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二十六)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二十六。


贺玄找到师青玄的时间很凑巧,那时将近中午,阳光倾洒在身上只能让人略微的感到些许暖意,也似乎清扫了贺玄心中的那久积不散的一层阴霾。


而师青玄也正恰巧从那山洞中出来,贺玄轻而易举地便将师青玄设下的结界破开,却望着里面的场景呆愣住了——包括跟上来的那几位修士。


师青玄现在倒已经恢复了男相,只见他身周伴随着些许微风,吹散他身旁的污浊,他手中拿着坛酒,嘴角微微上扬眉眼弯弯,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再往嘴里灌了口酒,而手中的风师扇被他轻轻煽动,兴许是因为那人喝得微醺——脸颊都略微泛着红——而感觉到的些许闷热之感。


那微凉的风吹过师青玄周身,使他的衣衫随着风飘动着,那风倒让他的思绪清醒了些,一抬眼便看到了自己想要见到的人只让他笑意更甚。


而师青玄身后便歪七竖八地倒着一群不知名的妖族,而再往前看去那洞中便留着琳琅满目的珍宝,只不过师青玄倒对那些东西没什么兴趣,他只不过将自己的酒拿了回来罢了——


然而师青玄此刻意气风发,衣裳甚至都是完完整整,甚至衣衫上都没有因为处于这种阴暗山洞中而沾染了一丝尘土,这倒是与师青玄身后的妖族有着云泥之异。


贺玄盯着师青玄嘴角勾起的那一抹由衷的笑,心中的不快竟已消散了大半。师青玄走进时贺玄都能闻到师青玄身上那股浓郁的酒香味,再配合着师青玄身上原本就特别有的一股清香倒又让他的心情好上了几分。


而身后的那些修士显然是被师青玄刚才那副消散的模样惊到了,等到师青玄走进了才发现刚刚那位“娇滴滴”的姑娘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小公子。


“那位姑娘呢……?”有个修士呆愣愣地盯着师青玄问道。


师青玄有些诧异地看了那人一眼,十分坦然地说了句,“就是我啊。”


师青玄回过头,恰巧对上贺玄垂眸盯着他的目光,他一时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也知道他自己又一次二话不说就跑走的举动定然也会使贺玄感到不快。


他一时窘迫,也清楚自己做错了,便小心翼翼地开口扯着贺玄衣角说道:“我……我错了。”


“……”贺玄不应。


而剩下的修士便目瞪口呆地听着那两人异常暧昧的对话。


“……我不乱跑了。”


“……”


“它们抢了我全部的家产!是它们招惹我在先!而且我这也是替天行道!”师青玄见软的不行,便突然理直气壮起来换了副模样解释。


贺玄瞥了他一眼,冷声道:“你还觉得你不够胡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不猜准着贺兄你会来吗……”师青玄尴尬地笑了笑,发现那人脸上的冷淡不减,他一时慌了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看了一眼又发现原本被自己赶走的修士竟然就站在不远处,还一脸看八卦的表情看着他们两个。


他一时心里来气,心道: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别人看见??!便随手往他们脚底下起阵风,二话不说将他们直接吹走了。而这一下,便使他临风觅酒的名号,响彻三界,也引得谁都知道这位新出世的临风觅酒与那位黑水沉舟似乎私交甚好,甚至好到了令人起疑的地步——


师青玄看着身前那人,又笑了笑,心想着自己果然还是得好好朝着那人道个歉。他又往自己嘴里灌了几口酒,再抬眸看向贺玄,压着声音小声说道:“我真的再也不乱跑了——不对,是我乱跑前一定会告诉你的!贺兄?贺哥哥?你倒是理理我!!那……玄哥哥??!!”

  

贺玄瞥了他一眼,丝毫不领情地答道:“……我们的生辰八字完全相同,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老。”贺玄顿了顿,望了师青玄一眼,继而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心底里想着究竟是什么,我也知道你仍旧没有办法完全相信我,但有些事情我也不会多要求什么。”但仍然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语气,他一双波澜不惊的、平静的黑眸对上了师青玄的眼眸,像是要看透他心中的每一个想法,一时之间,师青玄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的动作一顿,他无声地笑了笑,总觉得自己的心事在那人面前完全眼藏不住,有些无奈地正色道:“贺兄……也真了解我。”

  

“这些事情,可能你得等我一段时间,更不要说那些事情……如果,你愿意等的话,如果你愿意……被我完全相信,也如果……你愿意陪着我走完在这世间的每一天。”


贺玄突然没了声音,也顾不得师青玄得不到回应而有些落寞的眼神,有些事情他不可以过早的承诺。


他沉默了片刻,突然问道:“你还发现什么了?你应该不会那么冒然前去?”


师青玄原本便格外的明事理,此时他也清楚这些事情孰轻孰重,他不作纠缠,甚至完全不着急等到贺玄的答案,毕竟他交予贺玄的答案同样的不置可否——


他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变得凝重起来,手中再次把玩着他手中贺玄赠他的流苏,沉思了片刻,道:“是。这妖我追了整整一个时辰,跑的时候嘴里念念有词,我也听不清楚他究竟在说什么,只不过隐隐约约听到他是想要找那蛇妖帮忙……不过说来奇怪,我每次都觉得要追上他之时,却又在一瞬间感觉与他相隔甚远……”


师青玄顿了顿,再问道:“贺兄可察觉到了这城中一片死气?”


贺玄点了点头,而师青玄就继续说道:“后来我突然想起,这地方先前出了这样的蛇族为祸人间,四周又有这么多妖族对这块土地虎视眈眈,这种地方又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住着?我这一条路走过来,带着生气的人倒是没见过几个,满身死气、妖气的人我倒是见过一堆……而且我总是感觉,有人跟着我,我不知道是什么,而且似乎不止一个——按理说,若是有什么对我不怀好意的邪祟偷偷摸摸地跟着我,我不可能发现不了……”


“……我这一路上倒没觉得有什么人跟着我。但这一路上我的确也没遇见几个活人,修道的修士倒是有不少。”


“不错,我原本想要去询问这些修士了解到的关于这件事,但是我现在不想问了——那妖怪傻得很,自己被我追了一个时辰却也在不经意之中,将这整个郊外的路都告诉了我——”师青玄顿了顿,冷笑了一声,微眯了眯眼睛,带着几分杀意说道:“我倒是还感觉到了……让我这辈子都再也无法忘却的……法力。不过那法力奇怪得很,好像还有什么东西覆在上面掩盖着他们的行踪,不仔细观察根本发现不了,这应该是件法器……这蛇族活了那么多年,这么稀奇古怪的法器倒是有不少——”

  


说起来,这地方邪门得很,师青玄照着记忆带着贺玄朝着那股法力前去,谁知他向前走了两步便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片树林,竟然与刚才他追着那妖怪的那一片树林截然不同,甚至这是一个师青玄非常熟悉的、令他痛苦到无法忘却的地方——皇城的郊外。


师青玄心中一惊,心中竟然隐隐约约地起了些不好的预感。


显然贺玄也是发现了这片树林突如其来的变故,他微微一皱眉将站在他身前的师青玄拉了回来。师青玄现在的脸上再没有挂着他往日里常有的笑容,相反他的脸色凝重,脑海中那些不堪的回忆竟然也在那么一瞬间又在他眼前全部上演了一遍。


而仅仅在顷刻间,这个世界突然换了副模样,原本走在丛林中时还能感受到一阵拂面的春风,尽管有着妖气弥漫,也完全掩藏不了在这空气中浓郁的花香味。但此刻却只能一阵阵湿冷的寒风,以及那空气中完全掩饰不了的粘稠血腥气,甚至连天色也在那么一瞬间晚去——无一不提醒着他们显然此刻已经不在北海那。


而师青玄突然呆愣在原地,他的头突然一阵剧痛,仿佛有什么东西一瞬间在他的脑中炸开,他的确在死后时常有这个反应,只不过也没有像此刻这般严重。而与此同时,他一下子仿佛抑制不住他的情绪,从心底中蔓延出来的惊恐绝望一时之间就快要淹没了他。这种熟悉的感觉,师青玄不会忘记。


贺玄望着情绪极其不稳定而导致他身周的法力场失控的师青玄一愣,他发现那人突然站在原地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颤着身子,禁闭着双眸不敢出声。


没有人,也没有什么术法能够改变时间,他们现在显而易见只是跌入了幻境之中——但师青玄怎么又会察觉不到而陷入这幻境中?他又怎么会是这般反应?


什么巨大的变故发生在皇城还能引得此刻的师青玄这般失态?


那答案简直呼之欲出,但贺玄甚至来不及安慰上身旁那人一句话,师青玄突然甩开了拉着贺玄的手,格外痛苦的低吼了一声,便往着他无比熟悉的、十五年来时常折磨他的地方跑了过去——


空气中的血腥味也越发越浓郁,隐隐约约还能听到有人的痛苦哀嚎声。贺玄望着这般失态痛苦的师青玄心中不忍,也不再犹豫,便赶忙跟上了师青玄。


而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有一道红色身影一闪而逝,但却没有被那两人发现——



“师青玄,你冷静一些,这仅仅是一个幻境!”贺玄上前抓紧着师青玄的一只手,将师青玄整个人拉了回来。然而师青玄却相当抗拒,他冷笑一声,什么都没有解释便想要挣脱开贺玄的手。

  

谁知等他试了几番,竟然完全挣脱不开眼前那人的手。他下一刻便毫不犹豫地掐起法诀,但正想要向贺玄扔去,谁知只不过瞥了那人一眼,内心竟然在那一瞬间平静了会,这疏漏的一瞬间也引得他被那人直接拉了过去。


他皱着眉头,脑中的一切都迷迷糊糊的,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复仇的念头,而那个念头,让他的意识格外的混乱——


“你最好放开我,否则不要怪我不留情面!”师青玄的头仍旧隐隐约约地发疼,自己的脑海也越发越不清醒,可脑海中自己最不想回忆的痛苦记忆却在一遍遍在眼中回放,自己心中的愤怒痛苦却仍旧没有消减半分,他冷哼一声,低声威胁着眼前那人。


贺玄闻言皱了皱眉,师青玄用这般充满着戾气的声音对他说话是第一次,显然——眼前那人是陷入这幻境中失控了。他心底升起些烦躁感,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师青玄此刻内心的所思所想,因为那种感受曾经他也无比清晰的体会过,也缠了他几百年。


他并没有松开师青玄的手,相反越抓越紧,同时还抓紧了师青玄另一只不安分到正掐着法诀的手。他压抑着自己想要将那人直接打晕的冲动,压着声音毫不留情地同样威胁道:“你最好给我安分些,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对你做什么事。”贺玄完全不吃此刻失控的师青玄那一套,他冷哼一声,



“你!!!”师青玄狠狠地盯着比自己略高些的那人看,他并没有想到他竟然完全挣脱不了贺玄的手,原本他可以用法诀挣脱开贺玄,可是仅仅是看着那人,这般失控的师青玄竟然都下不了手。

  

师青玄此刻脑海中一片混乱,包括他的记忆竟然也在一瞬间全部混杂在一起,仿佛有什么东西就要从他的心底深处喷涌而出。而他的头痛得快要炸裂开来,甚至近乎完全控制不了他自己现在的言行,像是被人操控了一般——


他一时内心告诉他,这是他的仇人,是谋划了一切要杀了他的人;一时内心又告诉他,这是他永远都不能伤害,不能放开手,能够完全信任的人。


——————————

这一章开头的描写当然是贺玄心动瞬间bububu

后面大概是青玄反攻记bu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_(:з)∠)_

最近还是很摸鱼_(:з)∠)_

怎么办_(:з)∠)_

评论 ( 9 )
热度 ( 167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