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十六)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十六。
 
 
当贺玄真的想要说什么时却发现自己身前的师青玄已经陷入浅眠,只不过这样也好,师青玄的确需要休息。师青玄睡得似乎极其不安慰,连睡着时都是眉头紧皱,似乎在观察着自己身周的一举一动。
  
  
贺玄顿时有些于心不忍,最终小心翼翼的将师青玄放到了床上,自己便在桌前小憩。不用细想都可以知道师青玄必然是十五年没睡得安稳过,他也没再打扰他,渐渐地,困意便在一片寂静中翻涌而来。或许是因为师青玄就在身旁,也不必再怕出了什么意外,他睡得也安心了些许。
 
 
时间便在此时缓缓流淌而过,贺玄房中的烛火原本点的便不太明亮,微亮的烛火丝毫不耀眼甚至给那两个人带来了些许暖意。
  
  
师青玄睡得依旧不安稳,他并没有做什么黄粱梦但也没做什么噩梦。只是在绝域待了十五年,已经本能的不敢再陷入沉睡。
    
  
师青玄醒来的时候贺玄还撑着头在椅子上小憩,师青玄看着眼前的贺玄没有出声,那人的脸颊终于在微弱的烛光下显得有几分柔和。师青玄一时的头竟有些疼,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脑中忽然炸开拉扯着他的思绪。
   
  
师青玄又想起他刚才喝了酒,以及说的一些不该说的话。
  
  
“我以前...欢喜过你。”
  
  
脑海中自己说这话时的神态举动都那么历历在目,无比清晰。
 
 
说是以前,便是以前的事情。现在再将这事情拿出来说也着实令两人难堪,也不仅仅是因为往日藏在心底深处的秘密被发现,也因为些其他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心事……
  
 
师青玄一时便苦恼起来,他撑着头脸上表情显着有些郁闷,最后也只能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轻声笑道:"怎么我一喝酒什么胡话都往外跑?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
 
 
师青玄小心的起身害怕弄出些什么动静来,越过贺玄离开了这房间。幽冥水府里看不见外界的天色,师青玄估算着大抵已经是清晨,既然时辰还未到,他便决定停下脚步准备洗漱洗漱再吃点东西。
  
  
师青玄并不知道饭桌在哪,最终选择在幽冥水府之中兜兜转转,顺便寻些能吃的食物吃下。他随意走了两步便望见眼前有群小鬼正在不远处叫嚷着吃饭。
 
  
他隔着远,里面的声音又嘈杂,也听不得不太清楚,只是隐隐约约地听到那群小鬼叫喊了句,"天呐,那位小公子和鬼君待房间里一晚上没出来了!"
 
 
师青玄一下子便来了兴趣,一时也觉得无奈好笑,他有些好奇的向前走去。他现在法力高强,若是不想让他人知道他来了,他人便不会知道。只不过对于同样的绝境鬼王倒也另当别论了。
  
 
他站在门口偷听了会,发现谈论的莫过于问他们的鬼君和他这位被带回来的小公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一下子便令师青玄的兴致下去了一半,他也不再掩饰自己的气息,便笑吟吟的从正门走进来,他的笑倒是给那群小鬼带来了种如沐春风般的温暖感。
 
 
只不过说的内容对于那群小鬼来说,便不太温暖了。——"不必在这唇枪舌战了,我的确是师青玄,我和他是仇人。没有疑问了吧?现在我有些饿了,能给我些东西吃吗?多谢。"
 
 
那群小鬼听了一时便呆愣的望着他没了声音,眼中闪着难以置信。但那些小鬼很快的便反应了过来,赶紧跑去端了碗饭上来。
 
 
他也十五年没吃过什么正常的东西了,现在看着那热气腾腾的白米饭以及桌前随意地摆着的饭菜也是食欲大增,他现在算是懂得了为何贺玄对于食物这般的执着了。
  
 
因为终于吃到了些正常的东西的缘故,师青玄的心情便变得好了些许,兴致也上来了些许。
 
 
“你们鬼君…这么多年怎么过得?”他神情恍惚,关切地问了句。
 
 
那些小鬼不知道为什么知道了他就是师青玄后,便对他变了个态度,一下子便似乎畏首畏尾了起来,也不知道究竟在害怕着什么。
 
 
大概是因为害怕跟一个他们鬼君的仇人说了话,害怕怪罪吧。师青玄当时这样想道。
  
 
一个身材矮小的鬼见了无人回应,鸦雀无声,便赶忙着急的回应了句,"鬼君…鬼君是睡过去的…"
 
 
师青玄闻言道一时哑然失笑,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笑道,“倒也像他的作风。他没做别的事情了?”
 
 
那小鬼这下回应的倒快,当机立断用肯定的口吻答道,“除了出去做做生意,还血雨探花钱就没做其他事了!小公子可得相信我们!”
  
 
师青玄垂下眼眸,听了那话嘴角还依旧挂着笑,他轻声道了声,"我知道了。"随后又有些诧异地询问了句,“他还欠着血雨探花钱...?”其实师青玄刚刚还想着要借些银两,这一下子便堵住了他的嘴。
 
  
“是啊小公子,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们鬼君欠不了的……只不过现在也偿还了十分之六七了,小公子…走后,鬼君便去做了生意,生意做的好,钱也还的多了。”那小鬼回应的倒快,师青玄倒也好奇,既然贺玄没有钱,又怎么会有这么多小鬼前来投奔他?他倒也没问,心底下想着大抵是贺玄给了那些小鬼容身之所,这些东西怕是无法偿还,那些小鬼便也留在这了。
  
  
他轻声回应了一声,沉思着跟谢怜通灵询问了银两的事情,好在谢怜今日一大早要来仙京议事,谢怜回应得快,因此师青玄去的也快。
 
 
偌大的饭桌前,已然没有了师青玄的身影。那些小鬼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鬼君寻了十五年的人在他们眼前忽然消失,一时便有些惊慌失措。只不过后来想想,师青玄大抵还是会再回来,这件事在他们中间便也就此作罢。
 
 
只不过在贺玄眼中便不是了。
  
 
 
 
等到贺玄渐渐转醒便已经再过了一个时辰,先是诧异着自己怎么忽然到了床上。随后便发现房间中已经没有了师青玄的身影,甚至整个幽冥水府都感觉不到师青玄的气息。
 
 
贺玄一怔,桌上的风师扇和流光剑也不在了,显然是被师青玄带走了。
 
 
师青玄……会去哪?
 
 
贺玄心中忽然滋生了种不一般的情绪,原本不会再跳动的心似乎也因此骤然一跳,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甚至有些焦急地去向师青玄通灵。但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着急什么。
 
  
着急师青玄去了哪?着急师青玄会不会再回来?着急师青玄是不是…又要一个十五年?
 
 
贺玄不清楚,他紧皱着眉头,在脑中回想着师青玄的通灵口令。已是将近二十年没有再说过的通灵口令,他再说起时脑海中还浮现了以往与师青玄的旧事。
 
 
那几个应该是无比熟悉的词到了此刻也变得生疏起来——时间似乎能改变一切。
 
 
风师大人年方二八、风师大人风趣潇洒、风师大人善良正直。
 
 
所幸,师青玄还没有更换他的通灵口令。
  
 
“你在哪。”贺玄压着声音,致使师青玄有些听不懂贺玄话里包含着的情绪。
 
 
师青玄听见了那熟悉的声音愣了愣,嘴上正说着的话不停只是嘴角的笑容更甚,他话里带着笑意道:“贺公子这般担心我?”
 
 
贺玄并没有回答,贺玄现在大概知道师青玄的心情不错,至少没有在他说了一句话后对他冷言冷语。
 
  
师青玄也没有卖关子,依旧笑吟吟的答道:“我在皇城。我在安置我以前做乞丐时的朋友。只不过贺公子若是想来寻我,怕是寻不到的。毕竟贺公子先前也未找过我。”
    
 
贺玄寻过,寻到了,甚至看了几日。只不过师青玄不知道罢了。自然,师青玄不知道最好。
 
 
仇人之间,多了念想,只是徒增悲伤。
 
 
他依旧没有告诉师青玄,他曾寻了师青玄十五年这些事,他从未告诉过他。
 
 
师青玄先前问了谢怜要了银两便立马下了上天庭来到人间,他曾经以两种身份在这座城池之中,他在这里风流潇洒过,也在这里苟活过,现在再换了副模样再来到这也真的是感慨万分。
  
 
惟古昔以怀今兮,心徘徊以踌躇。
  
 
栋宇存而弗毁兮,形神逝其焉如。
  
 
师青玄轻叹一声,敛起心中思绪,又站在了那破旧的风水庙前。已经是十五年过去,也不知道他先前的朋友如何了,不用思索便知定然是换了副模样。
 
 
他心里一时又掀起阵波澜,他甚至有些焦急地推开那风水庙的门,那门因为破旧推开时便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他焦急地向里面望去,大声道了句,“我……老风,回来了!”
 
 
虽说做乞丐的那段时间是他生命中最不堪的时光,但不可质疑的就是他也在那段时间中收获了不少东西。甚至可以称得上有了想要保护的“家人”……
 
 
那里面的熟悉的面孔果然也都变得容颜苍老,头发花白,显然已经是时日不多了。其中还多了很多他未曾见过的新面孔,至于其余的人去了哪也不言而喻。
 
  
  
 
师青玄看到了曾经最为爱护他的程伯,记忆中那人有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有着一头略凌乱的黑发。此刻的那人,脸色苍白显然是憔悴极了,原本的黑发也变得花白——一切都提醒着师青玄十五年的时光的流逝。
  
  
师青玄呆立在原地,温热的泪水顺着他消瘦的脸颊顺势滑下,或许师青玄什么事都可以撑着,他可以撑着在绝域中暗无天日的十五年,也可以撑着在一切巨大的压力苟活于世,他更可以撑着一个人孤零零的日子。但他撑不住兄长的死,也承受不了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
 
 
他最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十五年的时间在成了绝的师青玄身上没有太大的变化。程伯看着自己吊着一口气都想要在临死前见到的人,又这样出现在他的眼前,甚至是以师青玄曾经的最好的模样——他也红了眼眶。
 
 
他跑去将师青玄紧紧的搂在怀里,身上传着的异味并没有让师青玄感觉到任何不适,他同样紧紧搂着程伯,嘴里始终重复着同一句话——
 
 
“对不起……我来晚了……”
   
 
只有在这里,师青玄才可以撤去遮掩,任由着自己的脆弱萌发,任由着忘记外界的一切放声哭着,宣泄着自己的压力。
    
  
说到底,师青玄现在也只不过还是个少年,可是他却承受了太多他不应该承受的东西。
  
 
可贺玄,也是这样,贺玄同样承受着这些东西,或许比他更甚——到了这个地步,在师青玄把从前贺玄走过的路再走了个遍后,心中对他的愧疚已经是超越了太多东西。
 
 
在师青玄心里,他欠给贺玄的、需要偿还的,已经不仅仅是一条命了。

评论 ( 9 )
热度 ( 307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