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十三)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现实线的青玄总算回来了(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十三。


距离师青玄死去的第十五年的四月天,同样也是贺玄在纠结是否继续寻找和等待师青玄的第十五年,贺玄终于听到了久违的关于师青玄的半点消息。

 

等待师青玄的归来,也是相信师青玄能从中活着出来。或许是因为那人身上带着自己的命格的缘故,师青玄若是在那死了,他或许会更加不快。

 

 

而在师青玄从绝域之中出来时,贺玄还在昏睡——事实上那十五年他近乎一直在昏睡——但一股从心底蔓延到全身的烦躁,致使他法力甚至有了些失控的征兆,这同样也惊醒了他。这种躁动感与铜炉山重开时有着几分相似,却又格外不同,是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差距。而直觉告诉他,有新鬼王出世了。

 

“新鬼王出世了——”花城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在他脑海中出现,语气中带了些许戏谑,也不知道他是在等待着什么好戏上演。

 

贺玄神色不变,冷淡回应道:“关我何事。”

 

“是他。在皇城郊外。”花城笑了一声,好意的提醒道,似乎是在期待贺玄接下来的反应。

 

“......我知道了。”

 

没有词汇可以形容出贺玄此刻心中的纠结,贺玄的思绪一下子便不知跑到了那去,一个等待了十五年的人突然有了消息——心中的惊喜不言而喻,他像是惊喜,却又像是一种信任得到了回应,他同样又是万般纠结无奈。他是选择去找师青玄,看看那个翩翩少年究竟在那片泥泞肮脏之地成了什么模样,还是选择不见他,仍旧与他背驰远离。

 

花城那话使得贺玄心中倏地变得明亮了些,使他的心房变得敞亮了些,再不是暗无天日的等待以及充斥着整个心中的仇恨之火。十五年的时光并没有改变太多东西——他对于师青玄的态度一模一样,什么都没有变化,唯独变化的也只有时间,以及师青玄对外界的身份罢了。

 

贺玄缓缓起身,望着放在他桌前的早已被他修补好了的风师扇愣了愣,以往他认为这风师扇原是属于他的东西,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观点在他心中改变。他渐渐的认为这的确是属于师青玄的物件,甚至或许师青玄的确可以担任风师。尽管得到风师这个职位的手段并不正大光明。

 

他心中泛上了些许异样,那万千愁绪又仿佛一时之间涌上他的心头——他拿起了风师扇,黑白相间色的、洁净得丝毫没被血液沾染的流苏随着微风在空中飘逸着。

 

原本师青玄坠着的青色流苏沾染了他的血迹,像是一刻在上面似的,那鲜红的颜色甚至根本不能清洗干净。后来贺玄有一段时间就让那扇尾空荡荡的,什么也不挂着,可他记忆中师青玄曾经拿着风师扇喊着“风来”时轻快洒脱的模样,以及随之飘逸着的青色流苏一直无法磨灭。

 

后来他去他店铺的路上时曾经不经意间看见了个黑白相间的流苏,上端的白色渐变成黑色,他只不过看了一眼,但是总是觉得这流苏似乎同样寓意着什么。他不愿多想下去,最终便买下来了这似乎寓意颇深的流苏——也不知师青玄会不会习惯。

 

“风师扇的确应该给它最喜爱的人——”贺玄的声音在偌大的烛火昏暗的房间中回荡,而那一直晃动着的烛火也因为主人的离去而熄灭,房间中又是空无一人——

 

 

贺玄抵达皇城郊外的时间不太凑巧,上天庭已经派了谢怜跟那新出世的绝境鬼王好生交流一番,这固然是个明智的举措,毕竟若是谢怜去了花城必然会跟着前往。谢怜原本便有了法力可以与绝境鬼王相抗衡,也更不用说还有个血雨探花了——

 

黑水玄鬼到达皇城郊外之时,远远的便望见了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那人身上已经没有了臂弯的拂尘以及腰间的风师扇,他手中拿着一把剑身雪白,洁净的没有一丝尘土沾染的剑。那人的衣衫似乎因为刚刚经历了一场苦难,而显得格外破旧,只不过已经与他行乞时的衣衫褴褛要好上几倍。黑水玄鬼来时,新鬼王正在与谢怜有说有笑的交流,那话语之中的轻松调侃似乎并没有因为那痛苦的十五年而有所影响。

 

他还没变——这是贺玄的第一个念头。

 

但他的确变了——这是贺玄的第二个念头。

 

而显然随着他渐渐走近,师青玄身周的杀戮之气显然便浓了几分,贺玄听不清师青玄与谢怜究竟在说些什么,便也这样缓步靠近着。

 

师青玄那原本是洁净无暇的明眸却多了许多凌厉,师青玄显然没有看清来人就格外警惕得抓紧了剑准备要动手——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没有一点迟钝。

 

他眼眸的疏离令贺玄心头一震。

 

而师青玄在看清了来人后,身子显然是呆愣住了。但他身周的法力丝毫没有一分减弱,师青玄抓紧着手中的流光,神色异常冰冷,平静的正视着贺玄,他压着嗓音深沉的道了声,“抱歉。所以你是来杀我的?”

 

那声抱歉像是欠了十五年,尽管在十五年前他也不知道说过了多少遍——这种对于贺玄的愧疚或许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

 

然而贺玄并没有来得及回答师青玄,同样是绝境鬼王的师青玄实力高深莫测,那日的天气照样很好,就如同师青玄死去那天那般灿烂,微风轻轻拂面,师青玄如同阵轻风般突然出现在贺玄眼前。

 

他拿走贺玄手中的风师扇,展开那熟悉的已经十五年都没有触碰过的、他曾经最喜欢最珍视的风师扇。贺玄似乎听见师青玄微乎其微的一声轻笑,也不知是嗤笑还是其他——

 

“多谢。”

 

——十五年,师青玄终究还是疏离了他。

 

这便是贺玄想要的最好的结局。

 

“贺公子。待我把我该做的事情做完,自然会把命给你——所以至少是现在,过几日再来杀我,可好?”师青玄的声音中似乎带着略微的笑意,他声音中的疏离丝毫不掩饰,也不容他们拒绝,师青玄已然从他们面前消失不知踪影。

 

见到了师青玄安心了许多的贺玄此刻却又升起了几分疑惑,为什么师青玄要说贺玄要杀他?

 

贺玄皱紧眉头,望着不远处无所事事正看着谢怜发呆的花城,语气凝重,道:“师青玄究竟是怎么死的?”

 

“这可能要问你?”花城的视线未从谢怜身上移开,他笑道缓步走近谢怜,话音刚落,这里便也没有了那两人的踪影——

 

贺玄也没将希望寄托在花城身上,最终自然还是要他自己查出来的,他待在原处,看向师青玄离去的方向,久而不去。这已是十五年后的四月天,师青玄十五年前怀着恨死去的地方。十五年的时间并没有给这片郊外带来太多的差别,路边的野花依旧芬芳,挺拔的树木依旧繁荣滋长,此刻已经没有了他之前来这时的诡谲平静,添了几分百花争艳的生机,树林间也有几阵轻风拂面带来了些许暖意。

 

说起来那蛇妖藏的也着实隐蔽,也不知去了何处,他曾在机缘巧合之下遇见过那群蛇妖一次,重创之后却再没有寻到过他们,只不过关于他们祸害人间的消息也从未间断过。由此可见上天庭对于处理他们的事情已经是尽了全力。

 

也不知道师青玄又如何去寻仇。

 

 

或许是因为身在皇城,且恰逢四月桃花开的时节,也或许是因为贪恋起了以往在那闲亭中休息时少有的的恬静。贺玄离开了郊外之后,便来到了那片熟悉的桃林之前,那片桃林也果然还是如先前那般落英缤纷,十五年的时间也没有在其中做了任何改变。

 

此刻已近黄昏,夕阳西下,一边天都染成了红色,然而在这夕阳映照下的桃林更显得清丽。贺玄刚刚来到这时便一眼望见这还有一个熟悉的人,况且他身上那股似乎无法收敛起来的法力似乎也提醒着他那人的身份。

 

他缓缓走近,望着那闲亭之中正坐得悠闲舒适高束着发的白衣人没有出声,那一副潇洒风流的模样,可不正是师青玄?

 

师青玄此刻已经换了身干净的白衣,面色似乎也因此变得红润了些许,十五年的时光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半点痕迹,他依旧还是那副世家公子的模样,甚至曾经断了的手脚现在也已完好。师青玄显然是知道了来人是谁,他手里拿着个酒坛,似乎是无所事事而无聊的晃动着,熟悉的香醇酒香唤回了贺玄埋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师青玄嘴角微微上扬,眼中显然已经没了他们刚刚再见之时的暴戾,兴许也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

 

“贺公子,真是凑巧。”在贺玄恰好站在师青玄身后时,师青玄开口说道,语气中的疏离也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减少了半分。他一只手撑着额头,眼眸低垂。贺玄也看不清师青玄眼中的任何情绪,只是听着语气总是觉得师青玄的心情似乎不错。

 

“嗯。”贺玄还是如以往那般冷淡的回应道,只不过与以往不同,师青玄再没有兴致勃勃的多说什么,现在他只是一个人安静地饮着酒,两个人相对无言。

 

贺玄很早便想象过与师青玄见面时会是这幅场景,这也在意料情理之中。

 

贺玄的目光时不时望向那个十五年都未曾出现在他眼前的人,桌上摆着他已经修补好的风师扇,以及那把定然已陪伴着师青玄,做了数百上千次斗争的流光剑。

 

这一时竟显得有些不真切起来,贺玄神情一时竟有些恍惚,半晌,他眸光深沉地询问了句,“为何成绝?”

 

“有心愿未了。”师青玄不知缘由地轻笑一声,回答得没有丝毫犹豫。

 

“复仇?”

 

师青玄挑了挑眉,抬头对上贺玄的眸光,眸中笑意不减,他反问道,“那你成绝又是为了什么?我也必然是与贺公子相同。”

 

贺玄闻言便皱了皱眉,显然是感觉到了眼前的师青玄与以往的天差地别,他仍是好意的提醒他道,“那蛇妖,我寻了那么多年也找不到踪迹。”

 

可谁知师青玄却完全不领情,他突然轻笑一声,完全没将贺玄那话放在心上,他饮上一口熟悉的桃花酿,随后便有些舒适地眯了眯眸子,他轻声道:“贺公子这般关心我?”


——————————

有没有有没有很激动!!!哇青玄终于回来了!!有没有感觉很凶(。)

我不喜欢写弱受(。)而且我觉得青玄也不弱...然后我写的时候就一直在感叹“哎我的妈成绝的青玄好攻”

然后青玄攻是不可能的是怎么样也不可能的。

好了  在接下来的两个半月里我会努力把风师扇写完

emm想让他们用原著向在一起是真的困难...我到现在可能还说服不了我自己把他们写在一起...所以..那个be..也是有可能的?

也会努力写he的!!


评论 ( 18 )
热度 ( 304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