增添色彩的两人同时离他而去,甚至一人与他阴阳分隔,永生永世不能再见。另一人却与他有着巨大的隔阂,无法跨越,无法靠近,无法相交。

 

师青玄生前那一段时光无疑是痛苦、绝望的,可天无绝人之路,却也更像造化弄人,他又见到了他活下去的意义。那是些他想要去保护、生活在一起的人,但却在一个晚上,一切都成为泡影。关于那晚上的记忆突然在他眼前呈现,他却好像发现了什么不一般的事情,呆愣地看着那一切的发生——

 

有些事情或许的确出了错误,可是师青玄看着那记忆在他眼前重演一遍时,内心中的痛苦挣扎无力一时间就要淹没了他,甚至让他喘不过气来。

 

 

贺玄将师青玄打晕后,便在这幻境中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毕竟这是专门为师青玄设计的幻境,也是师青玄必须要直面接受的一件深深印在他心底的事情,他着实也不应该插手。

 

贺玄将师青玄搂在自己怀里,也似乎是察觉到了师青玄此刻的头痛欲裂,可他也没有什么破解之法,甚至不知道师青玄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有这般的头疼。说来奇怪,贺玄望着这般的师青玄,他的头竟然也开始隐隐约约地作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就快要喷涌而出——

 

他一时心慌,只得紧紧抓着师青玄的手不松开,害怕那人逃走,更害怕那人一声不吭的离开人世。

 

说来奇怪,在师青玄昏过去后,萦绕在耳畔不去的惨叫声、空气中浓厚的粘稠血腥味竟也这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沉默地看着那人,那人被他敲晕,理应没有了意识,可这时师青玄睫毛轻颤,微皱着眉头,想要从他怀里挣扎出去,也不知道是遇见了什么棘手的事情。兴许是因为原本就在幻境中,被他敲昏的师青玄,实际上并没有被他敲昏,只是陷入了另外的一个幻境——

 

贺玄想到这微微一皱眉,莫非师青玄此刻和他呆的并不是同一个幻境?可他不可能认错师青玄的气息,这的确是他本人,那兴许只是此刻的师青玄又陷入了第二个幻境罢了——

 

贺玄心中一紧,又觉得师青玄必然会安然无恙的醒来,心中的不安这才平息了些。过了许久,他放下冷漠,有些无奈的低头看向师青玄,道:“我怎么偏偏遇上了你呢——”

 

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改变了他痛苦的一切。

 

他不愿消散在这滚滚红尘的原因显而易见——除了现在躺在他怀里昏迷着的人还会有谁?

 

他的一整颗心全都放在师青玄这人身上,也只能放在那人身上,无法抗拒,只要看上一眼,他便会不由自主地被那人的一切吸引,那熠熠生辉,美过了世间姹紫嫣红,苍山泱水的一切——

 

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师青玄会遇险呢?师青玄遇到意外时他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贺玄的心中一下子浮现了这两个突如其来的念头,谁知这两个念头一出来,他的头竟然也在一瞬间开始疼了起来,记忆也渐渐地变得混乱起来。贺玄眉头一皱,赶紧念了一个法诀这才让自己的头痛有所舒缓——

 

贺玄的眸光一沉,望着师青玄的目光更复杂了些。他的头还是隐隐约约地作痛,可自己脑海中那两个念头却越发越清晰。

 

贺玄这才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的地方,会影响到师青玄生命的事情,他不应该不知道——

 

贺玄想到这,再低头一看却对上了那人刚刚清醒后有些涣散的眼神。师青玄的意识仍旧略微的有些混乱,只不过已经没有了刚才那般的失控,他完全没有意识到此刻他正坐在贺玄腿上,且贺玄紧紧地抓着他的一只手。

 

他心底升起些窘迫,心想:连自己那般发疯的模样都被他看见了……他小心翼翼地对上贺玄的眼眸,放缓了声音说道:“对不起……但我刚刚莫名控制不住自己,明明知道是幻境,却完全压抑不了心中的冲动……”

 

师青玄死去时那副场景折磨了他整整十五年,此刻再遇到时,他应该不会像一开始那般失控……

 

“没事。你的头……还痛吗?”贺玄关切的望着师青玄。

 

师青玄一愣,这才发现他们两个人现在格外尴尬暧昧的姿势,他脸颊微红赶忙挣脱开贺玄的手,将那人推开,瞥开目光不看向贺玄答道:“还有些疼……但是我好像,还发现了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罢了,我们先出去再说。”

 

师青玄理了理思绪,从贺玄身上起来,却仍旧背对着贺玄不看向他。

 

贺玄望着师青玄有些慌张的身影,心底竟然滋生了些许满足感。他沉思了会,答道:“我似乎只要一想到你的死,头也会疼。”

 

师青玄紧锁眉头,显然是清楚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他赶忙回过身来望着贺玄,有些急切的问道:“什么?那你对这个地方有印象吗……?”

 

贺玄摇了摇头,答道:“没有。但是我总是觉得,我似乎遗忘了什么事情……就例如,如果你有危险,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师青玄沉思了会,诚然,他的记忆也着实的有些混乱,甚至有很多东西记得也不太真切,倒不像贺玄那般。他一时没什么思绪,再想说什么的时候却突然反应过来贺玄刚才最后那一句话的含义。

 

他有些呆愣的望着贺玄,像是有什么东西涌进他的心头,他一时有些啼笑皆非道:“你一直都是这么关切我的?”

 

“……不知道。”

 

贺玄并不理会师青玄看向他的复杂眼神,继续问道:“这应该是关于你死时的……一个幻境?”

 

师青玄一挑眉,仿佛毫不在意地轻声回应了一句,“是。”师青玄低垂着眸,贺玄也看不清师青玄脸上的神情,只是感觉到那人正流露着悲伤。

 

师青玄拉着贺玄的手向着这幻境原本指引的地方去,贺玄也不知道那人究竟在想什么,只觉得那人同样紧紧拉着他的手,就好像今生今世都不会松开了那般,那人隐忍的声音从他身前传来:“……我死的时候不太风光,甚至格外痛苦无助。你……”

 

贺玄不等师青玄说话,心中却也将那人说的话猜到了个大概,“我知道。我不会有什么,只是你……可得冷静些。”

 

贺玄感觉到师青玄抓着自己的手更紧了些,随即看到那人沉重的点了点头便牵着自己向那地方前去。

 

贺玄心底里也能隐隐约约猜到师青玄究竟是如何死去,此刻那空气中越发浓烈的血腥味,他人痛苦呻吟的声音、邪祟狞笑的声音越发越清晰,只不过贺玄并没有想到那是多么惨痛的一副场景。

 

 

映入眼帘便是师青玄被那蛇妖踩在地上,那蛇妖面目狰狞,嘴里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阴毒的话语,而同时师青玄的身上缠着正啃噬着他的身体的有着剧毒的小蛇。被那蛇咬过得地方迅速腐烂红肿着,顷刻之间他浑身上面也没了什么完好的地方。

 

蛇毒迅速麻痹着师青玄的身体但师青玄却像感觉不到疼痛般,目光空洞着盯着眼前那两位两位老人被其余蛇啃噬,渐渐腐烂着的身体,嘴里一直微弱的叫唤着“不要……”

 

那两位老人在一旁痛苦哀嚎着成为那些蛇的盘中餐,然而师青玄只能无助的看着那一幕的发生。

 

 

师青玄死死地盯着那个场景冷笑一声,目光带着阴鸷暴戾地说道:“你找死!!”

  

他丝毫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身周的法力场也因此变得紊乱起来,他双目通红的向着不想被自己回忆起来的那场景掐了个法诀,刹那之间,师青玄的耳畔开始回荡起各种各样如影随形般折磨了他整整十五年年的阴毒的话语。

 

他的头一时间被那些话折磨的有些疼,突然一句格外阴冷的“不得善始,不得善终”如惊雷般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而在那一刻从自己胸口突然起来传来的剧痛引得师青玄一下子清醒过来,从那伤口处传来的浑身上下被蚕食的感觉也是师青玄格外熟悉不过的感觉——流光剑!

 

他忍着疼痛向自己身后望去,只看到贺玄如同往年般冷着脸对着他,毫不留情地将流光剑刺入他的身体,目光中传来的阴冷以及那眼瞳之中燃烧着的愤怒将师青玄的所有思绪碾的粉碎——


——————————————

接下来就是我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的一点bb_(:з」∠)_是我生活中的事情,可以不看啦_(:з」∠)_

今天我是真的累orz弱小可怜又无助orz上海地铁有毒!!

上海地铁冷的要死  一出去又热的要死,而且人还多,站着又累_(:з」∠)_

坐着的话...我真的太倒霉了orz我坐地铁就没碰到过几个身上没有汗臭味的人emmm

坐着的时候我真的很emmm憋屈orz又不能说还要憋着,还冷的一笔瑟瑟发抖,因为挤,我坐下来看一会手机脖子就贼酸!!太委屈了!!!

然后又考了一下午的试,卷子还贼难,怀疑人生orz

考一下午就算了,回家后还要面对我的暑假作业!!
28张卷子!!我死了算了呜呜呜!!!

评论 ( 13 )
热度 ( 147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