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十二)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十二。


等贺玄再醒来时已是傍晚,他竟已经不知不觉的睡过了一个下午。身旁的花城也早已不知踪影,只不过留着他那白玉酒杯在桌台上,杯中还留着些他们喝剩下的桃花酿。也兴许是这桃花酿最终唤回了贺玄的心绪。


他不再做停留,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时间的流逝丝毫没有影响摆放了一个下午的桃花酿的滋味,此时他的头已经不再疼痛。


这闲亭是观赏这片桃花林的绝佳地点,娇艳的桃花随着轻风吹过缓缓飘落,空中弥漫着的桃花香一时更甚。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或许贺玄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师青玄伴着人间芳菲一同死去。



贺玄最终来到了原本他应是最先抵达的皇城郊外,皇城郊外不同于皇城中的车马水龙欢乐喧闹,倒是多了几分恬静。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路边生着些颜色青葱的兰花,都散发着清幽的香气,其中的树木繁茂,形成了一片为人遮风挡雨的浓密的树荫,树林中还时不时传出鸟儿欢唱的鸣叫声。一切似乎都和前几日发生的事情毫不相关。


只不过这一切都安静的过了头,四周甚至没有一点风,也没有一丝妖气,似乎那时常伴随着他的轻风便这样隐没在这里。


谢怜告诉他近日皇城郊外都有邪灵作祟,又怎会杀了个师青玄便放弃其他人慌忙离去?


他心中察觉了几分一样,缓步走近那片树林。他来这里的目的莫过于寻找留下来的蛛丝马迹,和师青玄带去的流光究竟去了哪。这里的诡异指不定也能带给他几分线索。


流光剑的品级尽然比不过风师扇。何况那些邪祟既然不要风师扇又怎么会独独拿走流光剑?那老伯口中的老叶究竟去了哪,若是那些邪祟单单只为了为祸人间挑中了老叶和师青玄。为何独独留下师青玄一人的尸身?


莫不是有人想以师青玄为饵,引他出来算计他?究竟是谁杀了师青玄?这也一定是个熟知他们关系的妖...按照外界的消息他应是对师青玄恨之入骨。可那妖怪若是不清楚他与师青玄的之间的纠缠,也不敢拿师青玄引他过来。再说他对师青玄做的事,应该是连师青玄本人都不自知...想到这原本如一团乱麻的思绪略微清晰了些。


但其他的问题都萦绕在贺玄心间寻不到答案,只不过他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总是觉得师青玄的死与他相关。



贺玄仔细的观察着这树林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角落都被处理得太过完美,以致于贺玄根本寻不到什么蛛丝马迹。明明依据谢怜的话来说,前几日这还是一片狼藉,妖气弥漫阴森恐怖,而现在这四周甚至没有一丝妖气。


莫不是他一开始就进错了地方?这只是把妖怪来迷惑他的?这个念头如惊雷般在贺玄脑海中出现。


这贺玄更为肯定师青玄的死绝对不是单纯的被些邪祟盯上。更有可能是,师青玄的这一次死亡,已经是被计划已久。每一个细节都是被规划得完美——所以他现在走在这里,兴许都是被那些妖怪预计到了——


想到这,贺玄突然止住了脚步,身周的气氛一时变得沉重起来,他有些警惕的看向四周,他目光中带着危险,眸中的戾气丝毫不掩饰。他的一身黑衣也与他此刻身周的肃穆杀气相互映衬。


他冷哼一声,显然是知道了自己身周已经围满了熟悉的“老朋友”,“怎么?被我杀了弟弟还要送个哥哥过来?”


“黑水玄鬼!你迟早要给我弟弟偿命!”那蛇妖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却见不到那声音的主人。那声音一时听起来甚至带上了些许虚幻。


贺玄已是对这话习以为常,他杀了几百多只水鬼又有谁没有曾对他说过这句话?他冷笑一声道:“都不敢在我面前出现还在我面前立下壮志豪言?少废话。是你杀了师青玄,把流光剑还回来!”


那蛇妖倒似乎是被这话逗笑了,他语气中甚至故意带着些沉醉,“我可不屑于拿他的东西!——他不愧是上天庭的风师青玄——果然美味。”话语中带着的万般得意让贺玄一时气极,他的心中顿时通透了些,但他竟在不知不觉的中攥紧拳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景象般眉头紧蹙。


他眸中带上了阴冷,心中毫无得知师青玄没有魂飞魄散的喜悦,他一时竟忘了控制自己的情绪,他近乎是暴戾的、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找死——”


贺玄冷哼一声往回走去,语气中的冷冽毫不掩饰,“你等着,我会找到你的。”


贺玄知道自己再往前行必然会深陷这无耻之徒早已为他专门准备好的层层陷阱,以他现在的状态,以退为进是他最好的选择。甚至说他现在可能都走不出这片树林。但现在至少对于他来说师青玄的死因已经很明显——那蛇妖为了复仇将师青玄作为诱饵引出他,又引他到这郊外布好层层陷阱引他上当——也真是顾虑周全。


一路上都很完美,只不过他们似乎是低估了绝境鬼王的实力。


只不过这件事却让贺玄明白了一件事,师青玄——大抵没有死。这在于那流光剑。蛇妖既然没有拿,四周也根本没有闲人敢走进来,那么。


只有可能是师青玄自己拿走了——并且拿着流光剑逃离了这里。至于去了哪里,怕是没有人清楚。




或许是因为那蛇妖选择暂时放过了贺玄,贺玄竟然简单轻松地走出了那郊外,回到了幽冥水府。知道了师青玄还在这世上的贺玄却格外的心烦意乱。他甚至有些神情恍惚,不知道自己该去怎么样对待这样的一件事情。


师青玄最终还是死了,以他最不想看到的一种方式死去,甚至是怀着恨死了。师青玄现在是怎么样的状态?在人间游离失所像阵风般左右逢源任意东西?还有在鬼界找到归所。可若师青玄只为找到居所——怕是不太可能。


或许师青玄还在走着一条更为艰险凶恶,九死一生的道路,这或许是每个怀着仇恨而死去的鬼都想过的事情——复仇。


虽说以师青玄原本的性子,大抵是不愿去复仇的,也不知道他究竟受了什么刺激竟化成了鬼。师青玄化成鬼的原因只可能有一个,也就是复仇。


师青玄会怎么复仇?去找那蛇妖做无谓的挣扎送死让自己魂飞魄散?师青玄自然不会这般鲁莽。


所以师青玄大抵会选择一条路,这也同时是大部分鬼都想象过的事情——成绝。


他为什么要找师青玄?这个念头如惊雷般突然在贺玄脑海中闪现,这是一个他先前没有想到的问题。明明师青玄抢走了他所有的东西却一件也不在他身边留下。现在师青玄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道路他还能怎么样?原本师青玄还在世时,他们便已经相见无言,难道死后还能有些不同寻常的事发生?


既然是师青玄做的选择,他就不应该再去做干涉。他并不需要去找师青玄。他也没有理由去找师青玄。贺玄在心中暗自补充道。

  

不在师青玄的生命中驻足是他最好的选择。


贺玄此时已回到自己熟悉的房间,他眉间尽是阴郁,眉目中带着的愁绪完全没有因此有半点消散反而更甚。贺玄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在见了花城之后清醒的脑海,却在见了那蛇妖之后变得昏昏沉沉起来。


他的眼前又渐渐的变得模糊,也因为房间中烛火昏暗,也为他更添了几分睡意。他望着那眼前摇晃的烛火,思绪也跟着飘荡不知道飘去了哪。贺玄昏睡前只说了一句话,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声音喑哑,因为困意他说这话时甚至没有多想,他对着外面侯着的小鬼沉声吩咐道:“去鬼界找师青玄。打听打听...绝域。”


邪祟成绝可以有很多方式,广为人知的便是铜炉山厮杀而出的绝境鬼王,这同样也是最简单的一种方式。但是当然铜炉山百年才开一次有些急于晋升的鬼自然会寻了些别的方法——而这其中最被人熟知的便是绝域。


绝域,顾名思义,与世隔绝的偏远之地,自然也是个不测之渊,与人间有峻山巨海之隔,常年阴雨不断,连月不晴。绝域原本就是一块虚无之地,原本能找到的人就极其之少,因为那绝域似乎只欢迎有缘之人。


也向来有听闻有不可计数的人在四月份被绝域找上。师青玄,自然有可能被找上——他也似乎是个绝佳人选,他有理由去怨恨天道不公,甚至在上天庭做过神官,身世坎坷——


若是寻常人刚刚进入绝域,便会被那股沉重浓厚的死气以及相隔百里都能闻到的血腥气所影响,而打起了退堂鼓。自然,绝域会给那些人机会离开。只不过离开便再没有机会进来。


因此里面到底有多凶险,实际上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因为至今也没有听闻几个人能从其中或者出来。——但是有件事情可以肯定,那里面必然是刀山火海,是一座活地狱——


他会从那出来吗?贺玄问着自己。


然而事实证明——师青玄的确被绝域选中了,甚至贺玄在十五年后再一次见到了师青玄,见到了一个从龙潭虎穴之中厮杀而出的师青玄,已经可以称为性情大变的师青玄,见到了一个唯一从绝域之中出来的,人间现存的第三位绝境鬼王——


——————

好了不出意外周五就可以回来了(其实并没有变很多(?)   就是对贺玄有点凶(bu

    

关于这个绝域还有这个蛇妖  就是私设了  为什么是蛇我也不知道(

   

我一开始是准备去翻山海经的  但是我找不到我想要的类型  然后就开始瞎扯了  当然这个不重要!但是这个蛇妖很讨厌很烦!风师扇全文boss应该就是这一个族群了(?)


关于师青玄以往是怎么看待贺玄的前文我也有暗示  接下来就可以慢慢揭开了(bu)其实他回来第二三章就摊牌了bu   贺玄怎么看我都是明示了(bu)

  

好了我感觉很快就能写他们谈恋爱了!!!bu  不可能的...啊我也很激动!!虽然那是在结尾...所以应该还是很遥远x


评论 ( 18 )
热度 ( 312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