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二十五)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二十五。



贺玄那夜里心烦意乱,也未注意深夜中从窗边一闪而过的身影,师青玄既然现在不想见到他,以他现在的法力,贺玄也不会找到他。他只得待在房中休息着,再纠结几番关于师青玄的那些事情。


等到清晨,他正准备去和南柯解释什么的时候却发现隔壁房间早已空空如也,只剩下在桌上的一张字条。字迹略微的有些潦草,可以感受到那人的心烦意乱。


“我去送送南柯……送完我就去北海那。”


贺玄一怔,随手起了个术法将这信纸毁去,明明知道以师青玄现在的法力,在那大抵也受不了多少伤,可他还是不禁慌了神,赶忙回到他房中拿着流光剑,准备前往北海。


心中纠结几番,最终还是给师青玄通灵了一句,“你等我,我马上就过来。”


师青玄此时刚刚到北海,心里还纠结着贺玄昨晚对他说的话,耳畔又突然出现了那人略带了几分关切的声音,一下子便慌了神,急急忙忙回应道:“我一声不吭走了,你没……生气吧?”


贺玄心中一动,心底倒是渗出了几分笑意,可声音中的冷淡不减,“嗯,生气了。”


若是原本的师青玄此刻定然是笑了笑不放在心上,可此时的师青玄听了这句话便慌了神,原本正在北海街上边游玩,边打听消息的兴致一下子似乎也消减了大半,“那…那我下次不乱跑了?我不玩了,我乖乖坐在茶馆等你过来!!”


师青玄说完这句话便赶忙掐断了通灵,似乎是害怕听到贺玄的下一句话。他昨日实在想不通便去找了谢怜沟通,聊了几番,他心底里的那片迷雾还是消散了些——心底里也迷迷糊糊地做出了个决定。


师青玄收起思绪,换了副冷淡疏远的表情继续向前走去。他自然不可能真的乖乖坐着等着贺玄到来,他刚刚到这北海边上便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古怪之感——这北海边上的这座城池,虽说繁华,进了城却能让人感到一阵死气以及浓厚的妖气。


师青玄皱了皱眉头,心底里也清楚等贺玄和查找线索两者孰轻孰重,大不了掐着时间等贺玄来了再坐回茶馆就是。


师青玄倒准备先去酒馆碰碰运气,北海是那蛇妖的起源地,还能这般繁华怕是因为待在这里的,不仅仅只是人罢了——


既然要去酒馆,师青玄嘴角一勾,找了个略微隐蔽的地方化成女相再走出去。尽管是成了绝,师青玄的法力在化作女相时,仍旧较强。何况酒馆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他那孱弱的身躯以及文绉绉的模样,俨然一个落魄书生的模样。倒还不如扮作女相,了解到的消息,还能多一些。


师青玄向前走去,这一路上琳琅满目的小饰品引得师青玄视线不由自主地瞥向它们。他压着心头的冲动,目不斜视地朝着酒馆走去。


“看来有些毛病,过了那般痛苦的十五年还不会改变。”——师青玄有些啼笑皆非地在内心说道。然而或许因为他走得急,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一闪而过的,红色身影。

  


师青玄这扮相一副柔弱的小家碧玉的模样,孤身一人走进这种是非之地自然引人瞩目,师青玄一进门便能感觉到自己身上一下子聚集了太多人的视线,这样被盯着的感觉,他倒是觉得格外不舒畅。


师青玄此时法力充盈,无比清晰的感觉到这里尽管人声鼎沸,浓厚的酒香弥漫,但仍旧掩饰不了那股死气。他走进之前便观察了一整个酒馆,发现这其中到是有不少来除妖的修士,想必也是发现了这座城池的诡异之处,他刻意挑了离那几位聚在一起喝酒的修士近些的位置坐下,等待着那些人上钩。


只不过那群修士倒还没上钩,别的人倒也已经先缠上他了。


师青玄刚刚压抑不住这酒馆中浓郁的酒香味,花光了自己剩余不多的钱买了几坛酒,微抿了几口,刚刚坐下便见到有一位穿着得体,看上去略微有些弱不禁风的小公子端着酒壶朝他走进,浑身酒气,脚步散乱仿佛下一刻都要跌倒在地上,显然已经是喝醉了。


只不过这酒口味绵甜爽净,香味协调,余味悠长,师青玄倒是格外中意这酒,一喝兴致倒也上去了大半,那人倒是随意地坐在师青玄身旁。师青玄眉头微微一皱,探查了几番倒是没发现那人身上有什么别的气息,也因为兴致上去而默许了那人坐在自己身旁。


“姑娘,只身一人来这……怕是不好吧?要不要……哥哥我陪陪你?”


师青玄笑了一声,嘴角略微上扬,再喝了口酒,轻声道:“哥哥若是能告诉我些,我想知道的事情,指不定……”师青玄瞥了那人一眼,继续笑道:“我就可以让你陪我说会话了……”



那人长得其貌不扬,身材适中,穿得倒是锦衣玉带,手上还略微有些平日里练剑起的茧子,却白日里无事到这买醉消遣,猜想着也知道大抵是哪家的公子遇到了些不如意的事情。


“那姑娘想知道什么?我要是知道的……定然都告诉姑娘!”


师青玄闻言对这位公子的抵触更甚几分,可他又笑了声,手中把玩着风师扇坠着的贺玄给他的流苏,刚想说些什么,心底不知为何又浮现了贺玄的面容,师青玄一怔脸上泛起些微红,心底里嘟囔了一句:这人不在我身边,都那么祸害我?


也不知究竟是谁祸害了谁——师青玄在心中又补上一句。


谁知那位公子一见师青玄的这幅模样,却以为这位姑娘是为自己动容,心底又升起了几分期待。



“我平日里最欢喜听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来到这也是想对这里的事探个究竟——敢问哥哥可知道这可出过什么事情?”

   

那位公子想必也是喝得多了,想都没想便把自己要说的话全盘拖出:“姑娘竟有如此爱好?这城的郊外据说有个……”那人还未将话说完便被突然变得急骤起来的风打断了,而那风竟然丝毫没有要停歇的兆头,反而越发越急猛,将地上的尘土都卷入其中,最令人诧异的是,那风行过的地方,那些值钱的东西竟然也都被捞走了。


师青玄一挑眉,心想着他暂且先不惹是生非,正想要让那人继续说下去,这才发现自己摆在桌上的酒,竟然都被那阵风卷走了。师青玄原本就将自己所有的钱都花在了那酒上,还未喝上几口便被不知名的小妖怪直接抢了去,他一时兴致全无,突然站起身来望着那阵风,冷哼一声,心道:班门弄斧,找死——!


谁知那风来的快去得也快,将这一整个酒馆洗劫了一遍便立马消逝而去。师青玄冷笑一声,足尖一点轻轻松松地从这酒馆的窗边跳出去意图追上那阵风——留下了在酒馆中发现自己身旁那姑娘突然不见了,格外迷茫的公子,以及刚刚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而面面相觑的修士。



等到贺玄来到这里,已经过了一个时辰。他一进城便能感觉到这城中浓厚的妖气,单单望着这城中糟乱的街道上也可以大致猜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猜想着师青玄肯定不会再乖乖的坐在茶馆等着他,便与他通灵说了句,“你在哪?”


谁知等了许久,却等不来师青玄的一句回应,贺玄眸光一暗,心底里升起了股不好的预感,再怎么样师青玄也不可能不回他的话,除非——除非是被人困着,没办法接收到外界的消息。


贺玄脸上还是一副阴郁的模样,他心底里升起了些许烦躁感,他清楚师青玄大抵不会出什么意外,但就这样与他失去联系,他还是忍不住的去担心那人。


他随便找了个街上的行人询问发生了什么,这才清楚这一切都是在这城郊外的一种妖族所为——他便毫不犹豫地朝着那方向赶去,谁知在路上没走几步却听到了有几位修士的交谈声,“哎,你说这白衣姑娘什么来头!身上也没什么生气,像个鬼似的——我们跟着她走!要帮她,她就挥了挥扇子说她会误伤我们,就把我们全部吹走了——”


“那姑娘法力高深莫测,远高于我们几人,我们倒是解决过几个凶境的邪祟,也不见得及得上那姑娘,何况她脸色着实苍白得似乎毫无血色,似乎还真是个鬼——最近不是又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个绝境鬼王……不会是……”



贺玄的脚步一顿,不用猜想便知道那定然是化成了女相的师青玄,他赶忙朝着那些人走去,问道:“你们说的那人……去了哪?”


那为首的修士原本只是不在意地瞥了他几眼,而后发现这位黑衣公子的法力也同样的高深莫测,跟刚才那位姑娘的法力似乎都在伯仲之间,那人一下子慌了神,心底里升起了几丝恐惧,道:“公子可要去找那位姑娘?我们可以带你去——只不过,那姑娘的法力堪比绝境鬼王……还设了结界不让人进去……”那修士顿了顿,看了贺玄一眼,贺玄自然懂了那人的意思,答道:“我能进去,带我去吧。”


贺玄原本还在担心有人设了结界能将师青玄困在里面,与外界隔断了通讯,结果没有想到,根本就是他自己不想要让别人来打扰他。贺玄眸光一沉,心底总是升起些无名火。


那修士明显感觉到那人身周的法力涌动,一时害怕,心中暗道了声:今天怎么一下子来了两位不明来历的高手——他便赶忙带着贺玄朝着他们被扔出来的方向前去。


“他进去多久了?”一直在路途中不出声的贺玄突然问道,他能够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法力就在远方。


“不久——那妖怪当真会跑,那姑娘追了那妖快要将近一个时辰,后来似乎是真的累了便回到一个黑不见底的狭小山洞里——她进去的时候,我们好不容易才追上去,看了我们一眼说什么她会误伤我们,就直接把我们吹出来了——这不一出来,就碰到公子了?”


“……胡闹。”贺玄闻言一怔,随即向前看去,冷冰冰地吐出来这两个字。贺玄自然不是指将这几个人直接扔出来,若这些人真的跟着师青玄进去,以师青玄现在的法力,他们不死都难。他只是越发越觉得师青玄这次是在胡闹,他追了那妖整整一个时辰,居然没有告诉他一声现状。


师青玄,还是不相信他?贺玄眸光一暗,心底里又出现了这个念头,着实——现在的师青玄的确不能轻易相信他人,何况是他这个……仇人呢?

   

贺玄找到了师青玄的方位,便准备别去那帮修士,自己赶忙去往他那,那帮修士显然也是察觉到了贺玄的意图,便赶忙先问了句,“公子这般实力,不知姓甚名谁,曾师承何方?”


贺玄心底里着急,也担心着那人会出什么事,只等与这些人道别,也没有多加思考竟然直接说出了他的真实身份——“黑水沉舟。你们别过来了——”


虽然并无大碍,也没有谁能奈何得了他,只不过他也极少这般疏于防范——师青玄这人,倒也真会懂得祸害他。


话音刚落,他的身影便消失在那帮修士之前,独留下那些修士沉浸在他们竟然一天之内见了两个绝境鬼王的惊慌之中。或许是因为他们看热闹不嫌事大,也或许是因为他们想要去长长见识,竟在呆愣了片刻之后不听劝告,朝着贺玄那个方向追去。



但这也使得师青玄临风觅酒的名号响彻三界——




————————————

……说是休息四天结果发现四天之后我就?

完全不想写文了!!

对我现在还是想要摸鱼!!!

所以想要再摸几天鱼bu

我想玩!!bu小声bb

也因为快完结了吧整个故事都在我脑子里走完了就懒得写了bu

暑假前完结……emmm可能……

七月底之后学校事情就要开始了……八月份一半的时间我都没空……_(:з)∠)_

这个月就只想要玩了_(:з)∠)_

最近把楚留香下回来了_(:з)∠)_开始摸鱼

emmm我不会写打怪_(:з)∠)_所以副本打怪会比较快……

每次写打怪我就是……绝望……


评论 ( 31 )
热度 ( 162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