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十)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十。


不一会,他们便到了湖底,刚刚进了结界便看见师青玄如释重负般的拍了拍胸口,久违的空气让师青玄近乎贪婪的汲取着,只是那空气中总带着些许人血的腥味,这引得师青玄原本还想开口与贺玄嬉笑的心情一时间全无,脸上也带着贺玄未曾见过的凝重。


这地方到处都透着股诡谲,一走近这里便有种被人盯着的不安感。摆在他们面前的也只有一条路,只不过那路一眼望不到尽头也不知道会通到什么地方去。也因为在水底的缘故,这地方原本就阴暗死寂,又带上了那空间中弥漫着的浓浓血腥味硬是添上了几分阴森感。


远望过去那条长路的墙规律的挂了几盏烛火,也不知随着哪里的风摇曳着,使得这整个地方都添上几分不真切感。

  

   

贺玄见师青玄一时愣着,见他浑身湿透怕他受寒,便施了法术给他们两人都换了一身舒适的衣物,虽然尽管如此师青玄浑身上下还是格外的冰冷,浑身发颤。师青玄闭上眸子,一只手搭着贺玄的肩,另一只手轻轻拍着他的心口,安静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贺玄倒是对师青玄难得的平静感到诧异,心想师青玄这般养尊处优惯了的小公子定然是未曾见过这种场景——只不过他以往日里过得都是这般生活。


“你害怕?”贺玄眼眸中带着些嘲弄——也不知是对着他自己,还是师青玄——他带着些许关切开口问道。


“不是...只是对这些人...”师青玄的眸光黯淡,似乎这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气引得他浑身不适,他的声音带着些颤抖,手紧紧攥着贺玄的衣服,显然是气极了——


师青玄倒也不是没见过这种场面,或许是出于对那白话真仙的恐惧,这引得对师青玄对于那些无缘无故残害他人生命的妖物,都带上了些许憎恨厌恶。


贺玄神色平静的望着靠在他身上休息的师青玄,那人的脸色,因为寒冷一时变得格外苍白,原本便体弱,一时之间显得有几分憔悴。

   

他见了师青玄这副模样不知为何心中却像是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他刻意做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和缓的开口道,“你恨这些鬼吗?”


“恨。”师青玄近乎是从牙缝中狠狠地挤出来这一个字,却又想到了什么般,眼底弥漫着一股深深地恐惧,他开口叹道,“也害怕——”


殊不知身旁的人就是他害怕的源头。


这是贺玄第一次见到师青玄敛去笑意的外表下隐藏在他心底深处无法根除的恐怖。


贺玄眼底有光流淌而过,似是叹息,他淡然应了声“嗯”便缓步跟上师青玄的步伐。


师青玄此刻心情沉重,手中的动作倒是丝毫不懈怠,因为寒冷的缘故,师青玄拿了风师扇在他身周吹了些舒适的暖风,贺玄一走近师青玄便能感觉到那直入心田的温暖。


师青玄过了许久又沉吟道,“单恨这些轻贱生命、罔顾人伦的鬼罢了。”


贺玄却像是提起了兴趣,似是不以为意地追问了声,“若我是这样的人,你会恨我吗?”


师青玄拿着风师扇的手一瞬间有些停滞,只不过他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眸中波光流转,轻笑道,“明兄你是不是想考验考验我有没有把你当最好的朋友??没想到你这个时候还有这份心——你放心。”


师青玄突然站住了脚,望着眼前的贺玄目光坚毅,收起嘴角笑容,认真的一字一顿地说道,“明兄不论是怎么样的人,我都愿与之相交——”


贺玄却丝毫没有停下他的步伐,他一身黑衣混杂着周围昏暗阴冷的光线更显孤寂。他眸光平静,对师青玄这话置若罔闻。


“与其跟我说这些倒不如快些寻了那邪祟杀了。走吧。”尽管脸上掀不起一丝波澜,可这话却引得贺玄牢记了数百年,无法忘却,或许是因为师青玄说这话时表情太过认真,也或许是因为除了已故的家人外再无人这般待他,也或许是因为他自己内心深处的不足为外人道的心思。

   

   

师青玄快步跟上了贺玄,见了贺玄脸上神色不变对他的话充耳不闻,便一阵不满,若是平常师青玄定然已经跟贺玄争辩起来,嘟囔几句“我都这么说了,明兄你就没点反应??”随后便沿着这话题继续无休止的争辩下去,自然到最后贺玄都会顺了他的意,同样做出一副感动的模样——尽管一点都不真切。

   

只是现在他也没了这份心思开玩笑。这地方阴暗潮湿,尽管那墙上挂了烛火,但也没有什么用,有些烛火也因为师青玄起了风的缘故随意晃动了两下就灭了。


师青玄此刻身上还是寒冷异常,这会才瞥见贺玄丝毫没有受了寒的模样,这一下子便把师青玄看呆了,捂着胸口颤着声音道,“明兄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冷??为什么同样是神官差别那么大??本风师迟早被冷得交代在这——”


贺玄依旧面色平静的瞥了身旁的师青玄一眼,嘴上毫不留情的没好气的说了一声,“之前就说我有办法了,你跟下来之后冷让我怎么办?还抱着你走路??”


师青玄闻言倒乐了,观察着四周的墙面,笑着不经意的回了句,“明兄你要是想,我也可以委屈一下自己让你抱着我的哈哈哈!”


“滚!这时候还不想些正经事!”

  

“就是因为太正经了,才不敢去想,怕我越想越气直接起风把这里的东西全吹飞了...”师青玄笑着回应了句,他的语气到了后来也渐渐变得深沉,说完便径直走去倒也没再说些什么。

   

   

后来的事情,贺玄记得不大清楚,只记得他们顺着那小路往前走着,四处碰壁,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条岔路,碰到了多少机关。等到最后走到那蛇妖的殿前时,身上的衣服已经格外凌乱,两个人甚至可以称得上也些许狼狈。


贺玄手里拿着柄修长透着凛凛寒气的剑走进了那大殿中,至于那剑是哪来的?

  

师青玄在那路上见了他拿着地师宝铲不好除妖,又突然想起师无渡曾经给他炼了把专门除妖的剑——那剑杀死妖怪时,那妖会散为一片光晕,因此取名流光。——师青玄大抵是觉得那场景颇有几分美感,在师无渡给了他那剑之后他便时常背在身后,也极少用过,毕竟对于他来说还是风师扇使得顺手的多。


此刻自然还是将流光剑给了贺玄使来的好,总不见得让贺玄用地师宝铲现场挖地把那些蛇埋进去吧?


不过那剑身修长白雪,剑尖透着些许寒光,引得远望过去那剑周都透着股凛凛寒气,剑柄刻着些精致的花纹,还坠着根轻巧的蓝色剑穗,往剑里注入法力甚至有些微小的光点在剑周闪烁——贺玄拿在手里便也懂得为何师青玄喜欢背在身后了。

 

“我倒是不知道两位神官为何要冒险来到我这处来——”他们刚刚踏入殿中,那阴恻恻的声音便从前方传来。那蛇妖倒是悠闲自得的侧卧在殿前椅上肆意玩弄着自己的鬓发,说这话时他轻蔑地瞥了他们一眼,再看到他们身上凌乱的衣服后,又似是挑衅般嗤笑了一声。


师青玄倒是不恼,毕竟他们也却是在这片地方吃了不少亏。他原本想拖延会时间,便想搬出他那早已在贺玄面前说的堪称倒背如流的那一套,却听见自己身旁的人早已抓紧着他那剑,语气冰冷的吐出了三个字,“来杀你。”

  

“...明兄我觉得我们还是得走一个过场!”师青玄听了贺玄直接的回答,心里一惊。他有些担忧的望了眼身旁的人,却望见贺玄面色平静似是格外自信的模样,不知为何他心中也跟着渗出些许的自信。


他下意识的抓紧手中的风师扇,微微走向前挡在贺玄身前,师青玄并没有注意到贺玄有些诧异的目光,他义无反顾的带着坚毅的目光对上了那面目狰狞的蛇妖——


他回头对身后的人轻声道了句,“明兄我会保护好你的!”他的眸中似有光在流淌,那眸中深深的信任及坚毅让贺玄的心跟着颤了一下——他没有见过谁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他。


贺玄的身子一僵,他似逃离般将眸光移到别处,冷声道了句,“你先顾好你自己吧——”


师青玄脸上此刻严肃,听了这话眼底却还是不可抑制的涌上一股笑意,不再多想师青玄快速回过身,并展开他那极为珍视的风师扇,那扇底坠着的青色流苏也随着那阵劲风飘逸着。


一时间整个殿中一片寂静,形势也一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水位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殿里缓慢上升、身周不断响起的源自于蛇的“嘶嘶”声,以及他们身周不知何时出现的数百道凶恶目光。


流光剑也因为被贺玄催以法力剑身的笼罩着丝丝白光、师青玄嘴角渐渐淡去的笑容以及取而代之紧锁的眉头。


这殿中压抑的气愤,仿佛一切一触即发!



————————

好了!写完作业跑来更新(bu)

关于青玄的剑,因为原文青玄第一次出场时说师青玄背后背了剑x所以!就这么写了√

嘘第七章里写的师青玄保命拿走了的剑就是流光啦√如果还记得的小伙伴会发现的x

然后我就觉得青玄既然喜欢扮女相用的剑应该不会是那种锋芒逼人的剑,也不符合他的人设√

所以就这么设定了√这是我的私设1。

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也可跟我提√

好!!然后大声告诉我!!这章是不是很甜!!!!放心会刀的会刀的  下一章也很甜   但是等到青玄回来……就是甜虐交加了

emmm关于青玄回来之后会得一个怎么样的称呼,我写这篇文的时候就想好了。因为这个称号会是他们互通心意(?  的时候。

但会在很后面所以想来询问..大概回来之后  外界给的称呼就是  

临风觅酒。

这是有个故事的!

你们觉得怎么样..ok吗

评论 ( 12 )
热度 ( 346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