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二十一)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二十一。

 

师青玄极快寻到了贺玄,只不过没想到南柯竟还待在结界中不肯离去,而这也引得被落在自己身后的“人”离贺玄他们越来越近。师青玄眉头一皱,心想着贺玄何时也变得如此犹豫起来。

 

他脚尖一点,跳到地上,远远地他听见南柯正和贺玄正说着什么,可不知是不是他心底烦躁的缘故,他听得并不清楚。他快步走近,将自己的语气尽量放得轻柔些,他蹲下身来,摸了摸南柯的头,说道:“南柯,听话。你先出去,你在这,我就得把心放你身上,还哪里有精力出去?”

 

南柯被他那一句话引得脸颊一红,她重重地点了点头,便轻而易举的从这个结界出去了,但她却不肯远离,一双眸子忧心忡忡地望着结界中。师青玄放松似的眯了眯眼睛,以南柯听不见的声音对着他身旁的人说道,“现在至少可以确定,她不是鬼了?你在这待得太久,现在我们得先担心担心这从四面八方冲着我们来的人了...”

 

师青玄倒是一点都不慌,他看了看没有法器的贺玄,将放在自己背后的流光抽出来给他。他叹了口气,语气中也带着贺玄未听过的轻柔,“你先用着吧...有法器总比没有好。”

 

耳边那群人跑来的步伐声越来越响,等再回过神来时,他们的身后早已站满了那些已经死去多时、毫无意识的“人”了。

 

师青玄一皱眉,他展开放在自己腰间的风师扇,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他开口说道:“我不清楚到底需要多少强度的结界才能抵过这束灵!你先替我挡着,等会它们大抵也不敢接近,我先试着!”

 

“可以。你——当心些。”贺玄原本便少言寡语,也极少会说出这些话,他已经是将近二十年没有同师青玄一同作战,这一时仿佛又回到从前,着实有些物是人非的感慨。而他也是格外习惯的对着师青玄说了句当心,看来有些习惯,果然是经过了多少年都不会改变。

 

师青玄听着他的话一怔,随即便笑了,师青玄显然是在绝域中受到了数不胜数的折磨,若是往日,师青玄定会紧张得跟他已经说了许多话。可这是师青玄却只是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他甚至是毫不紧张得调侃了句:“贺兄挡在我身前,需要当心的,似乎是贺兄吧?”

 

贺玄不说话,他只是挡在师青玄身前等着他起了结界,再将所有能靠近他的、会伤害他的“人”全部斩去。

 

师青玄并没有试很久,他很快便发现了这件事情的不可行性,他随手将一块石头放进他起的结界中,他原先用了七成的法力。可在等着束灵缩小的同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法力就像被那束灵吸走了,师青玄赶紧撤了法力,而这时他原本结界内的所有东西竟就在他法力撤走瞬间,被一阵烈火燃烧殆尽。

 

而同时自己的法力都像被抽走了些似的,同样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法力像被什么压制着。师青玄皱了皱眉头,嫌有些麻烦得“啧”了一声,挡在他前面的贺玄显然也是感觉到了在他身后师青玄的异样。

 

随后他便听见师青玄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不行。我们的法力都在被这束灵吸走,怪不得原本的那些鬼出不去...我们必须得快一些,再起个结界太麻烦了——我们还是用最简单最常见的,也是我之前用过的方法吧!”

 

“你...”贺玄关切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师青玄打断,“我刚刚估计了一下,这种法力又被压制着又在被那束灵吸收的情况下,我估计用完我剩余的法力可以勉强毁了这束灵...我刚刚起的结界,也亏我收的快...但这束灵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我的二成法力都吸走了...这束灵竟然比我之前碰到的还要强一些...这蛇妖可能用的不止止是一个束灵!”师青玄又没了声音,或许是因为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法力,还是在源源不断地被这束灵吸走,而这结界却越来越强。

 

他转了个身将绕在贺玄身周的“人”全部踢开,随即拿走贺玄手中的流光,又将自己的风师扇换给他。他的手总是有意无意的蹭过贺玄冰凉的手,像是在这温度极高的结界内给自己寻求些慰藉。他低声笑了笑,若是往常他的确会手足无措地跟贺玄不知道扯起些别的事,只是这一下子他便说不出什么话来,甚至没有一点紧张。

 

不过原本他便是个亡命之徒,自然是没什么可以再去害怕的了。

 

“贺兄,若是我剩下这八成法力不够出去,你可得接下来。所以,你现在还是先护好我,流光一下子受不起我的那么多法力。”他对着面前的人笑了笑,解释道。

 

“嗯。你若是觉得乏力,便喊我。”贺玄来不及去询问师青玄究竟是什么时候被困在这束灵之中,想必也是他为鬼之时,那么答案也显而易见了——

 

师青玄是想回应他一声,便转过身去再看了一眼贺玄。这才发现,没想到贺玄完全没有用风师扇起风的打算,和以往的谢怜一样,他只是把风师扇合起来,当做锐器在用。师青玄一时觉得气极又觉得好笑,“你回去得给我擦干净!!”

 

师青玄回过身来,望着仍旧待在他们面前,却又格外害怕这幅场景的南柯。他叹了口气,示意着南柯离得略微远一些,南柯也一声不吭乖乖地照做了。他也不再犹豫,被贺玄拿在手中片刻的流光剑柄中,还残余着些许温度。师青玄先尝试着注入些许法力劈向这结界,在他意料之中,自己的一部分法力也果真被这束灵吸走,只不过也确实有剩下的对这结界造成了伤害。

 

师青玄不清楚流光究竟能承受他的多少法力,他用了十五年流光,倒也没有像这样使用过流光。师青玄不知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他心底里却还是没有一点害怕,他一时也觉得奇怪,那他刚刚来找贺玄时,害怕的究竟是什么?他着实想不通透也不想再去纠结这个问题。

 

而随着流光剑身周的剑气越发凌厉起来,且或许因为法力过多,流光剑身都跟着颤动似乎是在提醒着师青玄什么。师青玄的眸光一时变得凌厉起来,挂在嘴角的笑容也逐渐消失,面色凝重,他特地挑了处这结界略微薄弱些许的地方,毫不犹豫地一劈而下!

 

那道剑气与那结界的碰撞使得师青玄往后退了两步,身周忽然起了阵尘土使得师青玄一时有些看不清那结界,但他也感觉到了这结界似乎变得弱了些,压制着自己法力的那股力量似乎也因此受到了重创。师青玄没有犹豫,他清楚自己并没有时间去犹豫,他赶忙再将三成法力灌入流光中,抓紧着时机再朝着那处劈了一剑。

 

那一时整个结界似乎都颤了颤,短时间内师青玄的法力耗损得太大,使师青玄一时有些昏昏沉沉地,况且因为用的法力着实太多,也太强,以自己为中心的几里都没有什么东西能靠近。

 

贺玄显然是察觉到了这一点,也停止了与那些人的缠斗。他耗损的法力不多,尽管被束灵抽去了一部分,也绝对没有像师青玄那般大把大把地流失,因而他轻而易举地便走进了师青玄身周。他察觉到自己身旁那人的身子一时有些摇摇欲坠,且他身上的法力已经耗损了许多,他刚刚想做些什么,似乎就被师青玄察觉到了。

 

“别动,马上就好了...”师青玄的声音有些嘶哑,显然有些疲惫。话音刚落,他便已将那最后一剑劈出去。只见刹那间整个结界像是受到了致命一击,而那结界周围的温度也急剧升高,那结界壁上开始泛红,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缝。而他们两人便在这时感觉到了压抑着自己法力的那股力量渐渐开始减弱,师青玄显然已经站不直身子,他的法力在短时间内像是一下子被抽光了,他的脚略微的有些颤抖,他也不想给贺玄增添些负担,只是用流光剑尖抵着地支撑着自己的身子。

 

贺玄担心刚才师青玄那一击仍旧不够,他皱着眉头看着自己身旁那原本骨瘦如柴的身影,似乎在此刻更为消瘦,师青玄的脸色也格外的苍白,仿佛下一个就要倒在地上。他一时有些着急,也不知是在担心些什么,他赶忙掐了个诀朝着那已经不堪一击的结界丢去,那一道道细小的裂缝也在顷刻间越变越大,那股炙热之感似乎也在顷刻间忽然消失了,而那结界似乎也跟随着那透过裂缝中的轻风消逝而去。

 

而也就在那一刻,他们身旁不敢接近他们的“人”也顺着这风消散在天地间。而或许是亲眼见到眼前的结界被破开,师青玄也变得安心了些许,只不过他眼前的景物也越发越模糊,意识也越发越不清晰,自己身上的力气仿佛也随着风流逝。

 

或许是因为已经出了绝域,也或许是因为自己身旁站着的贺玄,师青玄也不再硬撑着,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去跟贺玄说什么。但在他迷迷糊糊快要昏过去时,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倒在地上时的疼痛感,他只隐隐约约记得自己落入了别人的怀里。那人身上带着能让他安心的清香,不用猜想也知道那人究竟是谁,师青玄的像是更为安心了些,靠在那人肩头,任由着自己的意识飘到远处。

 

他也终于能好好休息一场了。这是他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或许是因为在贺玄怀里的缘故,师青玄睡的格外安稳,甚至没有做梦,更不会在梦中见到他那十五年中见到的一切。


——————————

好了总算是晕了bu

接下来几章要开始高能了bu

表露心意了要bu

两个人一起的那种bu

但是然并卵只有到结尾两个人才能毫无芥蒂(。)

关于他们两个感情的事情我觉得我前十二章写的很清楚了...(。)

等到23表白的时候我会稍微仔细讲一讲嘻嘻(。)

评论 ( 20 )
热度 ( 180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