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二十二)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二十二。


贺玄早已发现师青玄踉踉跄跄的,站不稳身子,仿佛下一刻就要倒在地上。他也没有犹豫,也没有多想,便走到师青玄身旁要将他抱起来。


师青玄果然没什么重量,他们两人的身高差不了多少,这样横抱起来只觉得有些奇怪。由于没有事先准备好,也不能用缩地千里直接把他送回去。他也只能先这样,将师青玄先带到个附近的客栈内休息。

  

显然是因为师青玄的法力所剩无几,引得他整个人格外虚弱,软趴趴地瘫在贺玄身上。贺玄倒也不在意,他原本想要先给师青玄送些法力,只不过现在他这样抱着师青玄,也不方便给他送法力,便也只能将这件事搁在一旁。


流光剑掉到地上,贺玄向前看去这才发觉南柯到现在,仍未离去。尽管她能轻而易举地穿过这束灵,没有任何办法伤害师青玄,但是贺玄总觉得她跟着师青玄目的不单纯。


他看着睁大着眼睛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们的南柯,不知为何他脑海中却是浮现了他小妹的模样。贺玄眸光一暗,抱着师青玄的手不由自主地紧了些,他尽量放缓了他的声音,不去吓到那小姑娘,“你先在这等着,不要乱走,我先把他送到附近的客栈。”


南柯也只是点了点头,不敢出声,乖巧的待在原地也不敢随意走动。


贺玄带师青玄去了家附近的客栈,然而贺玄通常出行也不会拿多少钱,何况贺玄并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一下子,他便愣在了那客栈门口。而他怀里还抱着个昏迷不醒的人,虽说师青玄此时法力所剩无几,可是他身上倒是没有多少伤,且穿的也是一副世家公子的模样,别人见了很容易便会误会什么。


或许是因为贺玄这个样子实在太引人注目,那掌柜也因此多看了贺玄几眼,以及在他怀里的人。掌柜有些诧异地再瞥了几眼贺玄,嘴里嘟囔了句,“小公子怎么还是晕着被人抱回来的...?”


贺玄也没再犹豫,当务之急还是得让师青玄好好躺下。他走向前去,或许是因为自己身上的钱不够的缘故,他的语气缓和了些许,“还有上房吗?”

 

掌柜抬眼又看了几眼贺玄,发现这两人的脸色都格外的苍白,猜想着大抵他们刚刚经历了场恶战,他便提醒道:“昨夜这位小公子的两间房还没退呢。”


贺玄一愣,也庆幸着凑巧,便赶忙听了那掌柜的话将师青玄带去他房中,小心翼翼地将他放在床上。他看着正躺在床上毫无防备,安心入睡的师青玄许久,他目光中带着些许不忍,先给这房间设下个结界,便赶忙去接南柯过来,走时他还叮嘱了那掌柜两句,“不要打扰他。”



等到贺玄回来时,南柯仍旧乖巧地待在原地等着他。贺玄缓步走近她,为了不吓到那大抵只有九、十岁的小姑娘,语气也尽量放得柔和了些:“你……为什么跟着我们?”


“我只是想跟着青玄哥哥……”南柯低垂着头,仍旧小声地开口答道。


贺玄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不冷不热地答道:“跟着我们没有好处。你只会不断的陷入危险,你不想看你青玄哥哥因为要照顾你,而像刚才那样虚弱吧?”


南柯愣了愣,一双眸子噙着泪水有些难过地看着贺玄,她犹豫了片刻,最终有些艰难地开口答道:“那……能不能等青玄哥哥醒过来后一天,我再走?”


“可以。”贺玄将视线瞥开,淡然回应道,看着南柯,他总是有种看到自己小妹的错觉。似乎是察觉到了南柯与自己一点都不亲近,甚至有些害怕自己,贺玄有些无奈地蹲下身来揉了揉南柯的头,也像是他以往柔着声音,拉起他小妹的手,对着她说得那般,“那我们走吧?”


但是南柯待在贺玄身边一句话都不敢说,这点与他的小妹不同,他小妹在无事之时便会像往日里的师青玄那般,与他随意地说些生活中鸡毛蒜皮的小事。只不过,那是在日子过得安稳的时候,后来他遭人陷害入了狱,又时常被人欺侮,他小妹也渐渐地不会再同他那么多话,更多的则是无声的包容理解。或许是因为懂得他的痛苦,也或许是因为吃尽苦头后,却没有得来一点甘甜而变得少言寡语起来。


然而这一切都归因于师青玄。


师青玄想要补偿他,但又能补偿什么呢?就好比在木板上钉些钉子,那些被打穿的洞,那对木板造成的伤害,是将钉子抽出来都不会消失。原本是应该远离师青玄,可是他仿佛又渐渐地走入有关师青玄的圈内,再走不出来了。


或许是感觉到牵着自己的人的情绪不对,南柯有些担心的望着贺玄,突然开口问道,“贺哥哥...你是在担心青玄哥哥吗?”


贺玄一怔,一时不知道自己应该回应些什么,但是他纠结的事情总是与师青玄相关。如果,师青玄不是师青玄,那一切似乎都会变得顺利起来。不会有那么多犹豫,不会有那么多顾忌,也不会有那么多不情愿。


“是。”


“放心啦...青玄哥哥肯定会没事的!”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在他耳旁回荡着,她嘴角上扬,连眉目间都染上了笑意,安慰着贺玄。


“嗯。我们到了。”


南柯这才发现这就是昨日师青玄带她住进来的客栈,或许是因为感觉到了自己身旁那人原来也快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冷漠,这时她有些惊奇地开口说道:“这是昨日青玄哥哥带我住的客栈,真巧!”


因为当务之急是给师青玄寻个休息的地方,他也没有特地跑到繁华的城中而是找了家四周环境幽静雅致的小客栈先住下。这小客栈四周恰巧也种了桃花,贺玄离得远都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桃花香。或许因为在北方的缘故,五月份时桃花依旧开得娇艳欲滴,不像皇城那处的桃花因为过了花期而凋零。


想必师青玄来到这里的原因,也会有在皇城那与这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桃花林。


而这时正值午后,也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贺玄的手上还是冰凉凉的完全不受烈日的影响,而南柯却觉得有些闷热。想起南柯大抵还没吃饭的缘故,贺玄将自己出行拿的为数不多的钱去给南柯买些中饭吃。


他原本想让南柯待在另一间客房先休息会,他得给师青玄送些法力,结果没有想到南柯倒毫不犹豫地直接让他和师青玄住在一个房间里,让他好好照顾他。贺玄倒是无所谓,只不过南柯既然这么要求了,他也的确不太放心师青玄,那便也同意了。


等到南柯吃完东西,他走进屋子的时候,师青玄仍旧还在沉睡,显然他睡的安稳,眉目间伴有的锐利之气已然消失,只剩下些笑意,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好事。


贺玄心里滋生了些许无奈,他走近师青玄,在床铺上坐下,他小心翼翼地也不想发出些大声响吵醒师青玄,师青玄也是好不容易才能好生休息一趟。


他复杂地看着那躺在床上睡得正舒适的师青玄,心底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总觉得他一看向师青玄,原本有条不紊的思路都会像团浆糊似的黏在一块,他对于师青玄也着实无奈纠结——


他抓住师青玄的手,似乎是害怕他下一刻消失似的紧紧地攥着他,他合上眼眸不再去多想,便一心一意地给师青玄将法力送去。


他这才发现师青玄的法力恢复得快,只不过一会会时间,他竟然已经恢复了一成法力……或许也是因为在绝域中的十五年间,不允许他做的任何事情有多少延误吧,兴许这一刻他慢了几步,下一刻他便已经魂飞魄散——显然这就是导致师青玄无法好好入睡的原因之一。


他目光隐忍地盯着紧闭着双眸的师青玄,师青玄显然是感觉到有法力在向自己传来,他便毫不犹豫地用左手抓住了贺玄抓住他的手不松开。贺玄察觉到师青玄这个举动,他心底里也没有滋生出多少不情愿,便也这般默许着师青玄此刻的这番作为。


他这会才发现师青玄的睡觉时似乎都是格外小心,不敢乱动,想必也是在绝域那十五年的原因。


一阵微风夹杂着屋外浓厚的桃花香味从窗外来到屋内,贺玄将视线移到窗外,从这个角度似乎也是欣赏这片桃林的最佳地点。他担心师青玄着凉,刚想起身去关窗结果却被师青玄紧紧地攥着不松开。贺玄一怔,有些无奈的看着似乎因为他想要离去而微皱着眉头的师青玄,只能用法术将那窗关上。


或许是因为师青玄正紧紧攥着他的手,他也不必担心师青玄又跑去什么别的地方的缘故,他的思绪开始飘向远方,渐渐地模糊起来——模糊得他也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事。



师青玄醒来时在深夜,他难得安心睡了一场,这一下醒来甚至有些恍惚。刚刚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他与贺玄紧紧相握的手,师青玄一怔,抬头望去才发现贺玄就这样靠在床上浅眠着,只怕是他一有什么动静就会醒来。


月光透过窗户倾洒在他们两人的身上,带来了些许的凉意,冲淡了几分贺玄脸上常有的阴郁之气。师青玄忽然笑了笑,嘴角上扬,心底里滋生出几分满足来。


师青玄小心地松开贺玄的手,不想惊动到他。小心之余,他还嫌着深夜无事做稍稍比对了几番他们两人的手。贺玄的手略微比他大了些,骨节分明,手指修长,很是好看。而师青玄由于用了十五年的剑,手上难免起了茧子,可是却也不会影响什么美感。


师青玄坐直了身子,再抬眸看去时便对上了贺玄深邃的黑眸,师青玄一怔,心底下一时觉得窘迫,一下子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了什么,便一下子慌了手脚,一声不吭地看着贺玄。


“好多了?”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嗯。”


贺玄视线并没有移开他,师青玄一下子被那双眼睛盯得更加慌乱,仿佛自己所有掩藏了的情绪都被那双黑摄去。“下次别硬撑了……你可以,告诉我。”


“好…贺兄你,在我睡着的时候没干什么吧?”师青玄有些受不住的瞥开了眼睛,再这么看下去,他怕是得把自己所有东西全告诉了贺玄。他原本只是无心问了这么一句话,谁知贺玄却同样移开了视线,答道:“没有。”


师青玄有些诧异地看了几眼贺玄,站起身子没有回应贺玄,他在屋子里随意走动了几回这才发现这恰巧是他昨日待的房间,他一时觉得凑巧。回过头去看着仍旧坐在床边的贺玄笑道:“真巧?贺兄也来了这家客栈啊……我们果然……”


师青玄说到这,恰巧看见了桌上摆着的完美无缺的、除了那黑白渐变色的流苏外,与他往日的那柄别无二致的风师扇,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情不自禁地问了句不该问的话,“我哥的那把坏了的水师扇…你放哪了?”


果然不出意外,贺玄的脸色一沉,冷哼一声,道:“他的东西,我留着做什么用?”


师青玄问出口时便觉得自己这个问题简直愚蠢至极,也不出他所料,那把水师扇果然也被贺玄扔了。师无渡送给他的东西,如今还在他身边的不多,师青玄想要拿到那把水师扇,也只不过是想要多一份念想,假装师无渡还在他身边罢了。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或许是一下子觉得这房间空气实在太过压抑,他将窗户推开,望向窗外开得正旺的桃花。他看着那桃花花瓣随着晚上微凉的风飘落在地上,垂下眼眸,低声道了句:“贺兄可莫要再拉着我的手了——我怕到时候,我便不舍得再松开了。”


贺玄闻言先是不答,看着此刻背对着他的师青玄愣了愣,随即还是以他一如既往的淡漠声音答道:“好。”


看来这风吹落的,不仅仅是花瓣了——


————————————

没错!!就是在这种情况下  下一章开始疯狂表露心意bu

好吧其实我觉得从这一章最后几句,特别是青玄的最后一句就已经开始了嘻嘻.jpg

明天就更23【。  不吊你们胃口【。

评论 ( 13 )
热度 ( 174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