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十五)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十五。


师青玄跟着贺玄走回去的时候心中总是有些忐忑,他已经在心里把贺玄可能会问的问题都想了个答案,他这时便静悄悄的跟在那一言不发的人身后。


只不过出乎师青玄的意料,贺玄竟然一句话都没有问他,一路上两个人什么话都没说,师青玄也竭力平复着自己内心的情绪,不一会他们便回到了贺玄的房中。


师青玄这才发现那方桌上竟放了坛酒,远远地便能闻到那股浓厚的酒香味,按着那香味来说,大抵是西凤酒。师青玄脸上划过几分惊喜,便加快了脚步盯着贺玄的目光安分的坐在椅子上,随后便眨巴着眼睛好像在询问贺玄他能不能喝。


贺玄一时哑然失笑,道:“原本便是给你的。”


贺玄房中的烛光此刻变得明亮了些,借着摇曳的烛火贺玄这才发现师青玄此刻惨白的脸上的以及微红的眼角。他猜到了什么,心中突然起了阵骚动,他将眸光瞥开,不再望向师青玄。


他向前走去,正对着师青玄坐下,不再说话,只是闭着眼眸静静地休息着,而师青玄此刻正惬意地喝着西凤酒,西凤酒也可真不愧是名酒,甘润挺爽,回味无穷。


师青玄微眯着眼眸,或许是因为喝了酒心情有了些许愉悦,也或许是因为那酒给他孤寂已久的心房增添了些暖意。他不再遮遮掩掩,只不过与之恰恰相反的是他语气中的冰冷,"你有什么想问我的?若是想问关于我的死——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贺公子,我们是仇人。——又何必折磨了我又要折磨你自己?"师青玄嘴角再没有笑意,眼眸中的也渐渐的被种陌生的疏离所替代。


"师青玄。"贺玄忽然睁开眸子,对上他的目光,神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他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还在世上就是为了杀你?”


师青玄却被他这一句话说的没了声音,沉默已经替他做了答,使他们两个人心中都有了个答案。


半晌,或许是师青玄看着那摇晃着的烛火看着心烦了,也颇有些百无聊赖,他撑起头骤然道了声,"多谢。"


"无妨。"


师青玄又瞥向自己手中拿着的风师扇,他把玩着扇尾坠着的流苏,眸光有些黯淡无光,“你还想从我这知道什么?"


“其他我便不过问,过往种种我不再论及——等这件事完了你大可离开,不用在我这停留。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贺玄不曾睁开眼眸,也像是留了机会给师青玄能够放松些。


师青玄倏地就笑了,笑声中竟带着些许苍凉,他一时笑的痛快,甚至都不再去喝酒,他揉着眼睛放声笑着,用种极其轻松的语气道,"我原本早就想好了——安置好皇城的朋友……说声再见。"


贺玄睁开眼睛,眼神复杂着看着眼中布满嘲弄的少年,师青玄此刻的眸光黯淡,又像是什么般脸上表情有些怅然若失,眼角也似乎因为刚刚笑的放肆而微红,也手使得师青玄看上去更憔悴了几分。


贺玄没有打断他,他安静的听着师青玄继续说道,他语气中从未有过的暴戾杀意让贺玄心头一震,"然后杀了那蛇妖,灭他全族!"


说完师青玄又顿了顿,忽然抬起眸子对上贺玄的目光,眼神中带着贺玄熟悉的迷茫,那一刹那,贺玄仿佛在他眼中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仿佛毫无瑕疵的少年。


"最后…把我该还你的,全都还给你。把你要的,全都给你——"


师青玄突然又笑了,最终撑着头又抿了一口西凤酒,似乎那酒使得师青玄的喉咙有些火辣辣地难受,他摇了摇头,道了声,"谁知你却在我的第一步出现了——不过也无妨。"


"你觉得你能偿还我什么?"贺玄不知为什么,心中竟升起无名火,他紧盯着师青玄想从他眸中看出个究竟来,语气也变得生硬起来。


师青玄倒是对贺玄的态度不恼,应该说现在贺玄对他做除了杀了他之外的其余所有事情他都不会反抗。


师青玄丝毫不避讳的对上了他的眼眸,他神情坚毅,似是不容他拒绝,"我不知道——但是我会把我不应得的还给你...我会尽量弥补你,你以前的生活..."


"你以为你能做到?"贺玄冷声道。那些沉重早已压了他不知几百年,又怎么可能会是师青玄轻轻松松就可以还清的?


师青玄突然便没了声音,眸光低垂致使贺玄看不清师青玄脸上的表情。他继续说道,"我不需要你还我。"


若是贺玄想要让师青玄偿还,早可以给他换回命格让他一个人在皇城中萎靡,更不会想尽办法保护他的安全——


师青玄忽然有些诧异的看了他几眼,眼底有波光流转,他神情复杂,眉头紧锁压低嗓音深沉的道了句,"至少,我想把命格……还你。"


"不需要,"贺玄回答得毫不犹豫。"我不需要。"贺玄再重复了一遍,回答得坚定,丝毫不容师青玄拒绝。"你觉得我们这两条命,还有好坏之差?"


师青玄再抿了口酒,酒水刚刚入喉便能感受到那种火辣辣的辛辣之感,一口喝完过上片刻还觉得回味无穷,师青玄眼底划过满足,忽然便释怀般的笑笑,说道:"贺公子说的在理。贺公子命里有我,就不是什么好命了——"


师青玄的话语中带着深深的嘲弄,不知为何现在的师青玄笑起来总是带给他些许不真切。原本的师青玄不会笑的地方,现在的他却笑了。但原本的师青玄该笑的地方,现在的他却再也笑不起来了。


师青玄果然变了太多——"你变了很多,那十五年..."


贺玄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眼前笑吟吟的师青玄打断,"贺公子此话倒真是荒唐得离谱了。首先,师青玄已经死了。"师青玄说这话时嘴角依旧挂着笑,像是个无关紧要的人般平静的说出这话来。


他顿了顿,见贺玄没什么反应便继而道了句,"其次,往事如风,又何必去纠结?那十五年的事我不记得了,贺公子也可少问些。"


师青玄语气冷淡,他一点都不想谈论他在绝域中的十五年,首先是没有必要,其次是他不愿意再去回忆一遍,他也忘不掉绝域给他带来的些许"病症",以及大抵是不会再改变的习惯。


贺玄也不再说话,他大概是知道了师青玄对于往后事情的打算,也清楚了他现在对于各种事情的态度差别,总归与从前相差甚远。


师青玄说的对,师青玄早就死了。死在十五年前的人间四月。


两人的交谈似乎便到此为止,贺玄撑着头靠在桌上休息着,也不再去看向师青玄。而师青玄便是目光呆滞得喝着西凤酒,那酒烈得很,纵然是师青玄这般常年喝惯了烈酒的酒客,也被那酒引得神情恍惚起来。


师青玄此刻便像是飘在一片湖泊中,不知去向、不知归处,因为微醺师青玄的脸颊已然变得通红,师青玄一开始手撑着越发越沉重的脑袋,到了最后便直接趴倒在桌上,脸不再对着贺玄。


或许是因为喝酒喝的正常快,使得师青玄一时有些迷乱,他眼前的一切都像蒙上了层雾气,模模糊糊看得毫无真切之感。


或许因此,他才会在昏昏沉沉时问了思绪依旧清晰的贺玄一句——"贺兄你后悔…遇见我吗?"师青玄的声音因为困意显得有几分软糯,也终于没有了刚才的疏离防备。


"不后悔。"贺玄答得极快,并没有犹豫什么。而师青玄听了这答案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也不作答,只是使了力气抬起头来想要正视着贺玄的眼眸。


师青玄望着贺玄呆愣了许久,师青玄的脸颊在微弱的烛光下显得有几分柔和,他不再做些纠缠,也不再挂着他的不太真切的笑容。


贺玄忽然懂得了眼前的现在的这个才是他熟知的师青玄——师青玄的眼睛甚至有些红,他的眼前似乎有雾气氤氲。


师青玄又合上眼眸不再看向贺玄,压低了嗓音趁着酒醉时分,趁着微弱烛光,趁着暖风相伴,他将头闷在手臂间,深沉地忽然道了声,"我以前...欢喜过你。"


师青玄并没有抬起头来看贺玄,贺玄也只是以沉默回答了他这语出惊人的话,贺玄垂下目光,也不再看向师青玄,他压抑着心中波涛汹涌、那将要无法抑制着的深切感情——最终无疾而终。


有些话不可作答,有些人不可结交,有些事不可许诺。


他和师青玄,正像师青玄说的那般——


贺玄的命里有了师青玄,就不是什么好命了。


反之亦然,师青玄的命中出现了贺玄,便同样会陷入万劫不复——


————————————

这章前面都是意识流(可以体会一下到底在说什么……我应该表述的比较明显√吧……


关于青玄对于贺玄的情感……青玄没有回来的那十二章……我都在讲述他们两个对于互相的看法√应该可以看出来些√也算是一个私设√但是是时候划重点啦——是以前。


关于双玄。我写的时候一直想起我看夏目时的看到弹幕刷的一句话“不可结缘,徒增寂寞”总觉得有点像……他们两个人再怎么接触都是在增添伤感吧?

评论 ( 14 )
热度 ( 278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