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六)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六。
  
  
尽管心里总会抱怨着这份差事,可这青面鬼倒也是乐在其中。他可以在无聊时分和师青玄瞎扯几句话发发牢骚,说说他生前的往事。师青玄有时也会把得来的东西给他吃。只不过师青玄从来都闭口不提以前的事情,他听师青玄跟别的乞丐交谈时说过——他曾经是天上的风师大人。
  
  
风师...?他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风师青玄,这可不就是拿了黑水玄鬼命格的那位假神官吗??虽然他不理世俗,但是这些大事他还是有所耳闻的。那青面鬼收拢思绪,一拍脑子突然想到这一回事。
   
  
不知道为何,他突然有些理解为何他们两个人要这般纠结,明明两个人都放不下对方,却谁都不要相见。
  
  
尽管已经找了他来照看师青玄,可是贺玄自己却会隔几天来看看师青玄。
  
  
那后来的师青玄也越发越落魄,原本是个穿着锦衣玉带的小公子,到了后来却变得一身布衣。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原本师青玄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一整天迷迷糊糊地过去,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甚至一连好几日他都没有东西吃,青面鬼怀疑过好几次是不是师青玄根本不用吃饭,当然这个想法在日后被证实是错误的。
  
  
但他觉得人各有命,若师青玄一心求死,那他说什么都是无济于事,贺玄原本也要求只需关照他的生死,师青玄选择以怎么样的一种方式活下去他是不允许插手的。反正他活的有够些时日了,该做的事情也都做了,也不算虚度此生。
 
 
所以他的任务也就是看着师青玄度完余生,使它不受邪祟侵扰。
 
 
令那青面鬼惊奇的是,师青玄尽管过得不尽人意昏昏沉沉,但他似乎总会苟延残喘的苟活下去。
 
 
看来师青玄还是有些理由想要活下去的,只不过或许连师青玄都不知晓其中缘由。
 
 
   
 
师青玄的生活是在一个平常的午后被改变的,因为一对老夫妇。
 
 
那日他还是如同往常一般在街角蜷缩着双手抱着膝似是不忍看向这街上车水马龙。
 
 
昔日他与贺玄在这街上穿街走巷寻欢作乐,他带着怜悯的眼神望着街头的乞儿给予他们帮助,此刻时景变迁,他竟也要沦落到街头行乞的地步。
 
 
一开始师青玄无论多么饥饿都不愿去乞讨东西吃,也不允许他悄悄地偷了东西给自己吃。他宁愿一连几日忍饥挨饿也不愿去做这等依靠着别人的施舍的事情。
 
 
他不愿沉没在满怀肮脏的泥潭之中——他原先定然是个风光无限、光明正大、无愧于世的人。
 
 
那青面鬼疑惑纠结了许久,这般正直洁净的少年,为何唯独亏欠了这位绝境鬼王。
 
 
 
 
皇城的街上总会有几家纨绔子弟喜欢欺辱街头行乞的人,以往他便看不惯这种作风,见了便会打着救助百姓的名号教训教训这群藐视人权的纨绔子弟。
 
 
有些事情做习惯了,是改不掉的。
 
 
那日皇城中恶名昭彰的几位纨绔又跑到街头来“寻些乐趣”,便当着师青玄的面去欺辱由于强征暴敛而只能在街头行乞的一对衣衫褴褛的老夫妻。
 
 
他们践踏那对老夫妻的尊严,扬言要抢走他们辛苦得来的食物,若是他们反抗还会将他们痛打一顿。
 
 
他记得当时原本缩头缩尾的师青玄见了这场景之后突然有了气势,大声喊了句,“住手!”
 
 
他看到师青玄起身时非常习惯的往腰间一摸,原本他还以为师青玄腰间有什么东西藏着玄机,可见到师青玄的手抓空之后他霎时惨白的脸颊,心中大抵已经猜出师青玄大概是想要拿以前他的一件法器。
 
 
估计是被贺玄丢过来时拿走了的一件法器,见师青玄这动作娴熟习惯,定然是做了几千百遍,也可以料想出师青玄到底有多喜欢那件法器——
 
 
师青玄将那对老夫妻护在身后,眼前那些嚣张跋扈子弟凶狠怪罪的眼神并没有使师青玄眼中的坚定执着减少半分。
 
 
他知道师青玄面临的定然是一顿毒打,正当他想要出手时却看到了师青玄回绝的眼神。他的心骤然一跳,心中五味杂陈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做些什么——
 
 
他竟真的看着师青玄被人狠狠地拖进小巷之中抵在地上狠狠地用脚肆意的践踏着。原本一位风流少年,此时竟沦落到这种地步。脚踹击肉体发出的沉闷的声音使他心中一阵郁闷,这声音曾一度令他愧疚不已。可从始至终师青玄都咬紧牙关使自己不再呻吟出声。
 
 
那对夫妇见了此情此景便跑过去恳切的哀求,却并没有使那些纨绔的动作有丝毫的减少。
 
 
他仍深刻地记得,当他无法忍受这一场景走出这小巷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黑色人影。那位鬼王脸色沉重,眸中却有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的平静。他的脸上毫无一丝波澜,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在地上蜷缩着的师青玄一言不发。
  
   
   
  
这两个人,果然谁都不是普通人。他心中感叹道。
 
 
“鬼君...是他...”他开口想要解释却被贺玄异常深沉的声音打断——“这种事情你不用管,他怎么选是他的权利。但他不可以死。”
 
 
他似乎在那语气之中听到了些许微乎其微的愤怒。
 
 
“是。”
  
 
 
  
他也忘不了,那些纨绔子弟异常得意的丢下蜷缩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师青玄走出那条小巷子时,向身后丢下的一句“呸!也不看看自己是哪来的贱种,竟敢打扰我们取乐?再这样嚣张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那帮横行霸道的少年走后他便听到贺玄冷哼一声,似是对眼前事视若无睹般生硬地道了句:“他的脚伤了。”
 
 
他应声向身后望去,却发现身后已然空无一人。那时恰巧一阵微凉的轻风吹过,吹离了那人,也吹走了师青玄沉重而悲痛的源头。
 
 
他原本还想询问贺玄这话的意味,可后来想想,贺玄定然是要他去救师青玄的。就算贺玄不让他去,他大抵也会控制不住自己去救师青玄。
 
 
他记得他为了师青玄寻尽方法不知少忙脚乱的跑了多少里路,可最终还是会留下些许病根。
 
 
那之后的记忆他便有些模糊了,好几年前的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他又怎么会记得清清楚楚?只不过师青玄伤手伤脚的事情在日后多了去,从一开始会神情恍惚地、带着眉间万千愁绪的看着自己已经不同往日的手脚,到了后来坦然接受,以同样的灿烂夺目的笑容面对着这一切不尽人意的事实。
  
  
他记得那日之后,师青玄却好像一蹶不振,又想要苟活在这个世间,他觉得或许是师青玄不放过自己罢了。那时的师青玄看不透,看不懂,也不想看透。他那时不知道贺玄和师青玄之间的渊源,只知道贺玄与师青玄之间隔着血海深仇隔着难以逾越的鸿沟。
 
 
可他也感觉到了贺玄对他似乎并没有那般憎恶,甚至还多了几分怀念。
 
 
可师青玄却不尽相同,从一开始便深陷往事无法忘却,以致于他致死都无法从往事的阴影中走出。明明拥有好好活下去的能力却非要选择一条完全与之相反的道路。在这条充满岔路口以及布满荆棘危险的道路上,一切都是师青玄自己选择的。
 
 
可走出阴霾又谈何容易?
 
 
那日之后师青玄便与那对老夫妻走的更近了些,渐渐的他与皇城之中的乞丐走的也更近了些。
 
 
可师青玄这般抛却自我的过程中,却始终都没有意识到——他这般活着,会使希望他好好活着的师无渡,甚至说贺玄该如何去想,又会有多么的失望呢?
 
 
这一点与原先的师青玄全然不同,原先的师青玄无论面对了什么事情都会想方设法去解决,遇到什么挫折都坚毅乐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迎面而来的这些事情击得溃不成军。
 
 
可于此同时,师青玄在此途中,却能保持本心初心不变——不让自己真正地跌入那满怀污秽的泥潭之中。
 
 
师青玄在成了乞丐后也不知遇到了多少件糟心事,途中几经挫折,可他眸中那熠熠生辉的光彩还是如几百年前贺玄见到的那般胜于那四季春秋,仓山涣水的美丽。
 
 
他虽然身处人生谷底,却仍旧怀着最初的心境,这也是最为难得的。
 
 
由此说来,这样的师青玄是幸运的,同样,也是不幸的——

 

——————————————
这其实是糖!特别甜!

评论 ( 9 )
热度 ( 382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