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九)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九。
  
  
那阵风吹散的不仅仅是花城的话语,也包括了贺玄的思绪,贺玄最终因为越发越疼痛的头以及那饮了酒后染上的醉意而陷入沉睡。
  
  
不知为何伴随着那阵风,他睡得竟有些安稳。这是他近年来睡得最为安稳的一次——只不过他做了一个梦。
  
  
以往他的梦都是他的陈年往事,那般的痛苦不堪散发着绝望气息,他也借着这些梦而不断提醒自己复仇一事。
  
  
或许是因为花城刚才对他道了声师青玄可能恨着他的缘故,他梦到了和师青玄与那话相关的往事——那也是他决定信任起那个看似游手好闲不谙世事的风师的日子。那日他孤寂苦涩的心境被那拂面的轻风带来了些许的温暖。

也因此贺玄才能睡得安稳一些——毕竟那是一个很温暖美好的回忆,完全不同与他以往梦到的人间险恶。

他做的梦却是和原先的事有些不同,有些繁琐复杂的小事被他直接省了去,或许是因为他已经记不清那事情中细枝末节的小细节。但有些有意义乃至他至今还记得的事情却是真真的在他面前重演了一遍。

说起那一日的事情有些凑巧,恰巧也发生在皇城附近。那日,师青玄接了祈愿来皇城除去在这附近作恶多时的一只妖物。原本师青玄做什么事情都喜欢粘着他一起,这种事情他也跑过来寻他,还理直气壮地找借口说,“我不是武神,当然需要个帮手了。”

说得好像地师就是个武神似的。

尽管无奈,他却还是陪同着师青玄一道过来。他若是不答应,以师青玄的脾性又不知道会谴责他到什么时候。况且他总归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这个除了一把风师扇就没有什么战斗力的风师大人——

   

贺玄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师青玄纯粹是想要寻他来皇城游玩才接了这个祈愿,师青玄刚刚下了界便开始朝集市奔去,开始买些小物件来。在看到了贺玄越来越黑的脸色,却对其视若无睹,反而美其名曰“这是在探查敌情!”

风师大人真是好兴致,探查敌情还需要顺道来看看首饰?

贺玄当时只觉得血气翻涌,只想把身旁这个人丢在这里,自己一个人直接回仙京休息来扰了他的吃饭时间。可不止为何,或许是鬼迷心窍,望见师青玄脸上满足的神情以及嘴角时常挂着的那抹熟悉的笑容,最终还是于心不忍让这样一个风华正茂的人毁在那奸邪凶恶的敌人上。

师青玄这个人,若要毁,也应该跌落在他的事情上。他曾在师青玄不了解真相时这样阴狠的想过。可惜最后这已被他否决了的心思却在最后成了真。

   

所幸天色渐暗,在师青玄顺手教训了几个市井无赖之后,他们最终来到了皇城外的一处平静的湖泊,那湖泊远看过去异常平静清澈,只不过寻常的湖泊旁再怎么样安静,总是会带着些活物的气息。可那湖泊周围却弥漫着股死气,走近了便会看见那水面上散着一层浓厚的妖气。

师青玄看着那妖气沉思了片刻,脸上凝重得已经和刚刚那个还在与他嬉笑打闹的小公子判若两人。

师青玄压着声音有些深沉地跟他解释道,“这一片水域有只妖怪住在湖底,也不知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灵文殿给的评级是‘凶’,可灵文也有特地交代过要我们小心行事这妖怪并不简单,因此我们还是小心为上...它先是散了毒气引得这片湖泊的水变得剧毒无比,喝一口便可以引人致死。皇城之中早已有谣言说这湖底有了妖怪,自从那湖水变得剧毒之后,便已经无人敢靠近这里。可总会有些小孩子不懂事...失踪了几日后便有人看见几句已经被啃噬得不成样子的尸体从湖水上浮上来..到了后来那妖怪变本加厉,只要是附近的人都遭了他的祸害...”

说完便锁着眉头,声音中似是带上了几分怒意,“这群妖怪着实令人作呕!明兄你道我们该怎么办?”

贺玄闻言脸色一沉,莫不是师青玄刚刚真的是在逛集市完全没在想祈愿的事情???似乎是查到了身旁人的情绪变化,师青玄顿时想到了什么,神色变得格外慌乱,活生生一副做了坏事被揭穿的模样。

他赶忙解释道,“不不不明兄...你听我说哈哈哈..我在问你我们待会下了水之后怎么办..怎么找路...毒的问题我倒可以解决,本风师身上那么多法器总归还是有点用的哈哈哈...还有待会见了妖怪是直接杀还是什么..我总得跟你商量好对吧!!哈哈哈哈哈哈!”

贺玄听了这话脸色才变得好看了些,随即淡淡的回应了一句,“我有办法,你在上面等我。我下去就行。”他是鬼,早就死了——他一个人办事也方便些,也不用顾及自己伪装神官的身份去使法术了。

谁知师青玄闻言神色大变,有些激动的拉着手不满道:“明兄这怎么行!你又不是武神!到时候你出事了怎么办!而且还是我接的祈愿!不行不行说好一起的,本风师不会拖你后腿的啦你放心!!我绝对把你护得好好的不出事!”

贺玄闻言倒有几分惊异的望了眼师青玄,作为绝境鬼王,甚至为人时,他都未曾听到过有人跟他说要保护他,一时他哑然失笑。

师青玄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的,突然惊喜的开口嚷道,“诶明兄那你先下去?实在不行大不了我把这水吹到天上去好了,虽然对我法力耗损有点大...”

贺玄脑里竟一下子想象中师青玄拿着风师扇把水吹到天上去的场景,一时之间只觉得有些好笑。

他没说话,沉默着点了点头,便开始在岸上寻起妖气最强的那一部分——那定然与那妖怪的住所极为相近。

他看准地点,便从岸上一跃而下,却也未曾注意到师青玄脸上担忧的表情。所幸没多久便寻到了那妖怪的住所,那边缘也设了结界来供得里面住着的邪祟方便住行,只不过那结界里的东西黑的看不到边界也不知有多凶险。

见着寻对了地方,贺玄便调转方向向上游去,等上了岸后看到与自己隔了一大段距离的师青玄在原地踱着步,似乎是因为见他下去了片刻而有些不安。

他原本就少言寡语,当时心里只想着快点杀完妖怪就快点回仙京吃晚点了。他便一声不吭的出现在了师青玄身后,也没有多想便用力抓起那人的衣领来到了他刚刚上来的地方——甚至顾不上动作的轻柔。

师青玄似乎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了,他没有注意到贺玄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只是感觉都一双湿漉漉的手突然揪住了他的衣领,在一阵吃痛后回过神来他站的地方就已经变了。
  

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那妖怪使了调虎离山之计,将他和贺玄分开好逐一击破。师青玄眸光一暗便将身后的人猛然一推得个措手不及,转了个身展开风师扇赶紧与身后那人拉开距离。

刚刚想起风便看见莫名其妙被推开的贺玄面如菜色地盯着他看。师青玄心中此刻划过一万个“尴尬”两字,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竟憋的脸颊通红,最后只得尴尬的笑了两声,带着怪罪般的道了声,“哈哈哈明兄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是你,我刚刚就差在你脚底下起风了哈哈哈哈...”

此刻的贺玄浑身湿漉漉的,衣角上下还淌着水,头发也因为沾了水的缘故而显得有些紊乱。师青玄既害怕贺玄受了寒,又害怕贺玄提起刚刚的尴尬事便赶紧继续说道,“哈哈哈我们先下去吧明兄你染了风寒了就不好了...”

贺玄敛起思绪,他原本便没有太在意师青玄的这般过激反应,不过原本便是他没打招呼的错何况下手没分轻重让师青玄误会也在情理之中。

他没有多想抓住师青玄的手便拎着他跳入水中,因为贺玄站在师青玄身前的缘故,他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见了他这个举动有些呆愣的目光,毕竟贺玄从来不会去主动牵他。

师青玄刚刚屏气跳入水中便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意,这引得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原本他穿的便单薄,这一下子引得他整个人如坠冰窟。虽然吃了些丹药免遭这毒水之苦,但是那水中弥漫的腐烂臭味以及那令他不舒适的妖气却引得他万般恶心,可在水中总是得忍受着,只是在心中期盼着能快些到地方。

随即师青玄的声音传入贺玄的脑海中——他的声音似乎还带上了几分委屈,“我的妈明兄..好冷啊..你不冷的吗??还有这个妖气真是憋死我了..唔..怎么那么难受..”

贺玄原本就是鬼,浑身上下没什么温度,入了这湖水自然也感觉不到什么冷热之分,却忘了身后这人却是一个实打实的活人——

他一时愣着,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见了师青玄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他也没有像往常那般的抗拒。尽管他知道原本他身上就冰冷,再怎么靠近也是无济于事。

tbc。

————

这是最后一个回忆对(

我觉得蛮甜的(
  
其实全文都不会很虐  篇幅还是有点长的(

暑假开学前一定完结(

从今天开始三天一更√差不多对(
  
悄咪咪开了个 风师扇。 的tag  戳文下面就可以进去了(
以后文也会发在里面了x
  

评论 ( 11 )
热度 ( 327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