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十一)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十一。

 

贺玄见了师青玄那表情便知道了他到底要做什么,而这里的蛇见人就咬,浑身剧毒好似怎么样都喂不饱似的。他先前便有听闻在北海有这样的一个蛇族,身怀剧毒,也喜爱群居。每年从四月起总喜欢挑几个地方去那残害百姓,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后来因为为非作歹过多引得上天庭的注意,便派了武神去围剿了几通——

 

只不过都没有斩草除根,甚至根本没有太多的见效,这一场围剿便化为了一场追踪持续了数十年,后来也不知道那些蛇妖跑去了什么地方不见踪影,只是收敛了些没有像往年那般肆无忌惮,上天庭也便就此罢休。

 

这件事在师青玄飞升之前发生,师青玄不太了解也正常。而他曾吞噬了四百多只水鬼,因而才对这蛇族有所耳闻。

 

到了这才发现这里的蛇跟传闻之中极为相似,细细想来必然是那北海蛇族,若是师青玄一人只身对上这蛇妖,怕是真的得交代在这。

 

贺玄眸光深沉,攥紧手中的流光剑,带着些戾气望着那还侧卧着的蛇妖,他皱了皱眉冷笑一声,便执剑对上那蛇妖——

 

这一切动作行云流水甚至没有一丝犹豫,等师青玄反应过来时贺玄已经跟蛇妖缠斗起来,剑与剑相碰发出的清脆的撞击声无一不提醒着他什么——师青玄一时间有些呆愣,望着那黑衣人影一声不吭为他执剑除妖的身影,他心头顿时一阵骚动,万般心绪涌上心头,一时一句话便这样梗在心头——因为身周出现的数百条蛇打断了师青玄的思绪,这引得师青玄一时便忘记了那话。

 

师青玄执起风师扇,以他对贺玄的了解,在贺玄动身之时,贺玄不用解释他也便懂得了贺玄的意思。

 

“你当心些。”贺玄瞥了一眼在他一旁已经开始帮他解决起那成千上万小蛇的师青玄,等他反应过来之时,这关切已经说出了口。他倒也不悔,脸上表情还是如往常一般淡漠,也来不及注意师青玄听了究竟是何反应,便继续执着流光与那蛇妖拼杀。

 

那蛇妖倒也像模像样拿出一把浑身碧绿的短剑,稳稳地接下了他的一招一式。若是师青玄不在这,他大可拿出自己的真正实力,也不用这样隐藏着实力与这蛇妖在这做戏。

  

那蛇妖出招倒也是格外阴险,尽挑些刁钻地方攻去,他自然也是尽量将这蛇妖引开,免得让他伤到师青玄。

 

然而这蛇妖倒也聪明,发现了他这一心思后出的每一招便对着师青玄发去。于此同时又不知道喊了多少只小蛇来就纠缠他。

 

他一时被那小蛇纠缠,那蛇妖便直冲师青玄想要对他动手。贺玄眸光一冷,见他动手之时眼中的戾气倒是毫不掩饰,身周原本就死寂的气愤也因此变得更甚。他将流光剑注满了法力,那原本应是一尘不染的流光剑,便杀气腾腾的直飞向蛇妖。原本在一旁处理这无穷无尽的小蛇而忙得措手不及的师青玄,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蛇妖的意图。

 

他赶忙躲开这蛇妖回站在贺玄身后,因为一直动用法力的关系,引得师青玄一时之间觉得有些乏力。他蹙紧了眉头,用通灵对贺玄说道,“明兄,这样拖下去怕不是方法——为什么这妖好像有杀不完的蛇??”

 

贺玄皱紧眉头,也是不解,以师青玄的速度以及风师扇在短时间处理上百只蛇固然不成问题,可过了许久师青玄都没有处理完,反而这蛇却像是越来越多——而这已经不断上升快要漫过他们膝盖的水面也似乎预示着什么。

 

师青玄脸上尽是凝重,他望着身周越来越多的蛇群,不远处那蛇妖眼底深深的嘲弄以及挂在嘴角的阴险的笑容让他心里一惊,他沉声道,“这蛇妖大抵想要淹了我们...到时候在水里对我们也更加不利。看这架势我们怕是出不去了...现在怎么办?现在不走到了待会我可能法力耗损太大..不能把这湖水吹起来了。擒贼先擒王?杀了那蛇妖赶紧就走?还是引到地上..我们要不要给上天庭..”

 

“不用。”贺玄见师青玄脸上凝重的表情冷然打断道,他同样带着嘲弄的目光望着眼前的桀骜不驯的蛇妖,随后他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些对师青玄说道,“你先走。我再上来。”

 

谁知师青玄听了便慌了神,一时之间,焦急地说道:“不行!我怎么可以让明兄一人涉险!”

 

贺玄心中一动,低头望着眼前比他矮了一些的师青玄,此刻他的衣衫凌乱可这也完全没有影响到那风华正茂少年的意气风发,他对上那曾让他动容数次的洁净得毫无瑕疵的一双明眸,淡然道:“你若是信我你便先上去,你若是不信我,也大可不必把我视为最好的朋友。若是你走了之后,我命丧于此我也心甘情愿,你若是有愧于我,自戕便是。只不过若是你自戕了水师也不会放过我。所以也当是万一我死后有一个安宁的生活也当是相信我,你先去吧——我自有办法。”

 

贺玄倒是极少对师青玄说那么多话,语气中的凝重,师青玄自然也是感受到了。他只得沉重的点了点头,只不过他却将自己手中的风师扇递给了贺玄,他目光灼灼,似是想把这人深深的刻在心底,“那便以此代折柳交予你,明兄你可得收下。”

  

贺玄倒是有些好奇为何师青玄从头至尾,都没有询问过他身上令人生疑的地方,此刻已没有时间容他细想。他不再说话,点了点头收下了这风师扇——这原本属于他的风师扇。

 

那风师扇上还残留着那人拿在手中的余温。或许是因为他自己身上极为冰冷,一接到那风师扇只觉得这风师扇周身滚烫至极,那温度也从他手上顺势蔓延到心口——

 

贺玄原本也不是那宽容大度到可以完全不介意这拿了属于自己一切东西的风师,只不过他生前最亲近、最珍视、最想要去守护的人,已经不得好死离开人世,而师青玄又确实是他在上天庭生活中最为亲近的人。只不过不太凑巧,他现在最为亲近的人却又是与他隔了血海深仇的人。

  

说到底,就是他贺玄活了几百年到最后身边也没有一个亲近的人,唯独亲近的人却又是他的仇人——师青玄给他的这一条命,也着实是条烂命。

  

    

因为要给师青玄开出一条道路的缘故,贺玄的攻势也一下子凶猛起来,师青玄定然也会发现些端倪,例如他明明已经消耗了这般多法力却表现出一副洒然不倦的模样,只不过师青玄并没有过问,他也不需要去解释。

 

 

师青玄最后还是回到了岸上,或许是因为心底焦急、不放心的缘故,他上来途中甚至都没有感觉到那湖水的冰凉。他皱紧眉头在岸边焦急地踱着步,最终跟贺玄通灵说了句,“明兄!我在岸上了!你没事吧!”

  

然而贺玄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复师青玄,这引得师青玄一时想要心急火燎的又跳下水去,正当他想要跟灵文通灵时,便听见贺玄熟悉的波澜不惊的淡漠声音,“嗯。你待着别动,等我。”

 

师青玄听了那声音一时激动得都快热泪盈眶,一时心里悬着的石头这才落下。尽管如此他还是在岸边来来回回的踱着步,想知道水底究竟发生了什么——

 

说起来水底发生的事情很简单。在师青玄走后的贺玄突然像变了副模样,也丝毫不隐藏自己的实力,也是因为对那蛇妖先前做的举动的不满,身周散发的森冷杀气与那原本漆黑散着死寂的大殿互相映衬。

 

他身周的法力过分强劲,引得那些小蛇不敢靠近他,那蛇妖见他整个人突然变了副模样,倒也极快地反应出了什么。只不过为时已晚。

 

贺玄最终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将流光剑刺入那蛇妖的身体,动作娴熟没有一份滞留仿佛已经拿着这流光剑共同作战数次——

 

“你现在杀我已经迟了!!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加倍...!”贺玄听到一半便觉得厌烦得皱了皱眉,冷哼一声,那雪白的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好看的弧度,整个房间也因此安静下来,原本那妖怪待的地方也渐渐的散为了如那剑身一样洁白的光晕,那些小蛇也不知道逃去了什么地方。贺玄望着那阵光晕愣了愣,一心想着以师青玄那般的性子定然是极喜欢这幅场景,现在他看不到贺玄竟帮着他在心底升起了遗憾。那流光剑剑身还是似刚才那般雪白干净,剑身上丝毫没有一滴血液沾染。

 

这剑也真是好用。

 

而这地方也因为了没有了主人的法力而变得摇摇欲坠,他眸光一沉,因为要见师青玄的缘故,脸上已完全没有了刚刚除妖时冷酷疏离。

   

  

他刚刚上岸便望见不远处的师青玄焦急的在原地徘徊,他见了心中像是迎来了一阵温暖和煦的风,一时竟轻笑了一声。

 

“我回来了。”

 

师青玄听了声音便瞪大了眼睛急忙回过身向声源处跑过去,他看到了毫发无伤表情还是一如往常淡漠的贺玄,他看到了嘴角微微上扬的贺玄,他终于看到了此刻他最想见到的人。

 

他近乎是紧紧的将眼前那人搂在自己怀里,生怕那人从自己怀里消逝而去。

 

他的语气甚至带上了些许恍惚,“再也不想让你去做那些事了...”

 

因为师青玄抱着他,贺玄有些惊奇地低头望着此刻抱着自己身上的师青玄,或许是因为刚刚消耗了些许法力的缘故他并没有推开师青玄,听了师青玄的话一时还有些啼笑皆非,“不是你喊我下去的?”

 

说完这话师青玄却又像是有些气恼地放开了他,师青玄皱紧了眉头,以师青玄常年在他面前“坑蒙拐骗”他的本领这一时竟然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贺玄也不需要师青玄的解释,他并没有等待着师青玄接下来的话语,见了还在自己手上的流光剑以及风师扇便递给了眼前那面容仍旧有些憔悴的少年——

 

那少年眉眼弯弯,着一身潇洒的白衣,此刻低着头因为愧疚而不敢看向他。

 

他心中似乎是蹿出了一个微小的火苗,却在不经意间点亮了他整个心房。与那团承载着复仇痛苦的黑火不同——这火焰很微小,却很明亮温暖。

 

“还你...风师扇可谓是风师的象征——以后别乱给人了。”他像是不经意的说了这句话,而连贺玄都不明白当时他这话中的深沉含义。

 

“明兄是个例外嘛...再说风师扇哪有明兄重要?”原本低着头的师青玄却突然抬起头来对上他的眸子,嘴角上扬,那眸中像是有一天毫无杂质的清泉,恰如师青玄那人般。

 

双眸剪秋水,十指剥春葱。

 

贺玄一下便出了神,不太凑巧——这是起了阵风,虽说微风轻柔,但那阵微风吹动着师青玄的发丝以及那深受师青玄喜爱的流苏,那些东西却又像是轻拂过贺玄的心中带来了一阵骚动。

 

更不太凑巧的是,那阵微风吹散了贺玄的心思——

    

   

贺玄倏地睁开眼睛,眼前的花城已经不在了,也更不用说师青玄了。他望着原本应是师青玄坐着的位置呆愣了会,随后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竟玩味的笑了一声。

 

梦里的师青玄一如往昔风华正茂、意气风发。

 

梦外的师青玄固然已经跌落谷底、不知归处。

 

只不过梦里梦外的差别不大。梦里的师青玄有明仪陪着。

 

梦外的师青玄也有明仪陪着。

 

而他是贺玄,只不过他总是会做些黄粱梦——

 

等到梦醒了,便感叹一声:他果然还是一无所有。

 

现在他清醒的很,甚至没有做梦时的迷乱感——可师青玄什么都没在他身边留下。

——————————

好了...这章爆长...这一章是我的初心之一了哈哈哈哈xx

 

十三就回来了!下个礼拜三青玄一定会出来露脸的(  然后就不会跑了。

 

其实我一开始打算写风师扇的时候只是想写一个一万字的小短篇 我想要写一个贺玄在不同的时期对待风师扇的不同看法  也是影射贺玄对于师青玄的看法。 大概就是一个不熟悉师青玄直到青玄死去 然后全文就是回忆杀(所以其实现在我写的时候这个打算也没有变x)

  

所以为什么突然变成了长篇呢  在于设定。因为我想要写这个设定我觉得青玄不应该止步于此他可以到达一个更高的位置...

  

然后就把这个想法揉进去了然后整个文的篇幅就很长...因为最近有位小姐姐有说前面觉得剧情有些拖沓了,先感谢这位小姐姐提的不足之处x然后我今天上课就在想,我当初写大纲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这么样排列一个前面充满回忆杀的剧情...

  

然后我就想起来了几个原因,首先就是因为前面的回忆杀是我的初心 是我列的小短篇风师扇的  然后就这么接着写下去大纲 再看一遍的时候我也没有太注意,因为我也寻不到什么适合的位置把这些剧情插进去了  emm就像我前面那么多要说的就是两个人的态度以及一些本文的一些设定..

  

然后这些东西我也觉得必不可少,就放前面来了然后就造成了这样的效果_(:з」∠)_ 总归是不好的地方以后写完了修文会尽量改改√

  

谢谢大家追到现在啦√暑假前绝对会完结的√全文大概十二三万字吧?

评论 ( 6 )
热度 ( 279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