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二十四)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二十四。

 

贺玄听完师青玄的话只觉得自己沉寂已久的心仿佛也在听到他那话的瞬间,重新跳动起来。他甚至一时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双手紧握成拳微微颤动,他盯着师青玄一时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他知道师青玄究竟想要跟他说什么,也明白师青玄蕴藏在言语下的、少有的柔情。他也不懂得该怎么去回应他,师青玄的顾虑他又何尝没有呢?而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隔阂,现在的他们,谁都跨不过去。

 

他们应该是两条不能相交的线,可若是有人动摇了心思稍微偏差了些,都会有与之相交碰撞的那一天。显然贺玄在见到师青玄回来后的第一眼,在同意他住来幽冥水府,那条线便已经出现了偏差。

 

“这些话,你倒不如藏在心里不说。”良久,贺玄避开师青玄那双仍旧清澈的明眸,冷淡地答道。

 

“……好。”师青玄扯出一个浅笑,有些力不从心地答道,“刚才的话,贺兄还是别当真了,就当我在说笑罢。看来——只是我自己一人落在这圈子里,从头至尾的……自作多情罢了。”

 

师青玄有些落寞地站起身想要走出房门外,他倒是习惯了这种感受,于他,也只不过是这世上真的没一个人再把他放心上罢了,到达了这种地步他也只不过有些许的悲伤。这种悲伤萦绕在他心头快要二十年,只不过或许因为在贺玄眼前,他竟然一时控制不住这种情绪,让其从他内心深处蔓延出来。

 

贺玄一怔,目光隐忍地看着他。他的内心告诉他,若是应了他那些话——可真的得万劫不复了。

 

可他看着师青玄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最终还是压抑不住自己上前去从背后紧紧抱着师青玄,不肯松开。他比师青玄略高了些,这样子搂在怀里,只能感觉到师青玄更为孱弱,浑身上下仿佛没什么力气,谁又能想到这是一位厮杀了十五年出来的绝境鬼王?

 

贺玄搂着他,心底渗出更多的不忍,心道:“管他什么万劫不复,这个人想要什么,我便都给他——只要……他要!”

 

“我若不把你放心上,早该消散了——别多想。”贺玄的声音在师青玄的耳畔回档着,更增添了几分暧昧,他们两人的衣角随着突如其来的拥抱而互相纠缠着——却在最后分开了。

 

师青玄闭上眼眸,心底间涌入了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感受,先是知道自己被人惦记着的喜悦,又想起他们两个人的处境,那心中好不容易升起的几分惊喜,竟也在瞬间被碾得粉碎。

 

师青玄缓缓抬起手,握着贺玄紧紧搂着他的手,享受着贺玄身上常有的那股可以使他安心的清香。他叹了口气,答道:“贺兄这般搂着我,我倒要真的放不下了,我也不想放下——”

 

“可是……没有如果。我就是师青玄——害得你全家人横死的师青玄。你也是贺玄——杀了我哥的……贺玄。”

 

贺玄闻言身体一僵,随即便松开师青玄,不冷不热地答道:“——你既然知道这些,还是把你那些话藏在心里的好。说出来,于你我,都不是什么好事。”

 

师青玄一时有些不适合身后没了可以依靠的人,他转过身来,抬头对上贺玄仍旧毫无波澜的眼眸,笑道:“我也不打算说。一开始我不还是狠了心什么都不想告诉你?我也不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可是看着你那副很想知道,却不忍心来问我的模样,我也不好受……”似乎是察觉到贺玄恶狠狠地看了他一眼的缘故,师青玄赶紧噤声。

 

“你就给我一会会的时间——好不好?假如现在的我不是师青玄,我可以对你说所有的话,把我所有的情绪,藏在心里的事情,把我藏了几百年的龌龊心思全部告诉你……?就过了这一段话的时间,我还是那个绝境鬼王——那个早已身死,心里除了愧疚,只剩下复仇的绝境鬼王。”师青玄的眼中有波光流转,他紧紧盯着贺玄看,也不等贺玄回答,像是望了他一眼那深邃的黑眸,便已经知道那人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他紧紧地抱着贺玄,连一刻都不想松开。将自己的头靠在那人的肩上,放缓了声音笑道:“我……不想提起在绝域里那十五年痛苦不堪的生活,过得也挺单调,只不过就是拼杀,再被从头到尾地折磨一遍——整整被折磨了十五年,在我身上、心上刻了无数条伤痕,给予了我法力再将我送出来——太痛苦,太绝望,我也不想提及。”

 

“我这些话都不打算对别人说,可是我看到你,那心里的心思便会止不住的往外跑,想要把我受到的所有痛苦,想把我生命中有趣的、乏味的、开心的或者是伤心的所有事情,全部告诉你……我上次说的话都是假的,什么叫我曾经欢喜过你??我陷在你这个人里面不知道几百年,越陷越深,便再也出不来了——”

 

 

“我欢喜你,却又不得不远离你,可只要看你一眼却又控制不住自己想要靠近你——”

 

“这些话,我在幽冥水府待了一个月,看见你一眼都控制不住想要告诉你。说来可笑,原本是风师的我,可以把这些心思藏在心里不说出来。可现在的我,明明能把所有心思藏起来不告诉别人,可是唯独对你,却完全隐藏不了——所以我在你身边,想要把亏欠你的东西还给你的同时,也想要满足一些我自己的小私欲。原本下定决心,复完仇,便消散世间。可只不过是看了你一眼,我便不想离开了——”

 

“我想死,因为你。我不想死,也因为你。”师青玄闭上眸子,说这句话时甚至有些想笑,原本应该是上天与他开的一个天大的笑话,可这时他却好似不放在心上,甚至因为在那人怀里心底里还滋生了些许满足感。

 

“我真的变了——一紧张便会手足无措开始跟着你瞎说什么、笑起来的师青玄不见了。现在我跟你说这些话,同样很紧张,可却再也做不到可以不顾一切地笑着做那么多事情了。”

 

师青玄顿了顿,刻意凑在贺玄耳边,轻笑了一声,压着声音说了一句:“这样的我——你还会喜欢吗?嗯,现在你不是贺玄,我也不是师青玄,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事情,你可以不顾一切地回答我——”

 

贺玄听着师青玄的话原本便觉得自己同样压抑了几百年,不肯被他承认的心思,被师青玄这么几句话给勾了起来。他同样紧紧搂着师青玄,借着幽幽月色,望着窗外那开的烂漫的桃花,一时有些啼笑皆非,心中想道:这么几句话,怎么可能会说完便忘却?

 

师青玄只不过还是放心不过,对着身边经历的所有事情都存了一份疑心,想要听他亲口说出他想要听见的话罢了。

 

“不管是以前,现在,还是以后,再也不会碰到这样的人让我去喜欢了。我放在心尖上的人是你——不论你变成什么样,都不会改变。”

 

贺玄心中有些无奈,他一时不懂师青玄这一席话的目的,说了这些话,还有谁会再放开手去?贺玄能关心的人、关心他的人只剩下了师青玄;同样,师青玄能关心的、关心他的人也只剩下了贺玄。

 

“……你这些话,让我怎么放手?”贺玄啼笑皆非地继而说道。

 

师青玄却像是一下子不好意思,一时间脸颊都涨得有些微红。他惊慌的推开了贺玄,离开了能让他安心的怀抱,他眼神闪闪避避地不看向贺玄,说道:“我……我先出去透透气……别来找我!!哈哈哈哈哈哈哈没事没事没事,我没事——我我我我我我我,我也不想的……我好像更加,离不开你了……”

 

师青玄望了眼窗外,毫不犹豫地从窗口跳了下去,似乎是害怕贺玄追上来,他心底一阵慌乱,一连跳了几次,也不知道逃去了什么地方。

 

贺玄有些无奈地看着师青玄逃走的背影,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他回头一看便看见被师青玄落下的流光剑,说起这把流光剑无论何时都待他亲切地很。按理说,这剑极富灵性,应该早就认了师青玄为主,给他使用时,应该不会有那么顺利。可是他使用时却与使用他自己的法器时别无二致。想必也是师青玄对此做了些什么多余的事情。

 

贺玄望着此时已经空落落的床铺愣了愣,脑海中又浮现了师青玄坐在他边上对他说的话。那话在他心头萦绕不去,在他孤寂的心境中带来了阵阵暖风,引得他的心底升起了些许莫名的期待。果然,师青玄这个人,不论在什么时候,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贺玄脑海中又浮现了些与此刻的温情不同的回忆,他不知不觉的握紧了拳头,一时也更加纠结起究竟该怎么样对待师青玄,若他真的能像师青玄所说的那般,能将他说的那些话第二天忘却,那么他在复完仇的那一刻,也该消散了。

 

贺玄一时纠结,他估摸着时间,这个时候那位绝境鬼王应该还未歇下,心想着那人应该会多给他一些帮助,恰巧自己也解决了青州这边的事情,便决定与那人通灵稍微交谈片刻。

 

谁知贺玄一句话还没说,便听见花城对着他冷笑一声,显然是心情极差:“你们都那么喜欢大晚上扰人清闲?”

 

贺玄心底一时诧异,一下子便也明白了什么,“……他来找谢怜了?”

 

“你废话少说!”

 

“……没什么,就只是青州的事情解决了……你们继续吧。”贺玄想了想,觉得这个时候打扰再花城显然是个不明智的选择。

 

谁知这时他却听见花城的声音更加冷了些,“哥哥跟你那位现在聊得可尽兴!我怎么继续?你直接说吧,你跟师青玄怎么了?”

 

“……该说的都说了。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一个月前我跟你说这些,你可是一句话都不承认?怎么?你之前忍了几百年,离开你视线十五年,再出现在你眼前一个月,你就控制不了自己了?”花城冷笑一声,压下了满心不快,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仍旧用以前的方法对待他最好,你再多想最终也只可能会选择离开他——你倒不如简单明了,你失去了那么多东西,现在身边还剩下什么了?追求你心里最想要的东西,不要顾忌那么多。”

 

“我就再说最后一句,该怎么选择看你自己。以后别再晚上打扰我们就是!”

 

“你心底里……复完仇仍旧不肯消散的原因是什么?”


________________

好了  这大概就是一直扯得24_(:з」∠)_

然后我再来分析一下我文里的感情线!

首先我觉得现在大家都可以看出来  几百年前他们两个就是双向暗恋。然后我也并不认为青玄会去恨贺玄,应该是一种特别纠结复杂的情绪,原著里贺玄给扇子的时候,青玄就是呆愣住,等到用完风师扇想要找他说什么的时候,贺玄就已经走了。


然后我就觉得那这个几百年的感情那种暗恋还是不会变的  只是因为中间隔了太多东西所以师青玄也清楚,他是不能和贺玄走的太近的。所以我让他一出场,说实话青玄真的没有变太多——在贺玄面前。


但是那个时候 决定远离贺玄的他,当然会给贺玄一种他变了,他现在整个人都是喜怒无常看不透他究竟在想什么的感觉。


我觉得贺玄对于师青玄来说就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就说现在,师青玄是真的没有什么活下去的理由,贺玄也没有。两个人身边都没什么可以去关心 或者说去关心他们的人。但是他们两个对于对方就是一个例外。


我的设定贺玄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喜欢上师青玄了,其实青玄也没做错什么,他一开始就完全不知道这一件事,直到了最后告诉他 师无渡做了这么一件事情。所以贺玄去报仇很正常,显然他自己也清楚,但是师无渡是他的哥哥,从小和他相依为命最照顾他的人了。他最后选择师无渡我觉得也很正常不过了。   所以我觉得,贺玄等到后来冷静下来之后肯定也会想到这一点,所以他会比较关照师青玄,就是喊人去看看他,最后自己不放心,连自己也会过去看看他。


所以贺玄在复完仇之后还没有消散,毕竟心底里还有个牵挂着的人。但是师青玄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死了,等了他十五年终于回来了,我觉得那十五年他想的东西肯定更多,所以十五年后师青玄回来,他的态度肯定会改变。


毕竟仔细一想,等师青玄一出事,他留在世上也没什么理由了。


然而青玄对于贺玄的情感一直就被藏得很好  直到现在。现在的青玄身边真的没有什么人,就像上一章说的,关心他的没有,他关心的人也没有。但是有一个他关心却不想要承认的人   就是贺玄。


在的师青玄身边只有贺玄,贺玄的身边同样也只剩下师青玄。是师青玄将贺玄从深渊中拉出来,现在唯一能将师青玄拉出来的,显然是那位让他无限纠结的贺玄


其实我自己文里我相当于给了他们一个选择题。给贺玄了两个选项

A复仇完没什么留恋就这样消散

B就是因为别的什么  当然因为设定,我也不知道原著是为什么,但是在我的文里他就是因为师青玄,而活下来

所以他选了B

那么他又有一个选择

a就是追求目前自己心底之中最想要的东西,就是好好地活下去,和师青玄一起。

b就是因为过去无法释怀永远欺骗自己,告诉他师青玄和他没有什么,然后继续抑制不住自己关照着师青玄,但是又不想让那个人知道。


然后再关于青玄  我也给了他选择题。


我就说他回来他选择了和贺玄住在一起,毕竟能节省很多事,包括本来就有几件疑心的事情他要观察观察贺玄。但是我同样也觉得,在青玄看到贺玄在自己回到世界上之后就来给自己拿来了一把完整的风师扇,那个时候他可能就已经移不开眼睛了。


所以他后来的选择题也很明显  而且他也知道贺玄对自己的感情。

A复仇完去死

B当然就是不去死,不消散,接受他对于贺玄的感情。


感情应该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东西,不能这么简单的用个选择题说完  我这么说也就是想表达一个他们感情变化的一个趋势。不过现在也只是表达一下两个人的情感_(:з」∠)_等到文结尾才能安安心心在一起


先说到这。

风师扇大概就是一篇双向暗恋然后又互相救赎 想要远离却又不自觉的被吸引的文_(:з」∠)_


连更了三天!!!加起来都一万字了!!!

所以我要休息四天!!

没错!!_(:з」∠)_我是咸鱼_(:з」∠)_我很低产的

评论 ( 13 )
热度 ( 176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