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武华】论如何还债。(8-9)

#前文(1-3)   前文(4-5)   前文(6-7)  
#戳进去就可以食用啦√
#武当名  温瑾
#华山名  华凌
#偏欢脱向   甜到窒息   
#祝食用愉快  

(8)

等华凌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他并没有在鸡鸣寺吹冷风,取而代之,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用想便知道是温瑾将自己送了回来。想到这,华凌的脑中突然浮现他刚刚借着酒劲做的一系列举动,他的脸不由得一红。

   

然而环视一圈却没有见到温瑾在房间里面。华凌眸中的光彩黯淡了些,他失落地叹口气便准备出门去洗漱。刚刚起身才注意到放在床头的新衣裳,这衣服衣料极好,看起来也暖和极了。

  

华凌这时一怔,心中也明白了这是谁放在这的。他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叹了口气嘴里轻声呢喃道:"你要我怎么对你...?"

 
然而收拾收拾了东西推开门便发现温瑾就坐在门口一个人待着。月光照耀在温瑾身上使他整个人都显得格外柔和,似乎因为正下着雪有些寒冷,温瑾的眉头紧皱。华凌心中一惊,又害怕温瑾着了凉,又不敢吵醒温瑾。

   

最终他决定小心翼翼的将他抱进房里,华凌可从来没有抱着男人,何况温瑾还比他高一些。他咬咬牙,一只手刚刚揽过温瑾的肩膀准备将他抱起来时,却发现温瑾已经睁开眼睛笑吟吟的望着他。

    

先是被发现的尴尬使他脸颊微红,而他随即便意识到了什么,原本就是习武之人,温瑾怕是听到他开门便已经转醒。一时气极便赶紧放开揽过温瑾的手,目光撇去别处不敢对上温瑾的眼眸,忙道:"温哥哥可真喜欢戏弄我。"
  
  
温瑾随即便明白了华凌的想法,便出言解释道:"阿凌可是误会了什么...?我只是在思考事情没有睡着呀...?谁知阿凌的反应如此大...?"
 
 
"我!"华凌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这时才反应过来温瑾竟然真的为了他的一句别走,便在他房间外陪着他。华凌愣了愣,良久才出声道:"...多谢温哥哥的衣裳。可温哥哥你这样对我,我欠你的钱什么时候才能还清..."

 

"阿凌哪里的话,原本我便说过要为你买件衣裳,只是今天送你回华山时恰巧遇见觉得不错便帮你买下了便是,只不过是朋友之间送的一些小礼罢了,不用还,阿凌可别放在心上。"温瑾的这一句话似乎在有意无意的加重朋友这两个字。

  

朋友...?只是朋友...?华凌愣了愣,听到朋友这两个字他的心突然一阵抽痛。

  

这一刻,他才猛然懂得他的感情,不,应该说他很早便懂了,或许只是他还不想说破,留了些顾虑罢了。

  
他会因为温瑾天天来见他觉得满足,他会想要天天见到温瑾,他会因为温瑾对他的笑感到由衷的快乐,他已经习惯了温瑾的陪伴,或者说他也很依赖温瑾的陪伴,他甚至很贪恋温瑾对他的纵容,或者说他只想要温瑾只对他一人这般,他会觉得温瑾浑身上下全部都是优点,也因此他甚至开始在意起温瑾对他的看法,想要去了解温瑾的喜好厌恶。
  
  
他会害怕温瑾突然离他而去,他会为了一个人万般迁就。他甚至想让那一个人陪他去做尽他没有做过的事,陪他一道去看他没有去看过的风景,他以往都不曾料想过,他竟然会为了一个人如此这般的患得患失。

   

他最清楚一点,他一点都不想跟眼前这个人做朋友,而是超越了朋友更加亲密的一种关系。

 
(9)

 
温瑾见华凌望着他呆愣了许久都没有出声,便以为华凌是因为他那么多年终于有了一套好衣裳而感动,而正当他觉得心疼想要出言安慰两句时便看见华凌低垂着头,以至于他看不见华凌的神情,只听见他压着嗓音问道:"所以温哥哥对每个朋友都是这样的吗?"

 

"不是啊。你很特别。"话音刚落温瑾便看见华凌突然抬起头来,似乎有什么话就要脱口而出,然而最终还是没有。温瑾的目光有些深沉的望着他,刚刚想开口说话便被华凌打断,"温哥哥刚刚在想什么烦心事...?"

  
温瑾似是叹了口气,回答道:".....是在江南的事,其实我还没完全完成,没想到师父如此信任于我....原本师父让我除去徐如林...我在江南寻了他好几日才找到他,后来...追击他时我受了重伤逃回了武当,虽说他也受了伤,可却完全没有我这般的严重。我后来在武当修养了半日,等我好了之后怕你不安心便来华山找你了。

  

但是徐如林必须得除,师父见我受了重伤,便知道了这个徐如林不一样,刚刚送你回华山他便遣了飞鹰过来告诉我,他已经寻了云梦的一位姑娘来帮忙,也特地派出了其他人去找寻徐如林,等确定了行踪让我与那位姑娘再一道去将其击杀。"
   
  
华凌闻言沉思道:“徐如林...?那个武维扬的手下、据说在江南四处流窜的暗影悍匪...?”
   
  
“不错。”
  
 
华凌愣了愣,随即皱紧眉头,语气格外的认真道:“怪不得温哥哥受了重伤...早已听闻他品行恶劣、四处偷盗、杀伤抢掠、无恶不作...早已听闻许多名门弟子都折在了他的手上...温哥哥有这等事情怎能不告予我??自己亲自犯险让我在那等着温哥哥三日...?若是温哥哥不回来了,那我的钱找谁去还,又要让我在誓剑楼那等几日...?”越说到后来华凌的心中越是害怕,也格外气愤为何温瑾先前还要瞒着他。

   

“...我不想让你涉险。原本是想瞒着你,但我毕竟应了你说日后的这等事都要一同前往,原本以为师父见我失败不会再找我,所以我怕你担心我也没有再去解释。却不料想他这般信任还是让我前去完成任务,因此我现在才说了真相。阿凌,很抱歉。可我一点都不想见你受伤。”温瑾说这句话的时候紧紧地盯着华凌的眼眸,严重的诚恳以及歉意几乎要将华凌淹没了去。

  

华凌没有避开温瑾的眼神,他同样用一种炽热的望着眼前的男人,他压着声音任由着暧昧的气氛扩散着说道,“可我也不想见着温哥哥受伤。我想和温哥哥一道去除了那徐如林。”他只觉得温瑾深邃的眼眸中仿佛有星辰大海。
 

“好。都听你的。”
    
   
我想和你一道去做很多事情,只是我还说不出口,可会有那一天的。华凌在心中坚定的补上一句,他并不是一个姑娘,他也不会扭扭捏捏的纠结那么多问题。喜欢,那便去追。无关性别,无关金钱。或许现在他们的确是被还债这件事情捆绑在一起,但以后也定然不会了。
  
  
华凌想到这,嘴角一勾,恢复了平常有些轻佻的语气,道:“不料想温哥哥也对我这般上心。那我欠温哥哥的岂不是更多...?温哥哥可真是坏?这下我欠你的钱要几辈子才能还清啊?”
  
  
温瑾见华凌笑了,心中也放松了许多,笑道:“那便慢慢还,我等你便是。”
 
  
“好。温哥哥可不许反悔!温哥哥先进屋吧...外面也有些冷了。你先休息会我去洗漱一下....”华凌压抑着内心的喜悦,他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一点,但他却慌乱地将温瑾推进屋子,匆忙地离开了。
 
 
温瑾望着他离去的身影愣了愣,无奈地叹道:“你又要我怎么对你呢...?”

————————————————
所以这章大概是两个人的表态...?
以及华凌心中疯狂告白(

评论 ( 6 )
热度 ( 45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