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武华】论如何还债。(1-3)

#武当名  温瑾

#华山名  华凌

#偏欢脱向    祝食用愉快

(1)

华凌第一次见到温瑾的时候,是在点香阁附近。他不清楚像温瑾这种一身浩然正气的武当道长为什么会去点香阁,至于为什么他也在点香阁...?

  

当然是想要去见识见识那位武当的蔡师兄了,听说点香阁头牌的态度恶劣他倒也想见识见识。

 

而令他绝望的是他将自己浑身上下值钱的东西全送了过去,蔡居诚竟还是不愿意见他。正当他失落地准备离开时,他望见了温瑾在许多武当弟子的簇拥下走进了点香阁。

  

他当时想了想,反正华山都欠了武当那么多钱了,也不差这些了。

  

于是他冒着被五六个武当弟子追着打的风险,走到那几个武当弟子前面,刚刚清了清嗓子,准备想说借钱的事便被那几个武当弟子打断。

  

“等等他穿的似乎是华山的服饰...?”不知道是谁出声道。

 

随即便有四五声附和的声音,他心中顿时警铃大作,果然,那几个武当弟子下一句便是对着他恶狠狠地喊了一声,“还钱!!你们华山有钱来点香阁没钱来还吗!!”

  

华凌愣了愣,随即便立刻反应过来,不慌不忙地笑了笑,道:“这不是没钱去点香阁,跑来向你们借了吗?”

  

“不可能!没还清还...”那几个武当道长还没说完话便被中间那个先前没有说过一句话的温瑾打断了。

 

他的嗓音格外的温润,“我借给你吧。”随即便把一个沉沉的袋子朝他扔了过来,他伸手一接,很平常地往袋子里看了一眼,他差点手一抖把整个袋子扔在地上——那足够养他一辈子了...吧。

 

随即他身周的武当弟子便开始叫喊道,最突兀的便是一句,“我靠温瑾你傻吗,这么多他怕是下下辈子都还不请了。”

  

华凌在听到这一句话的一瞬间,突然有一股格外不满的感觉,虽然这大概是事实...但他怎么可能会是那种败家子,把这么多钱都花完?他好歹下辈子也能还清的吧!!!

 

但不满的同时,他至少也知道了眼前的这个道长的名字,他不确定地出声问道,“温瑾?”看到温瑾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时,他嘴角一勾,轻笑道,“我叫华凌,你可以随时来华山找我还钱。虽然我大概没钱,但反正你们武当天天来闹事..今日之事,多谢啦。”

  

(2)

华凌最喜欢待在誓剑石那的楼顶喝酒,那里似乎是整个华山最高的地方,他清楚的看见被风雪笼罩着的华山。

 

华山总是很冷,他的衣衫却总是很单薄,这不由得显得有些寒碜。有些时候他冷的不行便会找着自己的师兄师弟切磋,不论如何好歹也能暖暖身子。

  

那天他还是如往常一般一个人待在楼顶喝酒,看着雪景。而后便见到了御剑过来一脸担忧的师弟,师弟远远地朝他喊了一声,“师兄!!武当来催债了!!其中还有一个点名道姓来找你!!我看他面色不善,师兄你还是快跑吧!!”

  

华凌闻言一愣,想道定是那温瑾来寻他了。他看了看自己浑身上下,能拿出来还钱的东西还真是少之又少。他叹了口气,不由得觉得有一个仗义的师弟真是不错,他大声的回应了一句,“谢谢师弟!你华师兄马上跑!”

  

话是这么说,但他倒也不急,反正他浑身上下没什么好东西,温瑾也不一定会猜到他居然在这里,再说就算他找到了,也不一定可以追的上他。

  

而出乎华凌的意料,温瑾倒是很快的便找到了他。华凌看着驾鹤从远处向他飞来的身影愣了愣,温瑾的发丝被华山的寒风吹的有些许紊乱,可他脸上冷淡的表情倒是与华山的风雪有了几分互相映衬——他的心情不太好。

  

这是他脑海之中瞬间蹦出来的想法,可后来想想似乎温瑾原本就是这副模样。等他回神时,温瑾已经离得他极其近,再小跳两步便可来到华凌的身旁。

  

华凌心中暗道不好,脚尖轻轻一点起身,随即御剑赶紧与温瑾拉开距离,他还朝着后方的温瑾大声地嘲讽着:“这么慢想让我还钱??你追上我再说吧——”

  

温瑾眉毛一挑,表情不置可否,也没有去反驳只是尽力追赶着华凌。只不过华凌跑的倒也蛮快,可他去的方向却似乎是...点香阁??

 

察觉到这一点的温瑾皱了皱眉头,“他怎么那么喜欢去那种地方?”他嘴里呢喃道。

 

其实他这一次不但想找华凌说说还钱的事情,也可顺便与他喝喝酒、论论剑、谈谈人生。只是华凌一见到他便开始跑,这着实令他疑惑不解。

  

“他已经穷成这样了?”温瑾想道。

   

随即温瑾便懂得华凌为什么要来到点香阁。华凌突然下落走入点香阁内,其中人多眼杂,他又被许多姑娘阻了道路。再等他出去时,他只看到华凌已经继续御着剑跑了,他倒也不着急,继续奋力追赶。

  

直到华凌逃到江边,当时他除了跳海也只能往回走面对温瑾。于是他毅然决然选了后者,他小口喘着气坐在江边休息着。而见到温瑾从仙鹤上一跃而下,缓缓走到他面前时依旧面不改色的容颜,他顿时有些后悔说出先前那些怀疑温瑾能力的言语。

 

“温瑾你干嘛追我追那么紧??对我有意思啊??还是只是为了找我还钱??我真没钱——有钱我也不用在华山一年四季都穿那么单薄了。哎,你们武当道长都是这样子锲而不舍的吗???而且你出手这么阔绰,家里钱一定很多,所以,求温道长行行好——放我走吧...?”华凌碎碎念般地说完了这些话。

 

而温瑾竟认真的听完了,随即轻笑了一声,回答道,“可在下这趟来可不仅仅是来催华兄还钱的,如果华兄要走,便和在下一道走去看看风景喝喝酒?”

  

而华凌倒似乎是提起兴趣,似乎是极其高兴地一把揽过温瑾的肩,语气有些雀跃:“温道长,和我一起去看风景喝酒可是要给钱的!我可是很贵的!!”

  

说完这句话华凌便有些后悔,这话说出来似乎他就是点香阁里的头牌,格外随意似的,而且这件事似乎有些过分了。毕竟钱还是他自己欠下的,他倒宁愿去卖艺还钱,也不愿如此贪图便宜。毕竟华山底子就算穷也要穷的一身正气。

 

然而温瑾倒似乎是丝毫不介意,他对上华凌的眸子,丝毫不介意地笑道:“那华兄日后便如此还债吧——还有华兄可是不愿松开我了?”

  

随即华凌才发现自己此时还揽着温瑾,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赶忙放开手还特别远离了温瑾一步了,他心里暗道:“原来温道长不喜欢被别人碰…”

 

见了此景的温瑾似乎更高兴了些,目光灼灼地望着眼前站在他面前比他矮了些的华凌,道:“华兄,现在与我去华山喝酒看看雪景如何?”

  

这种事情华凌倒也不知做过多少次了,但似乎多个人陪着自己也不错,何况还能帮自己还债,何乐而不为呢?

    

(3)

那日,他们到了华凌最欢喜待的地方喝酒、看着雪景、互相交谈。华凌的猜想是对的,温瑾那日的心情着实不怎么样,他昨日在出任务时间接导致了一位姑娘的死亡,一时之间无法排遣那种抑郁之情。

  

也不想让同门知道这席事,这才寻了他来。可温瑾和华凌都没想到,这一件小事便成为一个故事的开端。

  

他们饮酒时交谈时正值黄昏,华凌看着远方的夕阳西下,安静着听着温瑾的故事,时不时回复一句,开始说起他的故事来。

  

如此这般,等回过神来已入深夜。深夜的华山自然是更加寒冷,华凌平时此时会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打坐修炼,也不会待在这么高的地方,因此他不由得冷的浑身都有些发颤。

 

温瑾见了倒有些慌乱,赶忙将自己的外衫脱了罩在华凌身上,而刚刚脱了衣服便感受到了那种刺骨的冷意——真亏他们武当弟子这么冷还愿意天天过来催着还债..

  

看到此举的华凌愣了愣,心中不由得一暖,心想这温瑾果真是带人和善,他有些不忍地道:“温道长现在回武当山似乎有些晚了,不如先在我房间睡下..?”

  

“好。”温瑾轻声回答道。

 

于是两人便一前一后,一人御着剑,一人驾着鹤,飞向山下华凌的屋子。

华凌在呼呼地风声中听到了温瑾对着他有些抱歉地说道:“华兄你还是把我给你的那些钱挪用一些出来买些衣物吧。今日倒也是我失策了竟忘记了华兄的衣衫单薄..”

  

华凌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总觉得温瑾这句话是在损他。

 

而温瑾顿了顿继续道:“不用了,为了补偿华兄,我会将衣物挑好送给华兄的。”

  

“...无妨。温道长不必如此破费,何况我早就习惯在华山这个样子啦。”华凌对于这种事情倒是无所谓,毕竟他自己在华山待的久了,倒也习惯了如此过着日子。若要他真的一下子暖和许多,他或许才会更加不适。

  

华凌顿了顿,继续说道:“日后若是温道长想要来找我喝酒,可以直接来你今天寻到我的地方,午饭后我多半会在那,至于在那之后可就不一定咯。”

    

经过了今日的一番交谈,他发现温瑾其人倒着实对他胃口,原本以为温道长仙风道骨定不会为这些子小事烦心,却没想到他倒是一性情中人。他倒也蛮喜欢与温瑾交谈,于是便告诉了温瑾寻他的法子。

 

温瑾只是嗯了一声,随即走进了华凌格外简陋凌乱的屋子,华凌一时间觉得尴尬极了,便二话不说赶忙先将桌子收拾好,好让温瑾坐下。

  

温瑾见着华凌忙碌的身影,嘴角不易察觉地勾了勾,柔声道:“华兄可否不唤我温道长..?总觉得有些生疏了。”

  

华凌正在理东西的手一怔,他随即笑了笑回头望向身后的温瑾,道:“好的,温哥哥。”

  

温瑾愣了愣,原本只想让他唤着自己的本名却不料想竟引出了这般称呼,他不由得失笑,这样也不错。他这样想道。

评论 ( 8 )
热度 ( 98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