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双玄】风师扇。(一)

#鬼王贺玄x鬼王青玄
#应该很甜
#不定时更新
#一周一更是绝对的
#前期大量回忆杀
#原著向但存在些许私设  
#祝食用愉快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一。
  
  
师青玄死了。
   
  
他死时正值人间最温暖的春季,原本是草长莺飞的人间四月天,而他的生命却在如此美好的一刻衰竭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贺玄刚刚从一阵头疼中醒来,他微皱着眉头望着四周——房间里的布置极其的简单,一张古朴的方桌摆在床前,在墙上挂着几幅画卷,画卷上画的大多都是那一家四口静好安稳的日常生活。
  
  
画上温馨,可这房间里格外阴冷,密不透风似乎一阵光都透不进来,令人觉得压抑至极,与那画卷格格不入。这是他的幽冥水府,可他总觉得他此时似乎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他似乎忘记了他之前在做什么,或许是因为他睡的太久了。
   
   
这并没有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因为他看到了放在他桌上的有些破损的风师扇。这是一件不应该出现在他这里的东西,他早已把这件东西还给了属于它的人,然而师青玄已无可能来到他这里,那么便只有一个可能了——他出事了。
  
  
思至此贺玄一时间竟觉得有些慌乱,来不及整理自己身上有些微乱的衣裳,赶忙起身走到桌旁,这才发现压在风师扇下面的纸条。纸条上只有简简单单的五个字,然而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却一点都不简单,因为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
   

“师青玄死了。”
   

这大抵是谢怜的字迹。他微皱着眉头看着手上这张纸,他早已将风师扇还给了师青玄,因为害怕他还会出事他甚至做了几颗法力糖果给了他,何况...因此若不是他自己寻死,他是怎么也不可能死去的。他心头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乎是觉得不快便将这纸随手一烧,便要寻谢怜通灵,所幸,他还知道谢怜的通灵口令。
   

“发生了什么。”贺玄的语气极其的平淡,似乎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与此同时,他拿起桌上的风师扇缓缓展开,那已经破碎的扇面,以及沾染到的些许血迹无一不提醒着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恐怕师青玄的死不简单。
   
   
有了灵性的法器总是护主的,风师扇在师青玄手中数百年必然有了灵性,在危急时分多多少少会为师青玄挡下些伤害,可连这风师扇都已经碎了,那师青玄...想到这,贺玄的目光冷了冷,他握紧了拳,心竟抑制不住的烦躁起来。
  
   
这时,谢怜的声音传了过来,“黑水..?你问风师...”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说错了什么,谢怜赶紧改口道,“...青玄??”
  
  
“嗯。”他冷淡的回应了一声,似是没有在意。
  
  
“青玄的事出乎意料...你大抵也感觉到了...?我发现他时在皇城郊外,他死时似乎极其的痛苦,身上也有被些邪祟啃噬的痕迹....而且,他的魂魄可能,消散了。又或者逃逸了...这我就不从得知了。”谢怜的这番话说的简短,将些重点都告诉了贺玄,至于该用怎么样的方式去处理这一件事,他也没有理由去插手了。
  
  
“这风师扇...?”
  
  
“他手里紧紧攥着风师扇无论如何也不肯松开...我收着自然没用,这件东西,还是物归原主的好吧?”
  
  
贺玄沉思良久,随即回应道,“好。我知道了,多谢。”
  
  
他合起风师扇似是不忍再去看那把折扇,他唤来小鬼准备好修补法器的材料。只是这法器破损成这样何况连他的主人都不在了,也不知能修补到什么程度。原本那小鬼想要多嘴问几句相关,但见他眉宇之间的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的戾气便机灵的闭上了嘴什么都没说,赶忙将材料拿了过来。
 
 
他也不知道多久没有见到贺玄这幅表情了。
 
   
贺玄在大仇得报之后似乎便已无执念,脸上还是常年挂着那一副冷冰冰的表情。黑水鬼蜮里的小鬼总会在闲暇时分谈论起他们的鬼君和先前水风二师的事情,因为害怕贺玄生气,因此闲话这件事情的时候总是会避开贺玄,只不过因为贺玄时常会待在自己房里休息,也有时会突然心血来潮出去走走。
 
 
小鬼们总是觉得尽管贺玄尽管向水师报了仇,可似乎也失去了些什么东西。他们自然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因此在一次贺玄出去后便在吃饭时窝在一起讨论这件事。
   
  
有一只小鬼说,“鬼君要什么便有什么,能有什么东西失去??你们这些话就是无稽之谈!”
 
  
另一只小鬼听了便拍下自己手中的筷子,大声道,“你这话说的可真是!鬼君想要家人可还能再有吗???况且鬼君大仇得报,若是了却执念怎还会在这??”
 
  

先前的小鬼闻言大惊,“你声音轻点!鬼君要是在你早就不知道被扔在什么地方遭受钻心剜骨的痛苦了!”

  

那小鬼闻言便有些心虚,渐渐也便没了声音。而后便听见旁边的一致小鬼细细分析道,“诶,鬼君定然还是失去了些什么东西的,你们看鬼君有时脸上的表情,那深沉的可真是...诶,你们知道不,鬼君报仇回来那几天后,便喊来几个鬼要他们照看好那师青玄,大不可有什么差错。听闻鬼君将那师青玄扔到了皇城附近?鬼君不是会在有些日子跑一趟皇城??要我看就肯定与那师青玄有关系!”

   
“诶诶你说得对!!”其他小鬼附和道。
  
  
“哎,也怪不得,鬼君在上天庭时与他关系最好的不就是师青玄???后来出了这...”那小鬼说着说着便突然没了声音,瞪大了眼睛顿时一句话都不敢说,脸上的表情似乎是见了鬼,只不过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鬼...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便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正是贺玄。

  
那小鬼顿时说起话来都有些结巴,赶忙解释道,“鬼...鬼君...”然而还没说完便被贺玄冷冰冰的打断,“我什么都没听到。”话音刚落便已经离开了这个地方。
  
  
“说好鬼君出去了呢!!哪个猪头瞎说的!!!”
  
   
   
那日贺玄的确出去了一趟,原本是想出去吃顿饭,后来才突然想起自己身上并没有拿钱,又忽然想起自己欠血雨探花的钱他最终还是决定回来。结果一回来便听到了自己家的小鬼在谈论自己的事情,他听了倒也没什么好生气的, 说的都是实话也没有添油加醋,即使是添油加醋他倒也是无所谓。
  
   
贺玄并不是第一次为师青玄修补风师扇了,就像他不清楚他究竟帮助了师青玄多少事情,甚至即使在他复仇之前他仍旧还是向着师青玄的。他还是一如往常帮助师青玄了结他生出的事端,只不过这大抵是最后一次了。
  
  
师青玄于他来说,是友人,是仇人——尽管他并不仇视他——也是一道命中注定的劫。

  

贺玄其实从来都不相信命中注定,不论是什么时候。

——————————————
青玄会回来的....在很多章...之后(

评论 ( 8 )
热度 ( 723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