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四)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原著向存在私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四。
 
 
后来他们看准了时辰便准备回到上天庭来参加这中秋宴,回去时见到师青玄心满意足的买回了一桌子小玩意,贺玄好像突然懂得了师青玄到底为什么要来寻他一道去...大抵是其他神官不愿陪他一道...
 
 
思至此贺玄真的决定以后再也不会答应师青玄去人间游玩了。
  
 
然而这个想法很快便在中秋宴时得到了否决。
 
 .
师青玄对于酒也是格外的执着,也因此才有了那意气风发的“四名景”之一——少君倾酒。
 
 
于是贺玄便又被师青玄拉着喝了好几杯桂花酒,那桂花酒酸甜适口,醇厚柔和,余香长久,也确是爽口,也可以理解师青玄为何对酒这般执着。
 
 
师青玄的酒量极好,可喝着喝着那白皙的脸颊便因为情绪高涨而变得通红,他只顾着吃也没有太关注师青玄,只是在空闲之余抬头望向师青玄时发现他嘴角挂着的笑一时竟觉得头有些发晕,他不知道是这酒醉人,还是师青玄如这酒一般会使人沉沦。
  
 
"你为何喜欢化女相?"等反应过来时,贺玄已将这话问出了口。
   
 
"因为小时候体弱多病,被送出去当成姑娘养了好几年啦。”师青玄出神地望着戏台上正演着的戏却回应地极快,明明不是件幸运的事情他却不以为然。后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便继续说道,"哎对了明兄,你可别觉得我今天就是为了这事喊你出去还特地来骗你,哈哈哈我当然不是这种人啦。我跟明兄说的很多话当然是真的,跟明兄待在一起自在觉得亲切也都是真的——明兄你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闻言,贺玄的心微乎其微的骤然一跳,他神情复杂地望着眼前笑的愉悦的师青玄。
 
 
师青玄此刻一只手拿着酒坛时不时往嘴里灌着一口酒,手中的风师扇被他轻轻扇动着,那青色流苏也随风飘逸着,他望着这般认真的师青玄没有出声,他的心似是被什么轻轻牵扯过一般。
 
 
良久他淡然回应道,“我不是。”若他真是明仪,那定然便是了。
 
 
但这样的回答果然迎来师青玄的一阵不满。
 
 
在看到师青玄回过眸来望他的那一刹那,贺玄的心猛的一抽——那少年眸中熠熠生辉的光芒似是比那四季春秋都美妙的多。
 
 
这酒可真是醉人——贺玄叹道。
 
 
在他不知道真相前发生的这一切,美好的不可想象。可有些该发生的事情,也总会到来的。逃不掉,躲不过——
   
  
  
 
思绪渐渐回拢,贺玄揉揉眉心睁开了眼睛,眼睛一扫才发现两只眼生的小鬼拿着重修法器的器具毕恭毕敬地站在他身后,似是等着他醒来。他微微一皱眉,淡淡地道了声,“来了告诉我便是,不用等着。”
  
  
“是——”随即便传来小鬼的回应。
    
  
不过原本这些小鬼一进屋他便会发现,不知为何今日他的思绪万千,总是会想到些往事。原本自己的脑子便昏昏沉沉的,便也没有注意到这些小鬼进屋。
  
  
而那些小鬼自然是以为是自己不让他们出声,这才站在他身旁侯着。
   
 
说来这小鬼们也不是他想要的,他原本喜欢清净,毕竟原本也没有多少人愿意伴着他,唯有师青玄一个例外。幽冥水府里常年只有他一个人待着,但这些小鬼因为出了些事故便来寻求他的帮助想要来投靠他。
 
 
原本他也不想答应,但后来倒也随着他们去了。他的生活原本就是那么枯燥乏味毫无意义,唯有复仇之火在他心中熊熊燃烧。可后来这件事情也结束了,他的生活还是一如往昔的平静,家里多个人或是少个人打杂都是无所谓的。
  
 
反正这只是一个人的家,况且这连家都称不上。他早已家破人亡。
   
 
 
  
那炼制炉的炉火烧的正旺,火苗似是在诉说着什么而有力地跳动着,火星则不安分地四处撒野,它似乎燃尽了他的一切思绪。他掐准时机便小心地将风师扇尾坠着的青色流苏取下,而后轻缓地将风师扇丢进去。
  
 
破损成这副模样,只能重新炼制了。也不知道能还原成什么模样。贺玄心想。
  
  
他手中把玩着青色的流苏,望着那燃的更旺的火焰没有出声,青色的流苏上带着些许触目惊心的血迹,不要想也知道定然是师青玄的。
    
  
到底是什么东西敢在他的眼皮底下杀人?杀的还是...贺玄脸上的表情越发冰冷,他的语气之中染上了些许的危险,“把我叫去看好他的鬼喊回来。”
  
  
这两只小鬼似乎是刚刚来的,不知道贺玄指的是谁,其中一只便冒失地开口问道,“鬼君指的是哪个人...?”
  
 
“...师青玄。”贺玄已是许久没有说出这个人的名字,此时念着他的名字神情不由得有些恍惚。
   
  
“是。”那小鬼心中不禁庆幸着自家这位鬼王脾性还不错,算不上喜怒无常。或是换了别的什么人,指不定他此刻已经魂飞魄散不复存在了。
  
  
那一只小鬼转身快步离去,贺玄撑着头望着燃着正旺的炉火,眉头紧锁。此刻房里一片寂静,可以清清楚楚地听见那炉火燃烧发出的爆裂声。
  
  
贺玄见状便盯着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不出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东西般面色沉重。
  
  
良久,另一只小鬼忽然出声问道“鬼君可是在思念什么人?”
   
  
贺玄冷冷地瞥了那小鬼一眼,道:“谁给你的胆子来问我的话?”
   
  
那小鬼听了似乎有些惶恐,刚刚想要解释便被贺玄有些深沉的声音打断——
   
  
“...我看起来...像在思念谁?”
  
  
刚刚问出口贺玄便有些后悔,可这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他到底在思念谁,他自然是最清楚的了,何况刚刚他忆起的所有往事都是与同一个人有关——
  
  
“鬼君定是在怀念一个故人,这个故人在鬼君心中也定然不一般。至少我来的这些时日都未曾见过鬼君的这副模样,我来得晚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不过我猜测应该就是大家口中的风师大人。”那小鬼说的有理有据,语气轻缓,神色平静。
  
 
贺玄瞥了一眼身旁分外冷静的小鬼,漠然道了句:“...他是我的仇人,隔着血海深仇,害我家破人亡一生不得志,道的是死生不复相见。以后别在我面前提他。”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贺玄的语气带上了几丝威胁。
  
 
只不过那小鬼却不领情。
  
 
“鬼君此言差矣。可若真的是仇人,死生不复相见,又何必对他仁至义尽,怀念至今?”那小鬼全然无了先前的缩头缩尾,此刻的气势就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贺玄一时竟没了话,脑海中似乎又闪过了几句师青玄曾对他说过的话,他没有回答那小鬼的问题,只是过了半晌,淡淡地道了声,“他是一个错误。”
  
 
他是他的劫。
    
  
他原本不应该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贺玄撑着脑袋不再去想这些东西,他似乎有些累了,便闭上眼睛悄声休息着。
  
  
谁知那小鬼此时又突然道了声,“鬼君心中也当真纠结。可想要一样东西,又何苦思虑那么多——有些东西是鬼君无论如何也忘却不了的。”
    
  
似乎是因那小鬼扰了他休息,他有些不耐烦地回了句,“有空跟我在这谈论一个无足轻重的人还不如去帮着寻那只鬼?”
  
  
“是。”那小鬼闻言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似乎是在害怕,他步履匆匆赶忙离开不敢停留。
  
  
不过那小鬼说的也大多都是实话,这才能一时让贺玄哑口无言无力辩驳。他的确不知道该如何去对待师青玄,该原谅还是去该憎恨——
   
 
他永远都不知道答案,可他心里清楚这个答案,不会是憎恨。
  
  
明明他害得他失去一切,却又带给了在他短暂悲痛的人生中不曾遇见过的温暖的光。也是那光可以让他的复仇之火微微平息,只不过他该完成的事情,就必须去做。
   
 
师青玄于他像一阵风,在他身边驻足片刻又不得不随着空气流动一同离去。
  
 
杀又不忍离又不舍。——他给了师青玄的,或许不仅仅是他的命格。
     
   
还包括了他百年来的信任以及感情亦或是其他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这些东西连贺玄自己都弄不清楚究竟是什么。
    
  
或许因此,他才想要看师青玄好好的活下去。拿着他的命格过上原本他应该有的生活,而不是拿着他的命格被些不知名的东西破坏,也不是拿着他的命格却摈弃自己甘愿掉落到人间的谷底。

评论 ( 8 )
热度 ( 455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