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二)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应该很甜
#原著向存在私设  
#祝食用愉快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二。 
   

贺玄修补风师扇的时候,头竟止不住的发疼,那些埋在脑海深处的记忆似乎按捺不住自己就要跳出来,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手撑着头想要休息一会。这一来,他便想起来了很多以往与师青玄的旧时光——

  
   

记忆中的师青玄一身白衣,手执拂尘,腰插折扇,好生风流潇洒。师青玄喜欢极了这把风师扇,出行时总喜欢将风师扇拿在手上把玩,平日里自然也是对其极其爱护。贺玄伪装成地师时曾经好奇问过师青玄为何对一件物品如此欢喜。然而师青玄回答的却格外的迅速,他道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原因,或许只是见着喜欢便喜欢了。

  
  

可贺玄总是觉得这出于师无渡也有一把水师扇。

     
  

师青玄从小便与师无渡相依为命,随着师无渡也是应该的。可有些事情,确是不应该的。可师青玄偏偏丝毫不顾及他做了些不应该的事情。

  
   
  

  

初次见到师青玄时,他便是这幅模样。他伪装成明仪来上天庭调查他的死因,他原本便没有打算与上天庭中的人打好关系,何况他压根不屑于与这些金玉其外的神官打好关系。

   
  

但他却也未曾料想到会遇见一个师青玄——

  
  

师青玄其人,性情如风,爱好交友。

    
  

他刚刚来到仙京时便望见那人一双明亮灵气逼人的眼眸望着四周,似乎是在寻找新飞升上来的神官。

  
  

师青玄一袭白衣,一只拂尘挂在臂弯,手上还拿着只折扇慢慢煽动着,他手上的那把折扇做工精巧,折扇的边骨上雕刻着些细小的花纹,扇面上映着一个潇洒的“风”字也正如那来人一般,扇尾坠着的青色流苏在他的煽动下随着风飘逸着。

  
  

在看到来人一袭黑衣眉宇之间透露出的淡漠并没有令师青玄的热情减少了半分。他仍是热情的走上前向新来的神官打声招呼。

  
  

师青玄走过去时并没有想过那人竟会成了他最好的朋友,也没有想过他最好的朋友竟与他有极大的渊源。

    
  

那时恰巧刮过了一阵微风,他眉梢眼角都含着笑款步走来,他给他带来的感觉恰如那阵轻柔的风,在他心中刮起一道道涟漪。

   
  

贺玄并忘不了初见时师青玄的模样,正是二八少年风华正茂。

  
  

若是早些遇到这样的少年郎指不定他也会愿意成为他的朋友。

   
  

可惜他遇见他迟了一些,以至于后来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后来他这样想到。

    
  

“地师大人好呀。”那人的眼中仿佛有着一片清澈的湖泊,恰如他这个人般干净。

    
  

可上天庭哪会有什么干净的人。当时他这样想到。

   
  

“风师大人好。”他不冷不热的回应一句,他看到那把风师扇便已猜出了他的身份,便这样开口答道。他来时便听闻风师青玄素来爱好交友,今日他也总算是见到了这人。很凑巧,他与他的名字之中都有一个“玄”字。他当时并没有多想些什么,也不知道师青玄便是顶着他命格的那人。

    
  

那人眉眼弯弯,笑吟吟地答道,“地师大人初次来到仙京定然不熟悉,今日我见到地师大人便觉得亲切,想来一定是现在在人间时便遇见过几次,地师大人可需要我带你熟悉熟悉仙京?”
  
 
师青玄说的格外顺畅,似是说过千百遍来。贺玄当时只当是师青玄每遇见一个新飞升的神官便会这么说。然而贺玄在多年后与师青玄一道去喝酒微醺时,才从他嘴里知道,师青玄原本没有打算这么说,只是见到了贺玄一下子突然忘记了要说些什么。最后只能即兴瞎说出了这一席话,可见到了他觉得亲切倒也是真的。
  
  
可又怎会不亲切呢。
  
  
师青玄。
  

贺玄。
  
   
师青玄用的是贺玄的命格,享的是贺玄应该有的福分,他拿了贺玄的一切东西而不自知。见到了贺玄觉得熟悉,也是应该的。

  

贺玄原本打算自己一个人去熟悉熟悉仙京,师青玄带他走倒也比他一个人在这样一片陌生的地方四处碰壁的好。如此想来他倒也答应了师青玄。

  

其实贺玄仔细想了想,他倒也没有真正拒绝过师青玄什么东西,师青玄总会拉着他去别地玩,他也只得无奈的跟着,师青玄也会拉着他一道化女相,他本人对此极其抗拒,却也经不过师青玄的软磨硬泡。
  
  
他唯一没答应过师青玄的事情,应该就是不允许他寻死了。
  
  
那日师青玄带着他绕着仙京走了几圈,顺带告诉了这上天庭之中相关的事情,师青玄告诉他的事情不分轻重缓急,想到什么便说什么。然而有一件事情却让他不得不在意了几分。

    
  

他是水师无渡的弟弟。

  
  

师无渡。那个在他死前特地来看他的神官,也是他来上天庭的根本原因。

  
  

师青玄倒也真是个自来熟,只是陪他走了这一遭,分别时便听他笑嘻嘻的一口一个“明兄”,似是相识多年的好友。

    
  

可他总归是叫错人了,他不是可以同风师青玄笑看风尘的地师明仪,他是因恨而生的黑水沉舟贺玄。

  
  

而他们的命运也似是被紧紧捆绑在一起一般,紧密相连,密不可分。像是有人规定好的一般,他们总是会很凑巧的见面,就比如贺玄每次想要出去打听消息,总能在刚刚出门踏出一只脚之后见到师青玄。

  

贺玄曾经一度怀疑师青玄是不是刻意要跟着他。直到有一次他出门走了片刻之后恰巧碰见师青玄出门。
  
   
  
这一来二去,师青玄便越发越觉得他们的缘分真是妙不可言,也越发越喜欢和贺玄一道去玩。

  
  

那时的贺玄还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渊源,只是有些许的怀疑,抱着想要获取更多消息的目的,便也默许了师青玄在他身边一次次的出现,与他的关系也越来越亲近。但与此同时他也渐渐的发现了师青玄真的是那般干净无暇的人,开朗活泼。

  
  

他看上去涉世未深,是位一生风调雨顺的富家公子。可贺玄也知师青玄也是经历过一番大风大浪走到这个位置上来,他也熟知人间世态炎凉,了解该怎么在这个上天庭做好一个神官。

  
  

只是师青玄早年命中的坎坷在他生命晚期遇到的那些挫折完成不可相比。

   
  

恰好与他相反,师青玄早年一路磕磕绊绊后来却一生风调雨顺得以飞升。
  
  

而他原本一生顺畅无阻的道路却在后来变得泥泞不堪,险峻难行。

  
  

他那时便更怀疑了些什么事情,他不愿他成真,可造化弄人。他不想发生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似乎贺玄这一生不想发生的事情,也都发生了。

  
  

贺玄承认他的确想要与师青玄交好,只可惜他们是殊途,最终也不可能同归。

  
  

贺玄在上天庭度过最真实的时光大抵就是师青玄带给他的。

   

贺玄很清楚,他早就已经深陷有关于师青玄一切的泥潭之中。可惜他们之间总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不论是在哪个方面。

评论 ( 5 )
热度 ( 473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