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十七)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十七。

 

那日,师青玄将自己浑身上下可以送出去的东西,包括自己朝谢怜借来的银两都给了他先前的朋友,给他们买了食物,寻个好去处,至少不用日日乞讨能过上一个安稳的日子。他能做的事情不多,他已经让这些所有关心他的人等待了十五年。他已经做错了些事情,便不能一错再错下去。

  

后来他们便坐下来叙旧,谈论那个充满着绝望和无尽等待的十五年。直到贺玄与他通灵,先是感叹了声贺玄竟然还记得他的通灵口令。其次他便准备换了这个他现在看了只想要笑的通灵口令。

   

不巧的是,师青玄总是忘记这件事情。

   

师青玄以为贺玄定然找不到这个地方来,因为他向来认为贺玄不会来见他,他也以为贺玄一见到他便会与他刀剑相向。谁又知道贺玄竟然收留了他给了他住处——尽管是个会引发他不好的情绪的地方。

  

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意外的惊喜。贺玄并没有来,甚至在他说完那话之后便也没有了声音。不过这丝毫影响不了他的好情绪,程伯实际上并没有询问他太多东西,或许是因为程伯大抵都猜到了什么,对于这么多人能够仍旧用温暖的言语对待自己,师青玄觉得自己还是极其幸运的。

  

“青玄。”程伯突然开口喊住正与一些往日的好友说得正在兴头上的师青玄,师青玄愣了愣,程伯从来没有这样喊过自己。他顺着声音望去,便看到了那双目光如炬的眼睛。

  

“我们去外面说。”师青玄顿了顿,心里猜想着大抵都是些正经事。顿时,脑海中又忽然浮现了十五年前的悲惨场景,那令他无法忘却的钻心剜骨般的疼痛感,让他一时之间沉痛得无法呼吸,那满地鲜红的血迹以及痛苦的哀嚎声一时之间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师青玄的头有些隐隐约约地作痛,他用力地攥紧了手,竭力使自己暂时忘却那段记忆而控制自己的情绪。

  

程伯缓缓地起身,那颤颤巍巍的步伐让师青玄一度怀疑是不是下一秒那人便会倒在地上。师青玄不再发愣,他的头仍旧有些疼,他赶忙扶着程伯小心翼翼地带他走出去。原本风水庙外就没有太多的行人,此刻时辰尚早,外面也因此一片死寂。

  

“青玄,你是回来复仇的吧...?”程伯目光炯炯有神,那目光完全看不出一点风烛残年的老人的模样,他忽然开口道。

  

“是。”师青玄低垂着眸子,不想让程伯看出他的异样。他回答得毫不犹豫,原本应是轻描淡写的一个字却被师青玄加重了音说出。

   

“老叶和你到底是……”程伯显然是有些着急了,情绪格外激动,脸颊也因此涨得红了。

 

师青玄闻言便打断了程伯,他的声音里带着程伯从未听到过的冷淡,“程伯。有些事我不想回忆,恳求你也不要去询问了……”

 

程伯一怔,呆立在原地片刻便深叹了一口气,目光复杂的望着师青玄,他轻轻地拍着师青玄的背,叹道,“在你们走后没过几日,贺公子曾来寻过你……”

  

师青玄蹙眉,神色复杂,有些诧异地打断道,“他不可能来寻我,兴许是那蛇妖……程伯你们可没事吧?他问了什么吗?”语气中有着掩藏不住的担忧。

 

“应该是他本人。他问了几句你和老叶出事当日的详情,”程伯笃定地说道。他顿了顿看着师青玄有些恍惚的神情便知道师青玄此刻定是在想贺玄的事情。

 

他又轻轻拍着师青玄的背想要给予他些安慰,早晨温暖的阳光照耀在身上倒是给他们孤寂的内心带来了几分慰藉。

 

“只不过奇怪的事情就在这里——明明是前几日的事情,可是你和老叶出去的那段时间我甚至一点都记不清了!别人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程伯继而缓缓道来。

 

师青玄眉头紧锁,沉思了片刻,最后压低了嗓音深沉地说了句,“好。我知道了。程伯,关于这些事情你别再插手,有危险……我不想再让我身边重视的什么人离开我了。”

 

“好…但老风你可得好好的,活下去啊。”

 

师青玄闻言突然笑了,一双清澈的眸中一时尽是些嘲弄,他笑的甚至显得有几分凄凉,“我人都死了,想要好好的活下去,都不行吧?倒是程伯,你可得好好活着——我会隔几日就来看看你们,也不用担心我的安危。”

 

“……好。”

 

 

等到师青玄从风水庙出去之后已经是正午,正值四月天的皇城天气极好,初春的温暖的阳光以及轻柔拂过脸颊的微风倒是给师青玄带来了些许好心情。如今已是他用的第三副模样走在这熟悉的皇城之中。

 

师青玄原本想要去郊野再搜寻些蛛丝马迹,后来再想想十五年过去,再怎么样什么东西都没了,自己寻找那蛇妖的那条道路真是漫长。

 

“路漫漫其修远兮……”师青玄嘴里轻叹一声。

 

他无所事事的走在这街上,没有人陪他出来玩,他倒是一点兴致都没有。何况此刻他还面临着一个棘手的蛇妖,以及贺玄对于他所做的奇怪的举动。

 

“若说想要什么线索,或许就得去问贺兄了。”师青玄心里浮现了这个念头,他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心中竟不知为何有种烦躁感。

 

贺玄曾经来寻过他,甚至不止一次——这个念头宛如一道惊雷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这应该是件不可能的事情……贺玄这种行为在师青玄看来着实多余,不知为何他原本清晰的脑海中似乎也变得越来越混乱起来。

 

师青玄不禁有些苦恼,不知道他到底应该用怎么样的一种态度去对待这个曾经是他挚友的仇人。他无奈地笑了笑,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觉,敛起思绪,他最终回到了幽冥水府——

 

 

师青玄刚刚走到那熟悉的门前,就看到了在门前等着的一群小鬼用着惊恐的眼神看着他,师青玄一时不解,也不懂发生了什么。刚想开口询问什么,便听见那群小鬼异口同声地道了句,“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师青玄一怔,无奈地笑了笑便推门进了房间。师青玄刚刚走进门,便看到了贺玄正在翻看着似乎是账本的东西,他又想起贺玄还欠着钱的事情,顿时也就明白了些什么。

 

他破天荒的没有说话,款步走到贺玄面前坐下,颇有些百无聊赖地撑着头看着眼前正翻看着账本的贺玄。

 

几百年前在上天庭,他还是风师青玄,而他还是地师仪的时候,也便是这样。师青玄心里一时又感慨了几分。

 

他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指规律地敲击着桌面,那清脆的敲击声似乎抒发他此刻的无聊苦闷。他盯着眼前那人看着,贺玄的模样倒是和以往没有太多的变化,兴许是因为他当初根本没有刻意改变自己的模样,只不过是隐去了自己身周的锐利之气。

 

他已经是许久没有这样盯着贺玄看了,师青玄此刻的脸颊已经和贺玄一般苍白毫无血色。贺玄的眉眼比他印象中的更为深邃,眉峰也更加锐利,鼻梁直挺,那双黑眸深邃得几乎要将他的魂魄摄去。

 

贺玄放下账本,眼眸对上一旁正盯着自己看的师青玄,不冷不热地道了句,“你回来是想问我什么?”

 

师青玄先笑了笑,将头靠在手上,微眯着眼睛有些惬意的说了句,“想告诉你些你想知道的事情——关于我如何死去,实际上我记不得了,但贺兄可能格外清楚...?”

 

贺玄对于师青玄知道了自己曾去调查过他的死因的事情,并不觉得诧异,他心里大抵也猜出了个大概。

 

“我没查出什么事情来。那蛇妖被我重创后也不知踪影,不过他们祸害人间倒是从来没有间断过,或大或小。等我寻了去,早就找不到关于他们的一点蛛丝马迹。他们可能有什么特殊的法器……”

 

“……你,真的查过我的死因?……多谢。”师青玄有些疑惑的问道,他紧蹙着眉头,显然是发现了什么不合理的地方,然而他并没有告诉贺玄这件事。贺玄显然是发现了师青玄的这些心思,他点了点头便没有再问他什么,若是现在的师青玄不想说的,他再怎么问,也不会问出什么来。

 

房间中又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两个人都沉默不语、各怀心思,贺玄继而翻看着他的账本,师青玄想完心事之后便继续盯着贺玄发呆。却不料想贺玄也真的没受到什么影响,师青玄轻叹一声,嘴角噙着笑,嘟囔了句,“好啦好啦,我果然还是输给你了……你怎么那么闷?没人在你身边,你真的能找到事情做吗……”

 

“…找不到。又能怎么样?”贺玄看着眼前话突然又多起来的师青玄,心中倒是有了几分安心。他猜想着大抵是因为见了些熟人导致他心情好了起来,才会又像几百年前那般多话。

 

“……不能怎么样。但是我会留在这,留在这里尽量让你过得有意义些。有意义到可以让你开心些。我知道这很困难,但是我会去努力尝试,就像我从那可比地狱的绝域之中出来一样,”师青玄顿了顿,他对上贺玄冷淡的眼神,与之相反的是他眼中的炽热。那股炽热好比曾经递交在他手上的风师扇,宛如一个小火苗般点燃了他的整个心房,带给了他温暖。

 

师青玄目光灼灼,用曾经贺玄熟悉的语调说道,“我想在你的生命中留下些温暖。微不足道,但是请你收下。等到我把该做的事情做完了,我就会离开——永远的离开。”

 

“我杀了师无渡……我也不需要你这么做。”

 

师青玄苦笑一声,话语中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我知道,我知道。——我哥的事情,我忘不了,我同样不会忘。但是我哥对你做的事情……让我更加忘不了,那种感情近乎无时无刻不蚕食着我的内心……”

 

师青玄不等贺玄回答,他继续说道,“至于需不需要……贺兄你知道吗,我还在人间跟着哥哥一同修道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人。他可以寻找一个人十年只因为他曾经撞伤了那一个人,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他说,回不回报是他的事情,接不接受,是那个人的事情。他也曾在我迷茫之时,给我指明了方向,他说,别人不相信、不认同我,是别人的事情。我相信、认同自己,是我的事情。”

 

“所以这些都是我想要做的。这些事情不会改变——”

 

“……随便你。”贺玄最终还是妥协了,也正宛如他几百年前那样,他或许还是拒绝不了师青玄什么,他继续翻看着账本,享受着房中少有的安静。

 

他的心却不知为何烦躁起来,或许是因为被师青玄刚才的那些话引得一时乱了心绪。

 

他不知不觉地抓紧了纸页的一角,皱紧了眉头最后还是耐不住心中的纠结。

 

 

——“你以后出去,告诉我一声。”



————————————————

啊说实话这章特别甜!!!!不管是青玄后来说的话以及想要跟贺玄交流bu虽然他目的不单纯(     但是贺玄最后一句,真的甜!!嘻嘻.jpg

关于为什么青玄会突然愿意跟贺玄讲这些  当然不仅仅是发现了贺玄心里还是有他(bu)也是因为他有些奇怪的一些事情,他得试探试探(

评论 ( 9 )
热度 ( 271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