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七)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七。

 

贺玄望着眼前青面鬼离去的身影愣了愣,脑海中忽然浮现了以往青面鬼默默跟在那个有些陌生的手脚都不太利索的人身后的场景。他不知道多少次望见过这个画面,直到那人已经消散于人世。

 

贺玄心中不由得一阵恍惚,似乎记忆中的那风流少年郎一如往昔站在自己身边,而不是终为陌路人。只能远望、无法接近、无法关怀、无法结缘,也不像现在这样阴阳相隔,当初气极说的一句“死生不复相见”到现在已是不能再见了。

 

贺玄的头忽然疼的发慌,他摇了摇头掐灭思绪,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他站起身,往身后简单的毫无一丝感情的丢下一句,“去找他。”

 

声音在一片死寂的房间中显得格外突兀回荡在那小鬼耳畔。

 

等那小鬼反应过来时贺玄早已不见踪影,“鬼君当真一如往昔。要做的事那人永远不会知道...”那小鬼摇了摇头面露哀伤,轻声叹道。


 

贺玄一转身便来到了皇城,四月时皇城中大片的桃花开得正是娇艳,缓步在街上行走时便能闻到空气中传来的一阵浓郁的桃花芳香。今日的天气好的正好,便有些孩童在街尾斑驳的青石板阶肆意玩耍奔跑,欢声笑语声夹杂着一阵香气使贺玄不由得愣了愣。

 

他一身黑衣似乎是不幸的象征,站在这倒显得突兀了。原本是师青玄死后不久的日子,可这座城还是一如往常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繁华喧闹。

 

不过也是,他只不过一节平民,死的再冤屈再痛苦再不甘,又会有几人去怀念他,为他真的伤心了?

 

他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路经那记忆中的桃花林还是放缓脚步,现在这桃花开得娇艳欲滴,以往师青玄总会在这时候约了他到这来赏花喝酒。只是今年他还在这,却少了对面的人。

 

心中似是浮现了什么不好的往事,那刻骨的恨意不由得使这般的怀念思绪戛然而止,他的眸光一暗,继而快步行走着。

 

他最终停在一个破旧的风水庙前——或许已经不能被称为风水庙了。那风水庙的牌匾掉在地上,任凭路过行人随意践踏也无人去理会——这是师青玄和那群乞丐住的地方。

 

他眸光一冷,缓步走进了那破旧的风水庙里。而门前原本掉落在地上的破旧不堪的牌匾也不知道去了何处。

 

那里面的乞丐先是有些疑惑的望着那忽然闯入的不速之客。但在发现贺玄穿得规矩衣冠齐楚,而他脸上原本淡漠的表情以及莫名印在眼底的些许戾气自然也会被他们理解为不屑。因此他们看向贺玄时,带着异常的鄙夷。

 

贺玄倒是对这种目光习以为常,他冷声哼道,“可有谁认识师青玄。”

 

那语气在那群每日都被经历他人嫌恶鄙夷的乞丐更是刺耳,随即贺玄便听见一位蓬头垢面的老伯不冷不热地回应了一句,“我们这没什么师青玄。公子你穿的人模人样,又怎么会和我们这种人鬼混在一起?”

 

贺玄闻言倒是不急,他冷笑一声,回过身来作势就要走,却又似是不经意般留下了句,“我是来寻师青玄的死因,既然你们不认识,那便叨扰了。告辞。”

 

不出贺玄的意外,刚走了一步便听见身后那老伯的声音传来,“你说什么?老风死了??发生了什么?!”那声音夹杂难以置信以及丝毫不掩饰的焦急。

 

“你不是不认识师青玄?”贺玄回过身来,神色平静的反问了一句。

 

“原本以为公子是来找老风麻烦的,真是不好意思!老风到底怎么了?他和老叶他们已经好几日没回来了!”那老伯便慌了,越说情绪便越激动,而显然这边的动静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何况师青玄定然与这帮乞丐相处的极好,听到了与之相关的事多关心些也是正常的。

 

贺玄也不想再与这老伯纠缠,便回答道,“他死了自然回不来了。他死在皇城郊外。具体怎么样我也不清楚。要是想知道师青玄的死因你最好把他失踪当日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我。”

 

那老伯闻言面露难色,似乎是一下子想不起当日的状况,良久才犹犹豫豫的答道,“好像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就是那日喊着老叶他们两个出去...?出去的时候倒是拿了他一直带着的防身的剑...那剑剑身雪白还坠着蓝色剑穗,也不知公子可否清楚..去哪了倒是没说...然后就没回来过。”

 

贺玄闻言皱了皱眉头,既然有两个人陪同他一同前去,可为何谢怜未曾告诉他师青玄身旁还有别的人的尸体?若是那两人没死逃脱了又会跑到哪去?再说那剑...他只收到了风师扇,谢怜只字未提那剑,那是被谁拿走了,还是掉落了?

 

看来他得在皇城附近寻些消息了。他沉思片刻,随后带着些许疑惑的问道,“那老叶是...?”

 

“哦,是把老风带回来的一对老夫妻。”

 

贺玄突然没了声音,脑中又像是回想起了什么画面引得他心中有了些异样,眸中的疏离一时溢于言表。他压下心思淡然道了句“多谢。”后便转身准备离开。

 

“诶公子,你是老风以前的朋友吧?你也是天上的神官?为什么没听老风提过你,也没见你来看过老风啊?”

 

贺玄闻言心中的异常更甚,一时间原本就有些不清醒的脑子变得更为昏沉,他的身子也跟着猛然一颤。似乎是这一句话直接得如同一把利刃戳到他的心口。但他近乎是冷酷的不着一分感情的回应了声,“我是他的仇人。”

 

他丝毫没有介怀身后突然戛然而止的声音,也没有兴趣去关注那些人听见他这话分外吃惊的眼神。

 

他对师青玄怎么样,该怎么样。他于师青玄是什么关系,该是什么关系,并不需要他们的三言两语来描绘,况且,他们之间蕴含的感情、渊源,也不是他们能描绘得尽的——

 

那老伯怔怔的望着眼前那黑衣男子离去的身影一时说不出话来——师青玄的确是没说过他的朋友,只不过他倒是在午夜梦醒时分多次听见睡梦中的师青玄惊恐的话语,以及提到的那个名字——贺玄,也借此略微的了解了些其中的渊源。

 

此刻这人便活生生的站在他眼前,一时他竟反应不过来。他这一刻却似是鬼迷心窍,带着那昭然若揭的私心对着那身影喊了句,“贺公子!你且放过老风吧!老风真的...”

 

贺玄心中一动,他来不及疑惑那老伯究竟是为何突然知道了他的身份,也是那话他早已听得不耐烦,便已出言生硬地打断道,“我早就放过他了。”

 

原本就是师青玄不肯放过自己。

 

走出那风水庙后,贺玄心中寻思着这件事情的怪异之处,没有留意脚下的路,等他再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到了那陌生却又极其熟悉的桃花林前。

 

这桃林经过了数百年的时光自然是与以往有些略微的不同,只不过那屹立于这片桃林之间的那供行人休息的闲亭倒是与数百年前别无二致。自从将师青玄丢来皇城后,贺玄便再没有来到过这,仿佛这地有什么凶兽般可以肆意啃噬他心中最不愿触及的地方般的,他甚至有些不敢来这。

 

已是许久未见这片桃花林,刚刚只不过粗略的望见了一眼,他便觉得思绪翻涌,便也不敢停留赶忙起身离去。可此时不知为何,他的脚却像是灌了铅似的,无法挪动。他近乎是呆立在原地,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眼眸中原本因为那人死去带上的戾气竟也消散了几分。

 

望着那闲亭,脑海中不愿被他想起的大片的回忆涌上心头,一时之间竟压得贺玄喘不上气来。他的头此时竟痛的令他几乎要昏厥过去,他有些痛苦的低吼一声,紧皱眉头想要收起这番思绪,却无济于事。

 

贺玄从来不曾料想,师青玄与他的回忆对于此刻而言竟是如此这般的沉重。

 

或许是因为头越发越疼,贺玄选择推迟了去皇城郊外,寻觅蛛丝马迹的行动,而是选择在那闲亭中小憩片刻。

 

贺玄此刻眼前都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看不清身周的一切,因此也没能看见那闲亭之中竟已坐着个人——或许不能说是人。准确来说,是一只鬼,还同样是一位令三界闻风丧胆的绝境鬼王——血雨探花。

 

“多日未见,你怎变得这般体弱多病?”花城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见了来人甚至都没抬头看一眼,便不留情面的出言讽刺道——

 

——————————————

这次青玄是真的还有五章就是第十二章!对就要回来了(

一万年没更新最近有点忙((

然后接下来就是一个甜的回忆加上揭开青玄死亡的一部分原因?然后青玄就回来了(

对会甜的不用慌(

评论 ( 9 )
热度 ( 388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