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十九)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十九。

 

师青玄到达青州的时候正值午后,相隔数百里便可以望见那村庄中弥漫着的妖气,那浓厚妖气笼罩在整个村庄上,密不透风得让人近乎无法呼吸。那妖气对于师青玄来说熟悉极了,那些蛇妖将师青玄推入绝域之时,那带着血腥绝望气味的妖气让师青玄隔了十五年都不会忘却。

 

师青玄此时冷笑一声,阴鸷的眼神取代了以往那清澈的眸光,他紧紧攥着风师扇,目光如炬地盯着那浓厚的妖气处。

 

 

这村庄突如其来的瘟疫必然与那蛇妖有关,那股浓厚的妖气便已经说明了一切。此刻的村庄与四月天的其余地方的风光截然不同,它已经被活生生用刀子刻成了副别的模样。

 

这村庄此时毫无生气,街上四处躺着大抵是中了什么法咒昏过去的人,师青玄一路走来都没见到一个活人。而对于这地方如此惨淡的一切,朝廷居然置之不理,甚至放弃、隔离起了这个村庄,也着实可悲。师青玄进入这里时便发现,这里被人起了结界,只许进,不许出。不过这种结界对于绝境鬼王自然如入无人之境。

 

师青玄心中升起些同情,他一连看了几个躺在地上的人才发现这些人身上也染着妖气,尤其是喉间最为浓厚,七窍流血、身上甚至起了些红斑……兴许是吃的东西出了些问题;那些人早已没了呼吸,大抵是死透了。

  

这里的味道透露着绝望以及无法忽略的黏稠血腥气,师青玄眉头一皱,顿时身周觉得这一切显得有些许不真实。这一切都是那蛇妖导致的,师青玄恨恨地望向远处一片倒下的人,心中一时有些无力。

 

不管是为人为神还是为鬼时,他都希望人间能有个和平安稳。

 

显然他并没有做到这一点,师青玄忽然想起贺玄曾问过是否恨过这些鬼,他曾回答害怕也恨。而他现在缺少了害怕,唯独只剩下恨这些罔顾人伦的鬼罢了——他果然是变了。

  

  

师青玄正奇怪着为何传闻中青州的人中了这瘟疫后还会起身攻击他人,可他来时这地方一片寂静,以他此刻的法力,整个城中有什么风吹草动,他明明都会发现……

 

这时他便突然听见远方传来的急促脚步声,以及焦急的呼救声,而自己身后躺倒的所有人竟在此时全部缓缓的站了起来,那妖气也在此时弥漫了全身……那些人原是眼睛无神地盯着前方,而在看到自己眼前存在的一个异类时,眼神便忽然变得凶狠起来——

 

师青玄近乎是在一瞬间感觉到自己身上聚集了至少几十人凶狠的目光。这种情形他在绝域也不知经历了几千百遍,他丝毫不慌张。但他压根不想伤害这些无辜的人,尽管这些人早已死去,现在顶多只能称得上是那蛇妖的傀儡。

 

师青玄轻叹一声,他一跃而起跳到个较高的屋顶上,为了能找到个较为安全的地方。这些人已经死去,再怎么样也已经无济于事,任由他们这样下去也只能导致更多的悲剧。

 

师青玄目光中带着些许不忍,因为还需要寻找那幸存者的缘故,他快速展开风师扇,朝着地面正扇三下,再反扇三下,也恰如他从前那般完成了所有动作后喊了声:“风来——”

 

师青玄这次起的风不能说是异常急猛,那风拂过脸颊还带来了些许冰凉的舒适之感,只不过对于那些人来却有着些许不同。那风可以唤醒他们心底那些最美好的回忆,再引导着他们走向死亡——

 

师青玄将视线移开,他眉头紧锁,顺着那呼救声寻去,这才发现这地方完全没有了活物。一时师青玄心中升起些疑惑,这样的情况下,到底是为什么还会有一个人存活着...?

 

 

因为催动了法力的缘故,师青玄极快寻到了那人,那是位穿着破烂红衣的小姑娘,她脸上带着惊恐地时不时望向身后追赶着她的一群人,她嘴里不停地叫唤着什么,声音颤抖,显然是害怕极了。她看起来孱弱,消瘦得皮包骨头,浑身上下看起来都没些力气,她脚底下趄趄趔趔,仿佛下一刻就要倒地。

 

师青玄眸光一沉,他的确没在那小姑娘上察觉到任何一丝法力、妖力,但是那小姑娘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师青玄心里疑惑,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一点滞留,他赶紧起了风,并将那小姑娘带上屋顶。

 

那小姑娘显然畏畏缩缩地,见到了他便赶紧往后退了几步,眼中的警惕让师青玄一怔,他猜想着大抵是在这受了许多苦。师青玄笑了笑,动作轻柔地将那小姑娘搂在怀里,再小心翼翼地安抚着她。过了片刻,师青玄将声音放得格外和缓,他说道:“好啦,不用害怕了,你不会出事了......”

 

那小姑娘显然是察觉到了师青玄并没有恶意,她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般紧紧地攥着师青玄的衣袖,有些慌乱地点点头。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吧?嗯?”师青玄眼中含笑,身周再没有了刚才杀邪祟时的戾气。

 

那小姑娘显然依旧还是害怕极了,半晌,她小声答道,“南...南柯.....”

 

师青玄闻言一怔,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心想道:怎么会有人给孩子取这种名字。他明面上倒是没有任何反应,他脸上笑意更甚,说道,“很好听的名字,我叫师青玄,你喊我哥哥就行——现在跟我走,愿意吗?”

 

南柯闻言便一下子激动得快哭出来,只见她一连点了好几个头,将师青玄的衣袖攥得更紧了些,一点都不想松开。

  

“好,但是南柯你得先告诉哥哥些事情,不方便告诉我的大可不说,可以吗?”

 

南柯一愣,显然是在犹豫些什么事情,但最终她还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这些人是不是会不定期活动?”师青玄注视着南柯,似乎是想要把这个有些可疑的小姑娘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我不知道...”南柯显然有些愧疚,她低着头,甚至有些不敢看向师青玄,像是在害怕师青玄不会带她离开这个地方。

 

“那你之前...都在哪了?”为了安抚那小姑娘,师青玄脸上依旧挂着笑,神情不变。

 

“在家里...爹爹娘亲让我好好呆在家里千万别出去...然后他们就没在回来过了...后来那些人突然闯进来追着我跑...后来...哥哥你就来了...哥哥,我爹娘还会回来吗......”小女孩稚嫩的声音染上了些悲戚,她对上师青玄的眼眸,眼眸深处的惊恐以及迷茫让师青玄一怔。

 

一时他嘴角的笑容便凝固了,像是有把利刃直勾勾地插在了他的心上。无疑,以往失去了兄长朋友的师青玄也是同样的迷茫惊慌。师青玄的眸光深沉了许多,嘴角的笑也逐渐消失,他压着声音,轻轻拍着南柯的背,说道:“放心。爱着我们的人...永远不会离开我们。他们会在你身边,一直看着你。所以得拿出最好的样子给他们看到,好吗?”

 

曾经的师青玄没有思考过这种问题,也没有想到这些,他只是因为失去一切而变得萎靡不振,虽然后来在乞讨过程中遇到了自己生命中他活下去的意义——那些关心珍爱他的人。但是他也的确没有放过自己,他做的那么多或许也只是想要赎罪,他欠贺玄的着实太多……那十五年里师青玄懂了许多,也明白他确实不能再这样颓废下去,既然有了活下去的意义,那就要变得足够强大去守护这份意义,而要偿还贺玄的,他同样也不会遗漏。

 

因此,师青玄并不希望南柯重蹈覆辙。

 

“好......”

 

“你先在这待着,我去...”师青玄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南柯着急的打断了,“不要!我....我害怕....。”南柯的手紧紧地攥着师青玄的衣裳,师青玄微皱着眉头,显然是有些犹豫。

 

良久,师青玄最终决定先带着南柯找家附近的客栈好生休息一个晚上,等到明日他再去仔细调查这蛇妖留下的半点蛛丝马迹,这蛇妖既然敢让这消息散播,想必早已做完了万全之策早已离开这地方。这时他去得早些还是晚些也没有什么区别。

 

夜里师青玄到了附近的城池中为南柯挑选了几件得体的衣裳,原本他是打算将南柯交给生活较阔绰却又无儿无女的人家,可谁知南柯知道了他的这个意向后就紧紧地抓着他,不肯松开,嘴里也一直嘟囔着她不要离开他。师青玄只觉得无奈,见着她那副可怜得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师青玄也只得先妥协了。

 

不知道为何,或许是因为南柯害怕而睡在师青玄身边的缘故,师青玄睡的也格外的安稳,以致于他一下子睡到了次日正午。他第二日醒来的时候显然有些迷迷糊糊的,大抵是因为十五年来第一次睡了个安稳觉,他的头隐隐约约地有些疼,头脑也略微有些不清醒。

 

而南柯早已醒来,正安安静静地坐在他面前,畏怯地一声也不敢出。师青玄看着那红衣小姑娘愣了愣,像是一下子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他揉了揉眉心,在脑中思索着自己究竟忘了什么,可最终还是无疾而终。师青玄不再多想,他对着乖巧地坐在他面前的南柯笑了笑,示意她不用害怕。

 

因为睡得很久,以致于比他计划的时间晚了许多。他赶紧收拾了收拾自己,再给南柯买了点饭吃,便急忙赶到青州。

   

正值正午的村中还是同样的乌云密布妖气弥漫,一进来只觉得这氛围压抑得快要喘不过气来,那浓厚的血腥味一时更浓,只不过这味道比起昨日更加令人作呕。这气味在绝域中格外常见,师青玄那十五年闻惯了,隔了几日再闻见倒也真的有了几分碰到旧友的感觉——令人诧异的是,原本他一进城便是满地尸体,谁知现在整地方空荡荡地什么也没有。

 

师青玄一皱眉,显然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有些警惕地看着这个原本出现得离奇的南柯。

 

南柯并没有注意到师青玄的神情变化,她只是紧紧地抓紧着他的手,不敢松开;她另一只手捂着鼻子,皱着眉头,显然是不喜欢这个味道。她眼里带着深深的惊恐,显然还是在害怕着什么。

 

师青玄随手给南柯身周起了个结界,以致她闻不到这地方的气味,他目光沉重地往前走去,这才发现前面有个非常熟悉的气息在与其他些什么东西缠斗,是贺玄。那么那些尸体消失的缘由,他也是明白了。师青玄皱眉,一时觉得不快,因为贺玄最终还是到了这来插手这件事,可是心底里还是有着说不出的惊喜。

 

他不知不觉的加快了步伐,他清楚以贺玄的实力这些东西不可能伤到他半分。尽管如此,他心底里还是有着担心。

 

没过多久师青玄便寻到了贺玄,那全城的“人”显然都在这个时候动了起来,而那时大抵只有贺玄在这城中移动而引起了它们的注意,它们全来攻击贺玄也不是不无道理。

 

贺玄手中执着剑,那剑有着蓝色剑穗,剑身雪白,四周还有着微亮的点点光晕——是流光剑。贺玄显然没有一丝乏力,出剑也是精准无误,而死去的那些人便因为流光的奇特功效化作点点光晕消逝而去。贺玄的衣袖随着风飘动着,他神情还是一如往常的阴郁,脸上还带着决绝,举手投足间没有半点犹豫。

 

师青玄拍了拍南柯的背,让她乖乖的转过身去不要回头看。师青玄也不再犹豫,拿出腰间的风师扇向前缓缓走去,因为害怕吓到南柯的缘故,他对贺玄通灵道:“贺兄!让开!”

 

“嗯。”

 

贺玄显然是懂得师青玄要做什么,他抬手解决了身周一圈的“人”便一跃而起站到师青玄身旁。师青玄也不再犹豫,用风师扇朝着那些“人”正扇三下,再反扇三下,“风来!”

 

贺玄并没有看向前面的场景,相反他紧紧盯着在他身旁施法的师青玄,往日里的记忆又翻卷而来,以往的师青玄,也是这般站在他身边,衣衫飘动着使用着这把风师扇——


————————————

啊今天一天都在看六爻(。)六爻实在太好看了!!!!!

一开始以为严争鸣比较受的只有我一个人吗(。)但是我看完了到现在还觉得程潜不太受啊???!!!!!

接下来大概就是打怪bu成了绝之后两个人不来一起打怪bu还有什么意义

打怪不受伤还有什么意义bu

受伤之后不做点什么还有什么意义bu

我好像透露了接下来的走向bu

然后关于南柯!你们可以大胆猜测bu

评论 ( 15 )
热度 ( 201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