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五)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五。
  
  
等房门前再出现一阵窸窸窣窣时,贺玄的头还是隐隐约约地发痛。他知道定然是先前的小鬼抓了被他喊去照看师青玄的鬼回来,他睁开眼睛,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言语之中竟带着些有些控制不住的不快。

“进来。”
  
  
随便看到那有些矮小的小鬼推着一只身材魁梧的青面獠牙的鬼进来。那青面鬼浑身哆哆嗦嗦的,眼睛甚至不敢向上看一眼贺玄,他的眼底深深映着的恐惧让贺玄不禁冷笑一声,“现在知道害怕为什么不把我交代的事做好?”
  
  
那青面鬼一下子更为慌乱,便赶忙解释道,“鬼君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鬼君不要杀我啊!我也不知道那师青玄为什么死了!我和他们出去了一趟,连半个时辰都未到...回来就找不到他了!!”

贺玄神色冷若冰霜,面色不善,那脸上阴沉得似乎马上就要来临一场狂风暴雨——“呵,你倒是好笑。我让你寸步不离他,你呢?”
  
  
“我...我...”那青面鬼低着头并没有注意到贺玄脸上更为阴沉的神色。

“鬼..鬼君...我不记得为何我要出去了!我总觉得是有什么东西把我引出去的啊鬼君!鬼君求您不要杀我啊鬼君!我不想魂飞魄散!!我都护了他那么多年了鬼君!!!您好歹....”
  
  
贺玄皱了皱眉,原本就有些微痛的头被这青面鬼一阵鬼哭狼嚎引得更为疼痛,他揉了揉眉心,冷声打断道,“吵死了。我且当你不存在,滚吧。”
  
  
那青面鬼一听便激动的一下子语无伦次起来,只得道了一万身谢便赶忙连跑带爬的离开了这幽冥水府。他刚刚走出这幽冥水府便没有刚刚畏首畏尾的样子,他有些气愤的叫嚷道:“真是这年头当个鬼都那么麻烦!又要我看好那个他,又要我不能离他太近,又要我不能吓到他,又要别人不能伤害他!我呸!谁能干好这屁事啊!这是我的错吗!不干最好了!切!你爷爷我还不屑呢。”
  
  
说完他又有些恍惚,心底划过些许失落。他印象之中贺玄要他照看的人是个明明经历了一生磨难却可以保持本心洁净无瑕的人。他还记得在一个晚风急骤下着倾盆大雨的夜晚,那晚他还是一如往常顶着雨在外面站着害怕他这位小祖宗出了什么意外。

他好像叫...这青面鬼愣了愣,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道这个朗朗少年叫什么名字,贺玄提及他时从来不唤他的名字,他只记得别人似乎唤着他老风。
   
  
他并不清楚师青玄是谁,像他这种三好鬼民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去管外界的事情,毕竟也与他无关。结果突然被这位黑水玄鬼喊去做事,要他去保护个人,合着他就是一个侍卫。但是看了看贺玄满脸阴沉,以及提出的丰厚报酬,他最终还是答应了他,这比报酬可供他在人间贪图享乐许久。
   
  
他清楚这个师青玄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能被黑水沉舟抱在怀里还特地找人看着的人,能是什么普通人吗?可是他不懂,贺玄既然担心这个人的安危,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个人放在自己身边来得直接呢——这个答案他似乎在很久以后才知道。在那懵懵懂懂的期间,他只知道贺玄似乎是不愿去见师青玄的,不,不能说是不愿。
    
  
是他不想要师青玄知道。
   
   
当时他还以为师青玄是贺玄多年的地下情人,结果因为两个人吵架,师青玄执意出走决定不再见贺玄,但是贺玄的心还在师青玄身上,他还感叹过好几句这黑水玄鬼真是个痴情人,他就差出现在师青玄面前劝劝他还是跟着人家绝境鬼王回去,看看人家浑身上下也蛮好的,除了穷点欠下巨债,但是人又聪明想发家致富定然是极简的事情,况且长得又俊俏还长情。
  
  
结果后来才知道原来事实并不是这样。
  
  
一切都在那个夜晚发生了。
  
  
他早就发现师青玄不知为何总是会在夜晚时分想到什么不好的镜头,引得浑身发颤,那眼底映着的深深的恐惧和绝望不由得使他都为之一振——这到底是个经历了什么事情的人呀。
   
  
那日的师青玄还不是一个乞丐,他躲在皇城里的一间破旧的风水庙里面,倚着残缺不齐佛像浑身哆嗦,嘴里轻声呢喃着不要不要不要,那青面鬼听得都有些烦了,何况此时风大雨大他还要在外面死命看着师青玄。
  
  

至于为什么他不进去跟师青玄共处一室?当然是因为那绝境鬼王要求的了。
  
  
但同时他不由得心痛起来,那一声声痛苦的无助的哀嚎似乎是激发了他作为鬼心中深处最阴暗的记忆。
  
  
“你觉得冷就进来吧...”师青玄的声音哆哆嗦嗦的,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寒冷。
   
  
青面鬼闻言,庞大的身躯愣了愣,“你能看到我?”话音刚落便赶紧窜进了风水庙里。贺玄来找他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没有法力的或者说一个平凡人是看不到他的,这样他也不至于吓到师青玄。

“嗯...是他...让你来的?我看你跟着我多日了...”他的眼神之中毫无一丝光彩,声音略微有些嘶哑,身上的衣服已经破旧不堪,头发也极其的紊乱,很难想象他以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是的...哎兄弟你到底干嘛了,做人家绝境鬼王的地下情人哪里不好了非要跑出来??”

师青玄闻言愣了愣,随即便反应过来了什么,他苦笑一声,声音有些憔悴,“你误会啦。他是我最好...不...仇人。”说完便痛不可遏的闭上了双眸,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般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绝望感。
  
  
“啊??难道这位还好这口..我看他一直会来看你呀,还让我来保护你...”他还没说完便被师青玄格外深沉的声音打断了,“他...可有埋怨我恨我..?”
  
  
“这我就不清楚了小兄弟...这位鬼王倒真是神秘莫测...不是,你们真是仇人??”那青面鬼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你不用保护我。你走吧,我活着便活着,要死便死了,也没有什么意义——”师青玄轻叹道,神色涣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这可不行啊鬼君告诉我你千万不能死,死了就要我给你陪葬!哎,你说人生谁没碰到过几个谷底?大家都是这么走过来的——你总会遇到些转机,遇到些有趣的事情,找到你活下去的意义,或者你可以寄托在一个人身上啊,你可以就当是为了我活下去...毕竟你死了我也要死了呜呜呜呜呜呜...所以!小祖宗你可得好好活下去啊!”
  
  
“我...我唯一的亲人死了。当着我的面,被我最好的朋友杀了...我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了,我想死...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的语气之中透露着深深的绝望,那无法抑制的痛苦让青面鬼一惊。
  
  
他一时竟不知道该说出什么话来,他带着些怜悯的目光俯视着下面瘦弱的师青玄,他只得格外深沉的沉吟道:“就算是为了寻找你活下的理由,为了处理好...你说的这件事情,而活下去吧。哪个人的人生不是这么走过来的,只是你的道路比寻常人都为坎坷泥泞。”
  
  
师青玄几乎是立刻颤着声音应了声:“我..看不到未来的道路了...”
  
  
他就像是处在一篇渺无人烟的荒岛上,不清楚方向,不清楚时间,只能迷茫懵懂的一路瞎走,也永远找不到正确的道路——
  
  
他窝在那个小角落低声抽泣着,屋外的骤雨仍旧下着,似乎是为了泄愤般用力的拍打着地面溅起一阵阵水花。天空中阴霾不散,恰如师青玄心底深处的埋着的不可再提起的痛苦。
   
  
这份差事真难做啊——这青面鬼无奈地叹道。

——————————
大概还有五章我们的青玄就可以成绝回来了(。)
假装激动一下下??
猜猜青玄回来以后是怎么样的性格??(bu

评论 ( 9 )
热度 ( 481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