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武华】论如何还债。(4-5)

#前文(1-3)
#武当名  温瑾
#华山名  华凌
#偏欢脱向    祝食用愉快

(4)

往后的日子里,华凌近乎日日都能见着温瑾驾鹤朝他飞来的情形,华凌头几次见总是会被温瑾那种温润的气质所惊艳,后来更多的则变成了满足。

   

温瑾通常会来找他说些生活中的大小事情,华凌听着津津有味,随即他便也会告诉他曾经见过的风景,在江湖之中见到过的异事。

   

谈古说今,谈笑风生,好生快活。

   

自此之后,华凌的日常便是与温瑾一道在誓剑石那的楼顶喝酒看着整个华山的雪景。多了个人陪他一起,倒也着实不错。

   

一开始几天温瑾忘记了酒,他便和华凌一道喝着,后来温瑾特别去金陵带来了梨花酿,梨花酿这酒性子极烈,华凌第一次喝时没注意分寸,喝的多了头便止不住的发晕,人都站不稳。

  

他喝多了总是会开始说胡话,醒了之后脑子里也忘得差不多了。

  

因此他不记得他当时觉得冷了便会紧凑在温瑾身上不肯离开,也不记得温瑾看着他搂着他的时候无奈的眼神。温瑾向来喝惯了这梨花酿,头脑自然比华凌清楚点。

  

他看着华凌身上单薄的衣裳不由得有些不忍,他一把将华凌横抱起来,正准备施展轻功跳出去回到华凌的屋子,便听到华凌突然放大了声音说要挣脱下来,温瑾顿时觉得无奈也只得照做。

   

他的脸颊因为醉了酒的缘故有些微红,眼睛努力地睁开,格外赌气地说,“嘿温哥哥这就是瞧不起我了...我同你讲,我现在这样跑的都比你快..你看好了!”

  

温瑾一愣,正想着华凌这样似乎连走路都成问题,便瞧见华凌的脚一软整个人都朝着前面倒去,他的心猛得一跳,脚尖一点便任由着华凌倒在自己怀里。

   

他叹了口气,其实他自己的头也有些发晕,只是意识比华凌清楚多了。见华凌这时已然在他怀里睡下了他不由得哑然失笑,他将自己的外衫脱了罩在华凌身上,随即便架着鹤回到了华凌的房间。

  

出乎意料,这一次完全没有了上次的凌乱,所有东西都被堆放的整整齐齐的。

  

他将华凌放在床上,替他盖好被子。顺带着见他的外衫盖在被子上面让华凌睡得更加舒服些。

  

而后自己便离开了华凌的房间回到了武当。不得不说夜晚的华山真是冷的让他感叹武当的温馨。

  

而华凌第二日中午醒来时看着自己身上盖着的温瑾的衣裳愣了好久,愣是想不起昨天发生了什么,只记得自己似乎好像冷的凑在温瑾怀里。

  

想到这里的华凌整个人差点从床上摔下来,他开始怀疑温瑾日后会怎么看他,也不由得担心温瑾会不会以为自己...

   

他叹了口气,决定自己到武当去道个歉,他将温瑾的衣衫叠好放在一边,温瑾的衣衫中都带着隐约的清香,似乎温瑾的一切都很美好。

  

然而这些担忧在温瑾还是如同往常一般前来寻他作伴时消失了,只不过代价他得增加些债务,看来他又得花出更多的时间去陪同温瑾了。

   

不过说句实话,华凌似乎还没注意到,他自己其实也很享受给温瑾还债的时间。

   

(5)

  

自然,华凌作为一个华山弟子,想要保全自己的性命,除了得学好武功以免被前来讨钱的武当弟子打死之后,还得想方设法地赚钱。因此,华凌练就了一身街头卖艺的好本领。

   

华凌时常会去江南严州城的街头卖艺,时常唱唱小曲吹吹萧,华山的辅助武器便是萧,因此他的萧吹的自然也是极好的。或者展示展示他学的武艺,例如随手吹一道风这件事他做起来还是很方便的。

   

温瑾时常会在正午时分来寻他,而等过了一两个时辰之后温瑾便会离开,说实话华凌倒也不知道温瑾为什么离开要去干什么,兴许是回武当和他一样接任务去了。因此他通常在天黑之后去严州城卖艺,有任务就去接接任务做。

   

那日送完温瑾离开后,华凌便想起他到有些时日没有去严州城卖艺了,诚然华凌每次去严州城便会为了拉拢生意,便会去随意撩拨撩拨几位小姑娘。他这些时日都没去严州城,也不知道那里的小姑娘们有没有想他。揣怀着这样的念头他便觉得今日去严州城玩玩。

   

然而恰巧温瑾那日又被一众师兄弟们拉去江南玩,而日常最为繁华的严州城自然是他们的首选地。他还是像上次被人推去点香阁一样,被人推着瞎逛逛,其实说到底也就是流窜在各种屋顶上眺目远望看看风景,或者看着街上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

   

然而当温瑾站在高处看见桥边有个熟悉的身影了,便停了脚步,再仔细一看确定那人是华凌之后,顿时他突然想起以往从旁人口中听说来的华山穷到卖艺这件事。

   

他看着桥边在吹着萧唱着小曲,对着几位小姑娘有说有笑的华凌皱了皱眉头。而温瑾的脚步突然停止便引得师兄弟们疑惑的目光,而他们顺着温瑾的目光看去也只是看到了一个正在卖艺的华山弟子,只不过恰巧是之前那个罢了。

   

“你们先走,我看到位朋友去与他打声招呼。”温瑾对着身后的人们道了一句,也不容他们回应,便已经一跃而下朝着华凌的方向走去。

   

而当华凌看到一个熟悉的白衣身影时,便已然懂得了来人是谁。他望着温瑾慢慢地走向自己,一时之间便觉得格外的尴尬。

   

“靠我一个华山弟子在街头卖艺被武当发现了!还是我的债主!”华凌心中叫喊道。

   

他只得慌乱地跟身周的姑娘们道声再见,也为了给他们留下一个极好的印象,便两三下跳上屋顶,赶紧逃到那群姑娘看不到的地方。

      

正想回头看看温瑾有没有追上他,便看见温瑾面色从容的站在他身后。

   

华凌一时间只得尴尬一笑缓解一下气氛,道:“哈哈哈温哥哥真是雅兴,竟有时间出来逛夜市。”

   

温瑾挑了挑眉,眸中含笑地望着眼前的华凌,故作诧异道:“不错,不料我竟撞见了一个熟人在街头唱小曲...?”

    

“哈哈哈....温哥哥可别取笑我了...这不为了还你钱吗....”真相从温瑾口出说出来的那一刻,华凌一时之间只觉得自己无地自容,颜面扫地,他只得尴尬的笑着。

   

“但是华兄你的小曲唱的如此好听,日后可多给我唱些....?”温瑾看着华凌的神情,眼眸中的笑意更浓。

   

“...温哥哥不嫌弃自然是极好的。”华凌将目光望向远方,不敢望向温瑾的眼眸。他看着繁华热闹的夜市,良久出声道:“温哥哥刚刚是变相搅了我的生意了,可有什么要赔偿于我的?”

    

“华兄想要我如何赔偿?”温瑾低沉而有磁性的嗓音从他面前传来。

   

“...既然温哥哥是出来逛夜市的,而我陪同温哥哥也能偿还我的债务,不如温哥哥陪我一道逛逛夜市...?只不过我想让买什么吃什么,就请温哥哥请客了?放心自然不会把温哥哥吃穷,只是我也有段时日没来这看过了。”华凌思考了会,认真地说道。

   

“好。华兄若要把我吃穷也无妨。”温瑾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华凌闻言愣了愣,抬眸便望见温瑾那双含笑的眸子,而一时之间他似乎被那双深邃的黑瞳摄去了魂魄。此时已经入冬,江南的冬季自然没有华山那般的寒冷,此刻他们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华凌的衣衫单薄,但时不时吹来的寒风让华凌的意识格外的清醒。

    

温瑾高高束起的头发被一阵阵寒风吹动着,身周的一切静悄悄的,此刻已然入夜,然而入夜之后的严州城却比早晨更加热闹些,楼下不断的嘈杂声唤回了华凌的思绪。

   

“华兄?”温瑾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望着他入神的华凌。华凌闻言没有回答,道了声“走吧。”便拉起了温瑾的手,脚尖轻轻一点从屋顶一跃而下。

   

温瑾愣了愣,而后听见华凌有些慵懒的声音从身前传来,“温哥哥再叫我华兄倒也是生疏了,我都这般唤着温哥哥了,温哥哥竟也意识不到什么。”

   

“那...阿凌?”

    

“温哥哥倒是第一个如此唤我的人,这样也好。”华凌转过身来望着眼前的温瑾笑了笑。

   

“刚刚阿凌在看我什么...?”温瑾问道。  

    

“我在想怎么把温哥哥吃穷。”华凌的眼睛眯了眯,嘴角一勾回答的毫不犹豫。

       

温瑾闻言便轻笑出声道:“那怕是阿凌没有那么大胃口了?”

      

“那温哥哥大可今晚见识见识?”华凌的语气似乎格外的雀跃。

    

“那便去吧?”温瑾笑着回答道。

   

严州城的商铺卖的都是些小东西,自然不会太贵。而华凌却第一次敢如此大方的走在街道上想看什么便看什么也不愁买不起东西来。

    

温瑾见着华凌那般新奇的模样,心中便已经明白了一切。看着前面的华凌拉着他的手东窜西跳,却也没意识到什么,温瑾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挣开华凌的手,任由着华凌牵着他。

    

直到他随意瞟了一眼屋顶发现了一直紧跟在他后面的师兄师弟们,而后他便望见几位师兄弟八卦的表情以及有个别人伤心的表情。那时他便清楚了等他回到武当,定然会有一万个人来找他嘘寒问暖。

   

他顿时觉得一阵无奈,准备随手放个「斩无极」过去。也幸亏有几个有眼力的清楚了他现在在想什么,便赶紧拉着人走开了。

   

然而华凌后来意识到自己正拉着温瑾的手乱跑时,便倏地想起温瑾似乎不喜欢被人触碰,便赶紧松开了手,急忙出声道:“温哥哥对不起!我忘记你不喜欢被人碰了....”

     

温瑾却是疑惑的看着华凌道:“你从哪听说的...?”

   

“上次...哎算了不说了,定是我会错了意。哎我们去金陵玩吧....?金陵大抵比这更热闹些?”华凌不敢望向温瑾,脑中浮现初见时的场景,他赶紧转移话题道。

    

“好。”温瑾也是回答的毫不犹豫。

    

华凌心中早已通透温瑾定然会答应他,温瑾似乎对他提出的所有要求都会去满足,而且他也会在格外寒冷的华山日日陪伴着他,只是他不清楚,这时的温瑾对他这般好,以后又会如何?

   

他也不再继续想下去。

   

那日他们一起玩到深夜才各自回华山和武当,华凌一回到华山便直奔房间去睡下。然而温瑾一回到武当便看见眼前一万个师兄弟都在堵着他问他今天同他一道出游的是谁。

   

他知道自己若不回答,今晚连床都上不了,只得无奈地回答道:“就只是称我心的一个朋友...你们再追问下去就别怪我动手??”

   

“靠,师兄是我们武当太年轻了,还是我们我们不够骚??为什么师兄你会看上一个华山的!!”

    

“......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再问下去我真的动手了??”见温瑾真的准备出招了,他们倒也收敛了许多,任由着温瑾回了自己房间。

   

温瑾一开始借给华凌钱,是出于好心。后来去寻华凌喝酒,是出于好奇。后来日日去伴着华凌,是出于兴趣。

   

华凌似乎能让他感到格外的轻松,以还债为媒介去寻他,于情于理都合适,双方也格外的满足,自然是极好的。

评论 ( 6 )
热度 ( 80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