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辞.

幼儿园文笔√
智障√
沉迷学习更新缓慢√
这里小夜√

【冰秋】梦。 (短篇一发完)

冰妹视角第一人称√

冰妹被推下无间深渊前后的想象√

有刀有糖(?)

 

(1)

前不久,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到平日里素来对我极好的师尊,用一副我从未见过的、冰冷的表情对着我,将修雅剑刺入我的身体,而后一言不发地将我推入一个阴暗的山谷中。

  

当时我是被吓醒的,我害怕见到师尊用那样的表情对着我,也害怕再一次失去一个极其重要的人。

  

或许是因为害怕师尊离开我,我顾不上整理好凌乱的衣服,没有顾着穿好鞋子,赶忙跑到师尊的屋里去查看师尊还在不在。而看到了师尊一如往常的睡颜后,我心里便有了几分安心。师尊似乎总是能给我带来安心,我不由得笑了笑,回到自己屋里穿戴好衣裳,开始帮师尊准备起早饭。

   

不会有那种日子到来的吧...?看到师尊吃着我煮的早饭露出的满足的表情后,我这样想到。

   

(2)

我又做了一个噩梦,和以前那个噩梦一模一样,不过除此之外,我还梦到我自己被各种魔物折磨着,而正当我最痛苦时,师尊唤醒了我,阳光照耀到屋子里来,温暖着我们两个人的身体。我看着师尊那有些关切的目光,将刚刚那个噩梦从脑子里删去。

  

而这时便听见师尊用他那一贯的清冷口气问道,“做了什么噩梦...?唤了好几声为师。”

   

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也不想要令师尊担心,便含含糊糊地给了师尊一个答案,我不由得庆幸起来此时我是背对着师尊的,师尊看不到我此时的表情。

  

而后便听到师尊似乎有些柔和的声音:“没事就好。”

  

也是这一声让我更加肯定起来师尊是定然不会这么对我的。

  

(3)

可是我也不由得害怕起来,害怕师尊在知道了自己修习魔族术法之后,会真的不留情面对我做出这些事情来,

  

或许是这个缘由,再加上这几日的噩梦,令我晚上久久不能入睡。

   

我会晚上在师尊入睡之后悄悄的跑入师尊的屋子,仔细的观察着师尊,这也是我唯一敢大胆的肆无忌惮的看着师尊的时候。 

  

甚至有的时候心里似乎会有一阵抽痛,感觉似乎师尊就要离开自己了。那时我便会抑制不住自己想要上前去亲吻那个朝思暮想的人。 

  

可我不敢。

  

这像以往我甚至不敢与师尊对视一般。

  

(4)

不出所料,那一天果然到来了,和我梦里梦见的一模一样。

  

师尊果真没有一丝留情,他毫不犹豫讲剑刺入我的身体,让我回到我该去的地方,让我离他远一些,将我推入那令我绝望的地方。 

  

身体在下落的过程中,我的目光紧紧锁着在上面那个推我下落的人。

  

我不懂,我根本不懂,明明告诫我是人是魔都有好坏之分。而此时分明我什么坏事都没有做,只是因为我是魔,我身体里流淌着肮脏的魔族血液,便要将我置于不顾。

  

师尊,你就那么厌恶我吗...?就那么不留情面吗...?就要留我一个人去往那最黑暗的地方,而你继续高高在上做那人间正道?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呢...?  

 

(5)

掉下去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心抽痛的更厉害一些,我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疼痛。

  

我并没有从地上站起来,也没有心情调节自己身上的灵力给自己疗伤,我想死。这是我脑海之中唯一的念头,可每当自己想要动手时,脑海中便会浮现师尊过往对我的温柔。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是这般没用,连杀了自己的勇气都没有。只因为一个厌恶我到极点的人。 

  

“沈清秋。哈哈哈哈哈...我对你连恨都恨不起来啊....”语气似乎染上了无力以及绝望。这是我第一次这般唤着师尊。

  

我似乎并没有什么资格恨他,他给了我一切,也毁了我一切,他似乎并没有做错什么。当时我还是“人”,他教我修习,他对我温柔,给了我想要的一切。可后来发现原来我是那般令他恶心的东西,便毫不犹豫地将这一切收回,他的确并没有做错什么。

  

那我还能恨他什么呢...?恨他对我狠心、不留情面?

 

我想见他,我想和他过与以前一样的生活,我想和他在一起。这个念头倏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这或许是支撑我爬起来的动力,

  

(6)

我不知道我那三年是怎么过来的,我只记得我治疗好师尊带给我的伤口后,随意挑了个方向瞎走,那时我身上没有什么东西,有的仅仅是一件能够遮挡身体的衣裳,以及师尊带给我的美好的以及痛苦的回忆。

 

我记得我碰到了许多灵力高强的魔物,我记得我起初还没有拿到心魔剑时,被那些东西按在地上撕咬的痛苦,我记得我许多次差点被心魔剑以及那些魔物扰乱了心智,我记得我在无数个夜晚都不能好好入睡。我也清楚的记得是哪个人给我带来了这些。可我也记得,在我濒临死亡的那一刻,我的心中也只有他的名字。

  

那张脸无数次在自己的梦中出现,我不知道多少个清晨,我都是伴随着这个人的名字醒来的。

  

梦魔曾经提醒过我千次万次让我放手,这样不值得。可或许是因为少年心性,我相信我一定可以再见到他,再和他过与以前一样的生活,和他永远在一起。

  

或许渐渐的我对师尊便有了恨意,因为我厌倦这种生活,厌倦这种睁眼闭眼都是危险的生活,厌倦这种充满杀戮的生活。

  

我想恨你。沈清秋。或者说,我的师尊。

  

可是我也爱你到入骨。

  

(7)

我最终想通了我究竟恨他什么。

  

那是一个雨天,天空灰蒙蒙的,似乎是在宣泄着他的怒火般下着倾盆大雨,与无间深渊寂静的一切相互映衬更显荒凉。那时我刚刚睡醒,那我是三年里最绝望的一个早晨。

 

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那个人,不是那个竹舍。什么都没有,有的是围绕在身周的许多魔物。心中一阵失落,也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往下落。

 

“师尊...我想你了。”我听见我颤声无力的说道。

  

没有一个人陪着我,只有想要吞食自己的魔物,可也只有这些东西会陪着我了。

  

那天我梦见了什么...?

  

我梦到了一个很温暖的梦。我梦到我回到了竹舍,我梦到了我和师尊朝夕相处,我梦到师尊对我柔声说道,“冰河,回来吧。为师想你了。”我梦到我能够抱着那个日思夜想的人,我高兴的疯了,原本是对梦境最熟悉的人,可竟然没有察觉到这只是一个梦,因为太梦幻,我不想醒来。

  

可当我睁开眼睛,一切都消失了,什么都没有。心中不由得狠狠地抽搐了一下,我竟扯出了一个笑容,眼里带着几分恨意道,“师尊...我想你了。”

  

我知道我恨他什么了。

  

我恨他不念旧情,我恨他一掌推落我到这无间深渊让我受这般痛苦,我恨他虚伪,我恨他独留我一人,我也恨他对我不管不顾。

  

(8)

再见到他时,他果然还是那般大义凛然的样子。

  

和以往没有任何一丝差别,而我却承受了这么多东西。可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他凭什么可以对着身周所有的人笑,可是唯独不对着我笑??他为什么可以过得这般好,他心中难道就没有对我的一点点怀念?

  

沈清秋果然如此这般讨厌我,不相信我。可不论如何,不论师尊对我做些什么,我总是这样深爱着我的师尊。

  

(9)

而当我知道师尊其实也是很伤心、很为自己着想的时候,便已经迟了。他已经为我而死,无药可医。“从前种种,今日一并还给你。”这句话伴随着我五年,似乎是刻在了我的心上,根本无法忘却。

 

五年时光,又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不知道做过多少次师尊回来的梦,我也不知道制造了多少个梦境让自己见到了师尊。我后悔了,我一点都不恨他了。我开始恨我自己了,可是根本来不及了。

 

最后,我仍是一个人。

  

那时我是这么想的。 

  

(10)

直到五年后再见到他时,我当时心中大抵只有一个念头,“我的一切,回来了。”

  

向他表露心意的时候,并没有了以往的胆怯,或许是害怕失去他。我告诉他了一切,我说了很多很多,或许只是为了想要和他在一起。而当他答应我的时候,我简直想要告诉全天下的所有人,沈清秋,我的。

  

虽然似乎全天下人都知道了。

  

或许是因为刚刚知晓了师尊对我的心思,后来的路也走的还算顺畅。至少,这次我不是一个人了。我最喜欢的人陪在了我身边。

  

这终于不是一个梦了吧...?

  

师尊再也不会离开我,我还是可以像以往那样睁眼闭眼都是师尊的脸庞。

  

梦里梦外,也都是你。  

   

(11)

后来,我便与他一道行走江湖,与他做尽以往没有做的事情。

  

与他一起陷入梦境,与他一起从梦中醒来。

  

 

可如果这全部是一场梦,就不要让我醒来了吧。

评论 ( 6 )
热度 ( 134 )

© 夜辞. | Powered by LOFTER