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十四)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十四。
    
  
师青玄却完全不领情,他突然轻笑一声,饮上一口熟悉的桃花酿,随后便有些舒适地眯了眯眸子,他轻声道:“贺公子这般关心我?”
     
  
忽然那些旧时的回忆又在他脑海中浮现,一时他只觉得沉重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他顺着师青玄的目光望向闲亭外花枝招展的桃花,桃花粉嫩倒也给他带来些好心情。
  
 
他近乎是以沉默否认了师青玄那话。师青玄的好心情却丝毫没有因此受到半点牵连,也没有以往与“明仪”拌嘴的念头。
   
 
两个人突然又陷入了以往坐在这里时未曾有过的死寂,而贺玄曾浮躁了十五年的心境也一下子沉寂了下来,他感受着拂面的暖风,夕阳余晖照映在身上带来了略微的暖意,望着落花缓缓飘落在地上构成的幽美画面。
  
 
贺玄突然毫无征兆地问了句,“你准备去哪?”这话的用意在日后他也不曾知晓。
  
  
师青玄嘴角依旧挂着笑,但刚才眼里的笑意渐渐被一阵凌厉所替代,他语气甚至有些冰冷,道:“十五年未见,贺公子真是和以往判若两人?——为什么那么关心我的事?真的那么想杀我?”
 
  
师青玄放下手中的酒坛,轻哼一声便起身准备离去,他也不等贺玄回答,此刻他语气中的疏离已经毫不掩饰,“我说了,等我把我该做的事情做完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是贺公子若执意要我此刻就来弥补——怕是恕难从命了!”
    
  
他气愤地一甩衣袖,正准备离去却听见贺玄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对于他刚才过激的反应也是丝毫不恼,“我从未想过杀你。”
  
  
师青玄愣了愣,脸上的表情甚至有几分惊愕,他心中只想着一句不可能。他正背对着贺玄,贺玄固然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他听到那话的一瞬间,原本应该是不会再跳动的心却又像是复苏了一般猛然一震,一时间他攥紧了手中的风师扇。
  
  
他顿住了脚步,等他反应过来之后突然又笑了一声,眸光深沉不减,风师扇也同样被他紧攥在手中。
  
  
师青玄原本只是说了句玩笑话,却没想到这句玩笑话却改变了他日后的生活——“那我说,我想去幽冥水府暂住,贺公子会答应?”
  
  
贺玄又没了声音,而师青玄便呆在原地像是在等待着不应该存在着的答案,而见到了贺玄不置可否的反应也只是不在乎般的笑了笑,摇了摇头不再多想,便继续往前走去。
  
  
但却在此时听到了贺玄迟来的回答——“答应。”
  
  
四月天的桃花正开得烂漫,十五年没看到这生机勃勃场景的师青玄正是格外感慨,这时时不时飞来几只被这浓郁香气引来的蝴蝶在林间漫步,师青玄的心情也突然变得好了些许。
  
   
或许是因此,他听了这话才会似以往翩翩少年不谙世事般,听闻了些许好事便急忙跑到知心好友边分享——他由衷地轻笑一声,一双明眸微眯,转回过身来,用贺玄最熟悉的模样姿态,有些欢快地道了句,“好。那我就跟贺兄回去啦?”
  
 
贺玄神色不变,淡然回复了句,“嗯。” 
 
      
 
   
 
于是便这样,在外界看来,新出世的绝境鬼王刚刚出现后来便不见踪影,甚至不知去向。这引得外界对这位新鬼王更添了三分好奇,这同时引得外界总觉得这位鬼王是名副其实的低调,虽然这个想法最后被证明完全是错误的。
    
  
那日师青玄并没有像他以往那样欣赏够了风景,再拉着他去皇城中游玩。他画着缩地千里的时候师青玄背对着他,他一身白衣在这个在夜晚灯火通明的繁华皇城显得有些许突兀,师青玄不再像以往那样跟在他身边,与他不停的说笑,他脸上的表情甚至有些凝重,原本他眉眼弯弯,此刻脸上尽是愁容,他不知道是想到什么,竟有些控制不住他的法力,身体也因此略微的有些发颤,良久,他合上眼眸,像是一声轻叹,“走吧。”
   
  
贺玄不答,他显然是发现了师青玄此刻的反常,他心中大抵是猜到什么,可是同样的总有些什么东西堵塞在他心口,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或许此时让师青玄好好冷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上次他们一同来到幽冥水府便不是什么好事,一切的爆发都始于那一天,原本以为师青玄来了并不会高兴,却不料想他却好像不以为意,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什么。通常他回来总是会有几只小鬼在府前迎他,今日倒也不例外。
  
   
他是向来独来独往惯了,今日突然带回来一位小公子估计也会令他们有些惶恐。师青玄看着不远处的那些小鬼,此刻他脸上一扫刚才的阴霾,他嘴角依旧挂着笑,有些疑惑地问道,“上次我来这可没见过这些....?”
     
  
“你上次来有心情关注这些?”贺玄一时觉得有些啼笑皆非,随后他正色回答道:“他们是后来自己投靠来的。”
  
  
师青玄点了点头便没再说话继续往前走去,然而那小鬼们看到他们的鬼君竟突然带了个小公子回来,一时只觉得惊奇,“那么多年鬼君身边连个姑娘都没见过...莫非鬼君好这口??”趁着那两位鬼王还未走近,一只身材矮小的小鬼压低声音窃窃私语道。
  
  
师青玄此刻的法力又怎么能和以往相比?他远远地便听见了那小鬼的窃窃私语,他闻言倒是笑得有些欢了,甚至有了几分幸灾乐祸的韵味,他眸中带着笑,看向走在他身后对刚才那话置若罔闻的贺玄,他出声调侃道,“哈哈哈哈哈哈贺兄也会被人传这些闲话了?”
  
  
贺玄听了倒也不恼,道了声,“闲言碎语,你不必理会。”
  
  
    
  
师青玄一直走在贺玄前列,贺玄一直看不到他的神色,等到他们坐在烛火下的方桌前时,贺玄才发现师青玄的脸上有些无法掩饰的疲惫。想来也是,师青玄刚刚从绝域中回来,结束了那处日日胆战心惊的生活,又怎么会不疲惫?
   
  
原本贺玄想让师青玄候着,让些小鬼给他收拾收拾无人使用的闲置的房间,然而见了师青玄面容神色中隐藏不住的憔悴后,他最终决定让师青玄暂且在他房间先睡下。
  
  
十五年了,他的确该好好休息。
  
  
幽冥水府的空气中总是弥漫着湿润,尽管其间没有凉风,但也总能让人感到丝丝凉意。幽冥水府中也是常年烛火昏暗,毕竟贺玄常年都会睡着,其次也不需要点那么亮的烛火。
    
   
师青玄在微弱灯光的照亮下更显憔悴,他似乎消瘦了许多,手上也起了些常年用剑的茧子,也没有了当年给他的十指剥春葱的惊艳之感,师青玄这个人总归变了许多——他此刻消瘦得堪称骨瘦嶙峋,甚至比做乞丐时更不济了许多,师青玄此刻也因为疲惫收起了法力撑着头靠在桌上休息着,这使得师青玄更上去更显孱弱。谁又能想到这是位绝境鬼王呢?
     
  
可哪一个绝境鬼王没有走过这样的路?
   
   
贺玄没有说话,他静静地看着那个撑着头闭着眼,似乎又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般引得他睫毛微颤的师青玄,贺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他眼眸垂下才看见摆在桌上的风师扇和流光剑——他敛起思绪没有多想,便起身静悄悄地离开了原本是属于他的房间。
 
 
可谁知师青玄在贺玄离去时又猛然睁开了眸子,他眸中已经丝毫没有了刚才的笑意,取而代之的,是贺玄从未见过在师青玄身上见过的怅然若失。师青玄的眉头微蹙,原本成了鬼应是感觉不到寒冷,可此刻的师青玄却浑身发着颤,他的眼神一时间甚至有些空洞。
 
 
师青玄是花了一会时间才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他攥紧衣袖,手上已然毫无血色,他盯着桌上摆着的那焕然一新的风师扇,嘴里小声呢喃着,"我会还给你的。"
  
  
他合上眼眸,将眼底的情绪藏好,一改刚才的疲惫,拿起风师扇便起身往外走去——
   
  
师青玄不知道自己想去哪里,他可能只是在毫无目的的乱逛,随后享受着他人意识到他原来就是以前的风师,那位黑水玄鬼的仇人的奇妙感受。幽冥水府倒也真是暗藏危机,师青玄随便走了两步都会触发到什么不太好的机关,自然,这里的什么都比他在绝域里经历的好——在绝域,他可真是把人间世态炎凉尝了个遍,他在淤泥地里滚了个遍,在水深火热的地狱中待了整整十五年。
   
  
师青玄最终走到了一个熟悉的神台——看到了那四个熟悉的乌黑光滑的骨灰坛子,师青玄一时恍惚,此刻他的眼神中带着些迷茫,他一时看着那处说不出话来——往昔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所有事情在他踏入幽冥水府之时都在他眼前重演了遍。只是唯有此时他才敢用这幅面孔对着那骨灰坛子。
   
  
他再没有十七八年年前那事发生时的慌乱,不知所措。他望着那骨灰坛子迷迷怔怔的,他忽然感觉到一股从心底里蔓延上来的寒冷,无论他再怎么样起暖风都再也温暖不了他。
  
  
"对…不起。"师青玄颤着声音说道,手紧攥着风师扇,好似那风师扇是他唯一的慰藉。他合上眼眸,浑身上下都在打颤,一个纠缠了他十七八年的噩梦又在他眼前浮现——"这是我应得的。"
  
  
他在那四个骨灰坛下磕了头,又像是不死心的在四周忘了几眼,他并没有找到他想找到的东西,他敛起思绪,收起眼底的怅然若失,他甚至像是逃离般的快速离开了这个地方——
  
  
他走的很快,什么都没有注意,眼眸低垂着没有看向前方,心中的万千思绪涌上心头一时只压着师青玄喘不过气来,直到他突然撞上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胸膛——
  
  
那人身上带着他可令他心安的清幽香气,而身上那一身黑衣以及身周的冷冽之气无不透露着那到底是谁。
  
  
——是他曾经的挚友、现在的仇人。
  
  
师青玄心头一惊,他甚至不敢贪恋起那个让他短暂的感到几丝心安的胸膛,他赶忙往后一站,堆起一个熟悉的笑容,语气中也尽是轻松:“贺公子也有兴致出来走走?”
    
  
师青玄低着头,看不到贺玄脸上的神色,但贺玄却是感觉到了师青玄那股慌乱,尽管一闪而逝,但是却还是被他捕捉到——师青玄在他面前又何至于此?
  
  
“我来找你。”
  
  
师青玄闻言便轻笑一声,眼底也没了刚才的慌乱,借着烛火昏暗贺玄看不清他脸上表情,他抬头望着贺玄道,“那你现在找到了,回去吧?”
   
   
“好。”

评论 ( 15 )
热度 ( 304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