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十八)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十八。


那日以后,师青玄还是一如既往地醒了之后便跑到人间去玩,出门之前倒也的确会告诉贺玄,只不过从来不说他究竟去了什么地方。也不会按时回来,或早或晚。贺玄也不会去询问这些东西,毕竟也与他无关。


师青玄似乎还特别喜欢跟他府上的小鬼们交谈。他往日从自己店铺回来时见到最多的场景,便是师青玄坐在一个较高的台阶上,手中执着风师扇,在与小鬼们笑着娓娓而谈。贺玄每次见到都会想起自己曾经与那人一同出祈愿时,那人也是这般执着风师扇与自己谈笑风生,现在也只不过是换了些人罢了。


他们两个便这样,尽管同住一个屋檐下,但是交流的次数屈指可数。原本的师青玄遇到些芝麻大的小事都会来找他诉说,现在的师青玄怕是遇到天大的事,也不愿找任何一人去诉说什么了。

 

贺玄自己都不清楚他让师青玄住下的原因,他原本并不想让师青玄住下,想要让这个令自己几度纠结的人淡出自己的生活,他也明白这个人不应该与他的生活有些许的相交。但或许只是因为师青玄提到了,也或许是贺玄终究还是放心不下那人,亦或是别的什么不为人知的想法,他最终还是鬼迷心窍般的答应了。


也着实是鬼迷心窍——师青玄现在也是鬼了。


贺玄也从来不会关注师青玄到底在说什么做什么,师青玄的一切都与他无关。贺玄总是这样提醒着自己。


而师青玄日日出去大抵是在查那蛇妖。

  

那天师青玄满身酒气的回来,原本脸色便苍白的毫无血色,那日他回来更添了几分憔悴。眼睛也略微的有些红肿,眸中透露着他内心的不快。他身周的法力场显然有些混乱,好似师青玄此刻如一团乱麻的心境。

   

师青玄眉头紧蹙地、也迷迷糊糊地进了他的房间。师青玄是喝醉了。


师青玄一进他房间,见到他那副模样贺玄便察觉到了。师青玄很自然的坐在他对面,后来似乎觉得还不够又特地走过来坐在他身旁,也不等贺玄询问什么,他就将头靠在了贺玄的肩上。


肩上忽然一沉的感觉让贺玄死寂的心仿佛又重新跳动起来,他心中一惊。此刻师青玄闭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睫毛微颤,浑身上下似乎也在微乎其微的颤动。


“别动,让我靠会……我,好累。”师青玄嘴里轻声道了句,声音的微弱也足以看出师青玄此时的疲惫。


贺玄原本也没有打算推开师青玄,只不过他已经几百年没有这样给人靠过,上一次这样已经是在他生前的事情了。这种被人所依靠的感觉着实让贺玄心中一阵恍惚。


师青玄的身上格外的香,那香味仿佛是要勾去贺玄的所有心思。原本师青玄身上就有这股清新的香味,更别说他现在身上混杂着醇厚的酒香味。师青玄显然是有什么心事。


“……因为那蛇妖?”贺玄低着声音,因为两个人凑的极其静的缘故,迷糊的师青玄将贺玄那话听的清清楚楚。不知为何,原本应该是冷冰冰的人却在师青玄触碰到他时,变得有些温暖起来——


或许是因为师青玄不太清醒,原本不会告诉贺玄的话竟在此刻毫不犹豫地说了出来。


“…差不多。查了数日,毫无头绪。寻着那些消息过去,到了之后他们又消失的无影无踪……然后今天,程伯……去了。”师青玄顿了顿,身上似乎颤得更厉害些,他忽然睁开了眸子,坐直了身子,甚至有些茫然无措地望着贺玄。房中微弱的烛光倾洒在师青玄脸颊上,师青玄的目光有些空洞,他望着贺玄挂在墙上的家人,师青玄的心里忽然又感觉到了一阵绞痛,仿佛是什么东西从自己心中抽离。


师青玄放缓了声音,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眼睛似乎更加红了些,“他一生无怨无悔,死后便也没有成鬼,最后的话便是让我好好活着……关心我的人……似乎都去了。”


贺玄闻言一怔,也懂得了师青玄为何会红着眼睛回来。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师青玄所谓的关心,他在生前体会过。后来这几百年来,唯独师青玄给予了他一种被人关心着的感觉。只不过这种感觉不会再回来,谁又不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处在这世间几百年无人相伴呢?


师青玄已经比他幸运许多,与他相比,他遇到很多人可以关心他,在他无趣时候陪伴他寻乐子,在他难过时候安慰调节他。而贺玄,自从死后唯独一个师青玄可以这样陪伴他, 最可笑的便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还与自己有着血海深仇。


“别多想,睡吧。”贺玄不等师青玄反驳,他站起身,小心地将师青玄横抱起来走向床铺,师青玄果然极轻,似乎一点重量都没有。搂在怀里也感觉不到一点负担。


刚想出声说什么的师青玄似乎是被贺玄的举动惊到了,他的脸颊一瞬间涨得有些红,头脑显然是不清醒极了,他靠在贺玄心口处,那寂静得没有任何声音的地方——


他忽然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你……不会走的对吧?”


贺玄将那人轻缓的放在床上,师青玄的话语似乎是触及到了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他一怔,原本不想回应的他此刻竟然点了点头。他也不后悔。或许对于现在的师青玄来说,这便是最大的慰藉了。



房间中一时寂静极了,唯独只有贺玄翻动书页的声音,贺玄对着师青玄坐着,时不时便会看上那人几眼,只见能人尽管紧闭着眸子,他的手却紧紧地抓着被子不肯松开。他眉头微蹙,显然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你,是不是不能好好入睡?”良久,贺玄望着躺在床上仍旧清醒着的师青玄关切地问道。


贺玄早已发现师青玄极少休息,每日似乎只能睡上一两个时辰,这也致使他原本苍白的脸颊变得更为憔悴消瘦。原本他以为师青玄只是急于复仇,可后来他才发现,师青玄似乎是因为心里有什么事情,根本无法安心入睡。再细细想来,或许只是因为那在绝域中的十五年。


师青玄一下子便没了声音,半晌,他闷闷地回应道,“……是。”


“因为你的十五年?”


师青玄的声音似乎是在顷刻间冷了下来,似乎此刻他的意识也清醒了些,“我不知道。”对于绝域的事情,师青玄向来闭口不谈。


贺玄对于师青玄这样的反应丝毫不见怪,他早已习惯这样已经可以称得上喜怒无常的师青玄。对着贺玄也是时而亲近,时而疏远。现在的师青玄心事太多——固然和以往不同。贺玄还没有想清楚,那话已经自己说出口来——“你日后……若无法入睡便来寻我。我会给你寻些方法。”

  

师青玄愣住了,一时说不出话来,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翻过身去不再看向贺玄,将头闷在枕头里低声地道了句,“我今日听闻北方青州那有个村子出了瘟疫,据说那染病死后,那些人便不知道被什么操控着开始去攻击其他人……我总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和那蛇妖有关系。我原本想……”


师青玄顿了顿,显然是现在的情绪不太稳定,他的身子轻颤着,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因为难过。他继而说道,“我原本想去看看,解决了那的事情就去那北海附近瞧瞧那蛇族……我可能,很久以后才会回来。”


“我不希望贺兄你跟着我去。这是我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


贺玄依旧没有把视线从师青玄身上移开,他蜷缩在床上,似乎不想被他发现什么而将视线移开不望向他——师青玄这样望过去更为瘦弱憔悴。半晌,贺玄道,“好。”





师青玄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去的,只记得自己在意识模糊期间,似乎被一双格外有力的手紧紧攥着。那双手带给他的安心感让他暂时能安稳入睡。而清晨等师青玄醒来的时候,贺玄还坐在椅子上对着他的账本。因为酒喝得太多刚刚醒来的缘故,师青玄此刻头还有些昏昏沉沉的,意识略微的有些不清醒。


他一下子坐起身上,一睁眼便望见贺玄正在对他坐着。师青玄愣了愣,显然是一下子想不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一瞬间像是被吓到了,抱紧了被子声音还有些颤抖,“贺兄??你来我房间干什么!我……”


“这是我房间。”贺玄淡然回应道,对眼前发生的事不以为意。


“?那是我……我有没有做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贺兄抱歉抱歉抱歉——!!我我我我……我会负责的……”


师青玄的碎碎念还没讲完便被黑着脸的贺玄打断,“你没有做什么。”


话音刚落,师青玄便舒了口气,一下子也放心了许多。贺玄一时间有些失神,似乎是不希望昨日愿意对他吐露些心事的师青玄,到了第二日就把这一切忘得一干二净。他心底纠结,最终还是问出了口,“昨天……你忘记了?”


师青玄此刻已经起身整理着自己的衣裳,他闻言手上的动作一怔,俨然又是一副成绝后归来冷漠的师青玄的模样。他嘴上继而挂着笑,似乎是在脑中搜寻着什么记忆。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扶了扶额,轻笑着说道,“酒后失言,贺兄别多想。哦对了,上回我醉后说的关于以前的我对贺兄的看法……贺兄可别放在心上。也都是从前的事了。不过我说的今日要出去的确是真的——”


“嗯。”贺玄低垂着眸,师青玄也看不清那人的神情,只是猜想着他大抵会有些不快,他微蹙着眉头,缓步走出门,关上门时还是耐不住性子,低着声音道了声,“我——不想让你难堪。”



师青玄走的极快,一路上都没有什么停顿,或许是害怕贺玄追上来。然而看到贺玄真的没有追上来,师青玄心中总是有种微乎其微的失落。总是觉得自己的心中空落落的,师青玄无奈地笑了笑,心想道:“我在他心里哪有什么分量,能让他跟我一起去?自作多情。”


师青玄这才觉得自己身后空荡荡的,似乎是缺少了什么——流光剑。自从拿回风师扇后,流光就时常被他放在一旁,很少使用。昨日他甚至没有把流光拿出去,放在哪,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师青玄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现在再回去总是有些尴尬,风师扇也并不是不能当武器用..于是他便这么凑合着出门了。



青州的事情,师青玄自己觉得凶险,也觉得这是自己的事情,原本也不打算告诉贺玄,谁知昨日他一个酒后失言,便说了出来。不过无妨,只要贺玄不过来,师青玄不想要让贺玄太过于介入他的事情。或许是想要让他原本坎坷的人生在这个时候过得稍微顺利些。更何况,贺玄可能...师青玄眸光一暗,不继续再想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包括那十五年,师青玄的头总是隐隐约约的作痛,总是觉得他似乎忘记了什么东西,也误会了什么事情。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那隐约的头疼仿佛是在提醒着他什么。

——————————

好了下一章开始揭晓青玄的死因,包括青玄的复仇bu

我感觉  剧情还是蛮简单的_(:з」∠)_

一切事情都因为青玄死了而改变了_(:з」∠)_

但是青玄死的并不简单,有隐情((  前面有埋伏笔bu

明天出成绩了……加上快要1k粉了……如果考的满意!!满意对!

就开车( 。)对(。)

如果考的不满意……那就只开个1k粉点梗吧……当然是不带车的那种!!我不会开车啊啊啊啊啊!!生气!!!!不然我早就动手了!!

评论 ( 15 )
热度 ( 222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